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四十七章:想带她去美食街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2148 2020-07-22 19:39:03

  片场里喧嚣减,周漾休息室。午,副导演才敢催。

  “周导,咱拍?”

  周漾坐桌,电脑,屏幕显示几张夜景图片。

  巴黎美食街。

  人,根烟,语气冷淡:“几,一趟巴黎。”

  “周导,怎……突巴黎?”

  周漾抬眸,笑笑,烟火。

  解释,记宋瓷话。

  “里见无数日日落,一次里。”

  周漾刚挂电话,就订飞往巴黎机票。

  巴黎,带宋瓷美食街,仅此而。

  —

  次日清晨,大亮。

  房间窗帘拉一条缝,阳光泄,屋里半明半暗,捎带暖意。

  徐南方睁第一件就往窗外。

  太阳升。

  欣喜一,就隔壁叫宋瓷楼吃饭。

  宋瓷笑:“徐南方吗?”

  “啊。”徐南方朝道。

  手机日期,提醒:“,今晚伯母演奏,伯母打电话确认一间?”

  “。”宋瓷反应淡淡,轻拒绝。

  打,道。

  晚,白祝打电话。

  “宋瓷?”

  宋瓷道选礼服,因身服务员音。

  “巴黎吗?”白祝。

  “。”宋瓷听音,眶涩。

  总生疏,客套近乎冷漠。

  “买套礼服。”白祝犹豫,音带歉意:“尺码?”

  宋瓷抿抿唇,尾一红,报一尺码。

  “哪?等让人送。”

  “酒店。”

  —

  白祝买礼服快就被人送。

  白色,露背,裙摆长。

  徐南方送演奏厅门外,跟。

  一喜种场合,坐住犯困。二……

  白伯母应该宋瓷话,打扰。

  —

  演奏厅大,座无虚席,装修金碧辉煌。

  宋瓷一身长裙露背,显精致蝴蝶骨,腰线收极细,束腰勾勒精致花纹。

  裙摆长,方便。

  人见熟,索性提句:“位小姐?”

  “宋瓷,白老师女儿。”人答。

  排宋瓷认识辈老师。

  犹豫,打招呼:“辈。”

  “宋瓷?”人见,欣喜一,唤入座。

  入耳,众人讨论,音压小。

  “惜。”感叹:“苗子”

  当宋瓷,被称钢琴才女。

  巴黎一场钢琴比赛,一曲名。

  各大报纸杂接连报道,仅十八岁,际享盛名。

  却一夜间,宣布退隐。

  当,热搜条,众人谈论,各方公关压,无济。

  条关退隐热搜赫赫挂小半月。

  “悔吗?”宋瓷,听见人。

  宋瓷笑,:“。”

  白祝台,灯光微暖。

  今四十余岁,风韵犹存,眉间仍轻模。

  台灯光微转,倾斜身。

  玉手轻佻,指尖琴弦风快跳跃,琴指间流泻而。

  似细流,沉淀澄澈光,柔美恬静,舒软安逸。

  宋瓷听神,眶一红,却再无任何表。

  一曲终,众人一鼓掌。

  “最一首曲,需人帮忙。”

  白祝音淡淡,温婉适耳。

  灯光印侧颜,气质众。

  台一片哗。

  抬眸,望台,视线定格宋瓷身,停顿一。

  “宋瓷。”:“试试吗?”

  大厅里安静,视线集宋瓷身。

  宋瓷话,淡淡抬。

  “宋瓷?”白祝台,喊名字:“试试?”

  让宋瓷重拾钢琴,却太急求。

  宋瓷眶微湿,澄澈眸子印光,潋滟水波。

  “抱歉。”身道歉,门外:“失陪。”

  外夜深,车辆飞速驶,割裂风。

  “宋瓷!”白祝忘礼数,追:“再拾?”

  “做。”宋瓷,神冷漠,线几分颤抖。

  做,几一,台演奏,泰自若接受掌赞叹。

  光芒万丈属。

  “如果今让失颜面,抱歉。”宋瓷话太客气,又:“先。”

  “生分?”白祝受住冷漠,。

  “恨?”

  宋瓷宋与白,自宋与白世,白祝妻子,一次。

  白祝话,红眶,一字一顿:

  “宋瓷,真懂!”

  —

  宋瓷招辆租车,见一张华人面孔,汉语:“师傅,酒店。”

  司机一身黑衣,,话。

  宋瓷思绪太乱,脑海里刚刚白祝话。

  “宋瓷,真懂!”

  电话铃响,寂静夜突兀。

  黑衣司机一。

  “周漾?”接电话,鼻音重。

  “心情?”周漾刚飞机,一身倦意,皱眉。

  “——”宋瓷摇,却未见话音落。

  周漾笑笑,却突听见车子突停,尖利刹车荡。

  碰撞,玻璃碎裂。

  周漾顿慌,唤宋瓷名字,一遍又一遍,人。

  “陆九观。”周漾打电话,沉音,眉间凝一抹薄怒:“找宋瓷定位。”

  陆九观听音微微颤抖,:“怎?”

  周漾冲路,拦一辆车,坐驾驶位。

  车路急速行驶,街路灯泛微光,沁冷意。

  夏末巴黎,燥热未减。

  周漾眸色晦暗,又重复一遍:“定位。”

  陆九观键盘敲几,屏幕红松一口气

  “巴黎演奏厅旁。”陆九观报定位,又嘱咐:“小心行。”

  巴黎,毕竟盘,容周漾胡。

  周漾应,自始至终沉眸子,阴郁行。

  “大概久?”周漾。

  “里,大概五分钟。”

  

w树林儿

周漾:我想带她去美食节   话说,宋瓷一个人从小就在全世界各处演出,见过各地的日出和日落,却没有时间去一趟美食节。   也是挺悲哀一事,毕竟那么多好吃的。【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