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四十五章:念响cp来啦!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2094 2020-07-20 19:31:20

  九月份,国内入秋,巴黎仍有些热。

  宋瓷下了飞机,天色已晚,她没见白以祝来接机。

  神色淡淡的,倒有些习以为常。

  便顺手推着徐南方的行李箱,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先回酒店还是?”

  晚上八点,有场时装秀,徐南方喜欢manquer的也在。

  “啊?”徐南方回神,语气恹恹的,慢吞吞的收起手机:“我都行,你看着办吧。”

  徐南方敛了平日里的笑,添了几分安静,宋瓷倒不习惯。

  “你不是要去看时装秀吗?”宋瓷看她,微微皱眉,眸中情绪翻涌:“怎么回事?”

  她的不对劲儿,宋瓷一眼便能看穿。

  徐南方这人啊,性子单纯得很,喜欢把所有情绪挂在脸上。

  “没事啊。”徐南方笑了笑,眼角有些涩,语气格外淡。

  包里的电话又响,徐南方微微一怔,也没接。

  “怎么不接?”

  徐南方喉头干涩,睫毛颤了颤,才解释道:“骚扰电话。”

  她不敢接,怕像上次一样,丢了魂一样,去找霍处安。

  出了机场,迎面而来的是九月份的温热,轻云袅袅,远处朦胧橙光燃着了一片,烧的亮眼。

  空气掩了几分闷热感,恹了路旁的枝叶。

  宋瓷见她心情不好,也没多问,招了一辆出租车径直去了酒店。

  车里,徐南方敛下眸子,一双杏眼弧度极其好看,潋滟了淡淡水波。

  内心的不安与烦躁交织,一下一下的挑动着她的心思。

  半晌,她掏出耳机带上,颤着手拨通了那个号码。

  那头,那个女人的声音很温柔温柔,却夹杂着几分压迫感。

  “徐南方。”她说。

  徐南方极其不自然的嗯了一声。

  “很抱歉打扰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我们公平竞争吧。”唐言蹊是大家闺秀,不会说很无礼的话。

  她询问她的意见:“可以吗?”

  徐南方知道她在说什么,她在说,关于霍处安,我们公平竞争吧。

  “可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

  “我知道,但我和霍先生从小有婚约,虽然只是两方大人的玩笑话,但我当真了。”

  徐南方不语,对待感情,尤其是和霍处安的,徐南方永远是处于自卑的一方。

  哪怕在旁人面前笑的再没心没肺,她骨子里却是浓浓的自卑感。

  许是从小家庭的不幸,徐母自小便教她。

  “凡事要学会忍耐,南方,不该是我们的,咱们就不要随意肖想。”

  徐南方有时候觉得,霍处安于她来说,也是一种肖想。

  唐言蹊见她不说话,又开口道:“

  “我姓唐,唐言蹊。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这个情敌出乎她的料想,很礼貌,说话很客气。

  “海城唐家人,今年二十四岁,祖上是做布匹生意。”她说。

  “我没必要和你公平竞争。”徐南方只说了半句话。

  下一句话,她没有勇气说出来:因为他本来就是我的。

  她直接挂断了电话,转头看窗外,巴黎的街头繁荣,天还未暗,就亮起了万家灯火。

  “去看时装秀?散散心??”宋瓷只她心情不好,提议道。

  “好。”

  —

  晚上八点,是巴黎时装秀,聚集了很多设计师,徐南方很喜欢的manquer也在。

  宋瓷提前托人买了票,才坐到前排。

  秀场人满为患,摄像机在角落拍摄,闪光灯在闪,有些刺眼。

  邻座是一个女生,和她们隔了一条走廊。

  留着及腰的卷发,丹凤眼,眼尾细长。远山眉凝了几分古典的韵味。

  穿一条红色的长裙,曳地,露背。

  徐南方说,那位就是manquer。

  台上光芒万丈,灯光交错,模特穿着的衣服皆由设计师所作。

  其中有一件,海洋蓝,腰部镂空,裙摆很长,末尾,又像燃烧般的颜色。

  水火相融,水火不容。

  模特画着人鱼妆,气场很强,眼角有泪。

  这是manquer的作品,一如她的风格,虚幻缥缈,患得患失。

  时装秀结束,会场上掌声如雷。

  宋瓷起身去洗手间,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长身玉立,在走廊上点了根烟,烟雾笼住他的眉眼,无意间瞥见他的眸,深沉如墨。

  宋瓷想了一会,才记起,这是那个在便利店的男人。

  那个手上有纹身,为了女朋友养了只流浪猫的男子。

  —

  散了场,徐南方才去找manquer合了影。

  她比自己想象中要平易近人,说话声音清冷,带了点笑意。

  她拍完照,临走前,朝徐南方笑了笑,丹凤眼微眯:

  “抱歉,失陪一下,我去抽根烟。”

  走廊里,她点了根烟,星火寥落。

  面前的落地窗很大,她站在那里,可以看到街边的霓虹灯闪烁。

  繁华一片。

  她朝天上的一颗星子望去,那是国的方向。她爱的那个男人,在国内。

  —

  池响回过头,在走廊上,看到那抹背影,像极了他的念念。

  他情难自持:“念念?”

  那人回了头,丹凤眼盛了点笑意,一身红裙,美得妖冶。

  池响愣了一下,面前的人,是向念。

  她的眼睛还是那么漂亮,但瘦了些。一颦一笑,还是和四年前一样,带了点傲,妖异又漂亮。

  她看清来人,微愣一下,但还是笑着:“先生在叫我?”

  “抱歉,我在叫我的猫,她也叫念念。”

  他想说,我想叫我的猫,她也叫念念,我的念念。

  可后半句还是没有说出来。

  众人只知道圈子里有个鬼才设计师,叫manquer,法语:思念。

  可不知道,她有个中文名,叫向念。

  向念睫毛颤了颤,面色仍如常:“这么巧啊。”

  池响着着她,眸子里很黑,有碎落的光。

  他的念念,装不认识他,似乎忘了四年前的他。

  她从那段感情中脱了身,潇潇洒洒,一个人去了巴黎,只留下池响一个人。

  只留下他一个,还对这份感情保留幻想。

  他在等她回来,可她没有。

  池响眼圈通红,压抑了四年的感情,那一抹希望的幻影,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原来一直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啊。

  他终是忍不住了,这场对手戏,是池响落荒而逃。

  向念看着他的背影,轻轻松了一口气。

  差点就要露馅了。

  她对池响,和四年前一样,很爱。

  整整四年,她在等池响来找她,带她回去。

  只要他来,在巴黎的任何名誉她都不要,孤身一人跟他走。

  可是,他没有。

  

w树林儿

再唠叨一下更新时间:   每晚七点半,准时更新。【偶有延迟】   上架前每天一更,上架后每天两更。   有好的推荐和礼物额外加更。   粉丝群:1094079630   【正确回答问题即可进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