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四十八章:嫌命不够长?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1971 2020-07-23 19:37:47

  “大概久?”周漾。

  “里,大概五分钟。”

  五分钟,太久。

  一路,车速狂飙。

  夜里风明明凉,带冷意,紧张手心沁汗,眉间皱。

  周漾少,失魂一般,丢归宿。

  一遍一遍打宋瓷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面路口左拐。”陆九观追踪宋瓷手机定位,告诉方位。

  目标一直移。

  周漾握方盘手微颤,指尖白,底渗狠厉,往日懒散消影:

  “告诉容晟,宋瓷差错,。”

  除容晟,人做种,劫财,恐吓。

  周漾害怕受伤,更怕死,害怕宋瓷受伤,一丁伤行。

  心疼。

  —

  街人影疏散,方生车祸,堵住路。

  宋瓷抬眸车外情况,黑衣司机却突,神阴冷凶恶。

  宋瓷意识劲:“人?”

  反应淡定,分镇静。

  黑衣司机笑笑,答话,拿一手术刀,抵脖间。

  语气凉薄又带恨意:“真死爸爸一模一啊。”

  听闻,宋瓷愣一。

  宋与白生并,眉极母亲。

  温婉贤淑著名钢琴。

  窗外噪杂止,面车祸故堵住路。法语脏话,呼救,汽笛,接连断,愈猖獗。

  宋瓷男子,否认识父亲。

  ,手术刀就抵脖间。

  锋利,宋瓷医生,比谁清楚。一,便鲜血淋漓。

  低眸,男子手机扔窗外,绑绳索。

  男人嗓音沙哑,:“罪,宋医生。”

  叫宋医生,“医生”二字,字音咬极重。

  宋瓷双手,双脚被绑绳索。绳子粗糙,一,白皙皮肤少红痕。

  脖间匕首终放。

  宋瓷,褐色眸子沉淀一层细光,:

  “钱?”

  需道,一普通绑架案,一场纯粹报复。

  男子冷笑一,嘲讽:“一百条,杀死人救?”

  :“真父亲一,庸医。”

  宋瓷睫毛颤一颤,,李鑫吗?

  而父亲,仁华医院一刀,一生之一场失败手术。

  逝世位女子,姓姜。

  —

  ,陆九观一直追踪定位突静止,心生奇怪:

  “定位静止。”

  周漾道一道,往定位方走,哪怕一丝找宋瓷希望,放。

  果,定位器所方,一条街,冷清。

  宋瓷手机,碎屏。

  周漾骂一句脏话,眸里聚破碎光影,环视一四周方。

  面条街,生一车祸。

  电话里汽笛嘶鸣,玻璃破碎音,车条街。

  黑衣人车就停条街,走意思,怎一场绑架,反而恐吓。

  一种故意被人意思。

  “目?”宋瓷办法呼救,手术刀就男人手里。

  无法预测何割破喉咙。

  街角灯光闪,一旁小店贩卖铁器,店铁器泛丝丝锈味。

  周漾车条街,面车祸,堵住路,行驶。

  车,狭长眸浸血色,一身戾气。

  一辆一辆找宋瓷,落寞又无助。

  宋瓷车里身影,一身黑衣,修长清隽,泛冷意。

  一瞬间周漾,眶蓦红,哭。

  周漾车,宋瓷仍愣,隔车窗眉。

  直驾驶男人被周漾拉,才神。

  周漾居巴黎?!

  黑衣人见,怒反笑:“周少爷耐大呢,居花久?”

  语气皆挑衅。

  街旁店一堆废旧铁器,周漾掀掀皮,睥一,抄一根钢管。

  打黑衣人腿,狠厉又稳又狠。

  黑衣人闷哼一,跪倒。

  周漾略微弯腰,人,底一片阴翳,语调竟带笑意:“嫌够长?”

  “敢?”

  黑衣人挣扎身,周漾手持钢管身一抵,钢管端锋利,插入胸口,鲜血涌。

  至此,男人手,周漾心里更加确信,一场恐吓。

  容人,做一比一谨慎。真做坏,留蛛丝马迹,今找宋瓷顺利。

  哪怕今,宋瓷做。

  “告诉容晟,次,换人手,提醒做准备。”

  周漾勾唇一笑,笑意却见底。

  路灯光被踩碎一,远处警笛响。

  周漾身车里,车门打。

  宋瓷手身绳索解,细心认真。

  一句话,一直沉脸色。宋瓷手脚被绳索磨砂红痕。

  冷黑衣人人一,又拿钢管。

  宋瓷及抓住手,尾泛红。

  周漾半张脸逆光,一身黑衣染血。夜里,似嗜血吸血鬼,矜贵妖冶。

  “周漾?”宋瓷轻唤名字,抱,泪再忍住。

  抱抱紧,泪水湿胸。

  周漾怔一,底血色消减,手颤抖,轻安抚:

  “,宋瓷。”

  唤名字,一遍一遍,线柔软:“呢,宋瓷,。”

  抱,因手血。

  宋瓷穿露背晚礼服,干净又漂亮。

  弄脏。

  

w树林儿

周漾:嫌命不够长?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