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四十六章:今天是会撩的漾漾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2207 2020-07-21 19:30:00

  刚秀场,黑夜就压,弦月半弯。

  风,星子。旁路灯微暗,倒影被拉长。

  “拿签名?”坐租车,宋瓷才徐南方。

  “拿。”徐南方朝笑笑,杏半眯:“manquer比象接触。”

  鬼才设计师manquer,四,品屈指数,却部部典。

  徐南方喜欢,一因品,二因性格。

  恣意张扬,洒脱羁。

  仍记,刚刚manquer,一袭红裙曳,丹凤含泓清水,笑随意。

  体话,里却半歉意:

  “抱歉,失陪一,抽根烟。”

  —

  快酒店,喧杂音响。

  司机解释,面一条美食街,半夜灯火通明,喧闹达黎明。

  宋瓷微微,却望窗外。

  走条路,行人少,安静。

  旁条街,太热闹。光亮溢,洒路面,斑斑驳驳。

  宋瓷订间房,人门。

  刷卡,推房门,步子突顿。

  :“明见徐南方吗”

  “啊?”徐南方楞楞,解意思:“?”

  “徐南方。”宋瓷眸色淡淡,补充道。

  徐南方,眉带笑,自信张扬徐南方。

  走廊里安静,剩,白炽灯光折射墙,细碎,柔。

  徐南方反:“明太阳升吗?”

  宋瓷,蓦笑。

  徐南方,太阳升自规律。

  而,明往常“升”。变一。

  “睡觉啦,宋瓷小宝贝。”面人推行李箱走房,忘催促赶紧睡觉。

  “道啦。”宋瓷刚屋,打算整一行李。

  手机铃就响,及电人,就接通,音清淡听:

  “喂?您。”

  听,人笑一:“宋医生啊。”

  线压低,带哑。

  周漾。

  “周漾?”宋瓷诧异,唤名字,:“怎打电话?”

  内白,周漾片场拍戏,片场吵。

  换方,休息室打电话。

  “打吗?”,语气淡淡,却埋怨:“巴黎怎一?”

  收拾行李,手机就放桌子,离远,方音模糊清。

  宋瓷笑笑,打趣道:“周导报备一吗?”

  见周漾话,宋瓷怕听见,又站身拿手机:“东西收吗?”

  “收。”周漾笑,打笔记本电脑,忘打趣:

  “宋医生道晴娃娃寓意吗?”

  宋瓷脸颊微烫,结巴,道。

  晴娃娃保平安,寄相思。

  “古人认,晴娃娃代替人承受灾难疾病。思念平安。”周漾音微哑,笑意减:

  “宋医生思念呢,希望平安呢?”

  话太露骨,宋瓷听脸红,解释道:“。”

  面落窗倒影身影,袅袅婷婷。穿长裙,腰部镂空,漏一截腰,细。

  “奥。”周漾电脑打界面,眉浅浅笑:“。”

  屋里闷热,宋瓷阳台,热风拂耳,懒洋洋。

  酒店面一条美食街,晚热闹。

  “干?”周漾听喧闹,。

  “吹晚风啊。”低楼:“旁一条美食街,吵。”

  周漾倚椅子,懒散惬意:“怎玩?”

  “里见无数日夜晚。”宋瓷神盏盏灯光摇曳。

  缓缓启唇,遗憾:“一次。”

  “嗯。”周漾轻接话,音柔:“里应该晚,睡觉吗。”

  “晚安。”宋瓷屋,外抹噪音消失:“注意休息。”

  周漾失笑,宋瓷,怎爱?

  忍住,笑:“所,宋医生梦里保佑呢,相思?”

  面沉默,良久才。

  深沉夜色里,认真:

  “周漾,梦里保佑。”

  周漾楞,宋瓷答题。

  宋瓷话依旧耳:

  “保佑,安康,少病殃。”

  —

  挂电话,半,周漾心情才平复。

  面笔记本电脑,搜索栏搜索七新闻。

  场连环车祸,丧生十几人。

  【,您访网页存】

  周漾沉脸色,电脑几字,冷笑一。

  被删啊。

  联系报社:“七北街十字路口场车祸,调一份档案。”

  “周少,您具体一吗?”

  周漾电脑屏幕,七碎影缓缓重。

  鲜血淋漓,玻璃碎裂,汽笛凄厉。

  周漾撑桌子,骨节逐渐白,疼欲裂。

  最近总,幻觉。碎片化,抹记忆模糊记忆无限重放,一遍比一遍清晰。

  “周少?”方接连唤几。

  半晌,周漾才应,音低沉,语速慢:

  “傅长女傅婉婉,仁华医院宋与白丧生场车祸。”

  傅婉婉周漾生母姓名。

  —

  徐南方临睡,霍处安打电话。

  “南方?睡吗?”人话依旧温柔,却带倦意。

  “,忙?”徐南方坐身。

  其实就睡,坐一飞机,累。

  “处一,公司最近忙。”

  “打电话,公司再忙,休息啊。”徐南方担心,总,拼工。

  太单纯,自己足够优秀,就霍认,就顺顺利利徐南方娶门。

  霍处安道,越,徐南方压力就越大。

  “。”霍处安性格内敛,少情话,今却反常:“工重吗?”

  徐南方被逗笑,又:“处安,未婚妻吗?”

  答快,假思索,笑:“啊。”

  徐南方一怔,握手机手,指尖颤抖。

  害怕一秒嘴里女人名字:唐言蹊

  桃李言,自蹊。

  ,霍处安笑,音温柔:“一未婚妻,。”

  听眶湿润,扭窗外。

  外,夜深,暖风懒洋洋,弦月微光淡淡。

  明太阳升吗?

w树林儿

周漾:宋医生是想我还是爱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