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四十四章:某漾加到媳妇微信了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2148 2020-05-31 23:55:48

  天未大亮。

  宋瓷就和徐南方去了机场。

  天尚早,机场人熙熙寥寥,徐南方买了早餐,坐在大厅里啃,“宋瓷,你想什么呢?”

  “没事。”她半颦眉,声音清清冷冷“只是有点担心宋钢琴。”

  她喜欢宋钢琴,但从来不会娇惯他,这是底线。

  徐南方有点好笑,她打趣“那你还不带人家?”

  “放心啦。韩仙子虽然平时不靠谱,但养狗还是可以的,不然她家仙女怎么长大的?”

  徐南方昨天和韩仙子联系,把宋钢琴交给她,美名其曰宋钢琴和仙女有缘。

  韩仙子单纯,本着给自家仙女找个玩伴的心态,颠颠的来把狗领走了。

  宋瓷没说话,默了一会儿,又问“你怎么想到把宋钢琴交给韩仙子养的?”

  徐南方咬了一口包子,杏眼半弧。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嘛。”

  天那边红日升起,大亮,染了一片赤色。

  宋瓷编辑了一条信息发出去。

  “干嘛呢?”徐南方扭头。

  她没抬头,嗓音淡淡“让韩仙子帮个忙,有件东西要给周漾带去。”

  “周导现在在你心里这么重要啦?”她问。

  宋瓷打字的时候顿了一下,敛眸,没吭声。

  极久,她否认“没有。”

  徐南方心里了然,也不再问。

  宋瓷太重感情,一段感情的开始她需要深思熟虑。

  一直以来,她一直那么理智。

  周漾想要攻略她,是条漫漫长路。

  广播里提醒乘客登机,徐南方刚想起来,包里的手机铃声就响了。

  她着急打开看,是上次那个陌生号码。

  喊她去星巴克的那个号码。

  她一愣,指尖划过挂断,眉眼情绪极淡,抿了抿唇,又收回手机。

  “怎么了?”

  “没事。”她拉起行李箱,干涩的笑“广告推销的。”

  –

  下午,片场。

  韩仙子一人牵了两只狗,穿一条长裙,墨镜遮了半张脸。

  “周导?”

  周漾懒散地抬眼,见来人,情绪极淡:

  “有事?”

  他眸色很深,但掩不住眼底脉脉寒冰。

  唯独见了宋钢琴,才转起一圈波澜。

  “送东西。”韩仙子语气如常,似是对他的态度见怪不怪。

  周漾没动,眉间微微扰起。

  “宋瓷让我带的。”韩仙子语气悠悠,显然料到了他的态度,缓缓启唇。

  拉下墨镜,漏出那双桃花眼。

  周漾没吭声,眸中涟漪渐渐。

  “不信?”她一挑眉,添了几分明媚,似笑非笑:“看。”

  韩仙子腾出手,松开两只狗的牵引绳。将手机给周漾看。手机界面里是她和宋瓷的对话框,最后的记录是今早六点左右,宋瓷发的消息。

  【谢谢仙女和仙子。】

  末尾,是一个举着小爱心的表情包。

  “啧。”周漾轻抵舌尖,眼底似墨,转了几转,沉入冰潭里.

  半晌,他:“你怎么有她微信?”

  他眼神紧盯末尾的表情包,面上敛了几分肆意懒散。心底里升起几分莫名的情绪.

  是不悦,莫名的烦躁,

  “宋瓷主动加的我呀。”韩仙子故意加重语气,重复:“主动的哟。”

  对面的男人似充耳不闻.面色如常抬眼,极其平谈:“哦。”

  韩仙子:“……”

  “东西。”她有些压不住火,将手提袋递给他,语气重了些。

  周漾站起身,身形颀长。

  耳边是副导的催促,他装听不见。

  伸手接过手袋提,唇角勾起,眉目间隐隐愉悦。

  “给我。”

  韩仙子风中凌乱:“什么?”

  她看了一眼眼周漾手中的手提袋:“东西不给你了吗?”

  周漾扫了她一眼,极其别扭的开口:“微信。”

  韩仙子:“……”

  九月中旬,天起了冷意。天边云卷云舒了两三次,映着韩仙子张扬的笑。

  她生的瓜子脸杏眼,潋滟了几分春水桃色。

  衬得美人如画,眼波流转,添了几分媚,隐隐藏在眼底。

  “想要微信啊?”她故意道:“宋瓷的微信,怎么着也该六位数吧,周导觉得呢?”

  周漾从兜里掏出手机,单手在屏幕上打了几下。眼皮也抬,“收款。”

  韩仙子在风中再次凌乱,直到指尖颤着点开收款,才回过神。

  大佬就是大佬。

  付了钱就要办事,周漾眼眸漆黑,看着她,直到她把宋瓷的微信推送了过来才移开眼。

  宋瓷的微信头像是个海绵宝宝,是个q版的,超级可爱的那种。微信名很简单,一个字:瓷。

  周漾看了以后,微微勾了唇角,把自己的头像换成了派大星,也是q版。微信名:漾。

  后来,宋瓷有一次主动问他:“你头像为什么是派大星啊?”

  周漾笑了笑,引了《海绵宝宝》里的台词,说:“因为我是上天派来保护你的大星星。”

  当然,这是后话。

  而现在。

  韩仙子眼睁睁的看着对面这个男人的微信头像,由一幅极简的简笔画变成了软萌可爱的派大星。

  嘴角轻扯,陷入恋爱中的男人,是真狗。

  她收了钱,正打算走。

  身后,周漾的声音又响:“把狗留下。”

  他又问:“宋瓷的狗怎么在你这?”

  “宋瓷出国了,你不知道吗?”韩仙子老老实实的答,眼睛看了看身旁的两只狗:“你要哪只?”

  宋瓷出国,周漾也略有耳闻,听说去了巴黎,她母亲在国际上享有盛名,是很出名的钢琴家,最近在巴黎办了一场演奏会。

  周漾收回思绪,看着宋钢琴,缓缓启唇。

  “就他。”

  “宋瓷让我帮忙养的,不能给你。”韩仙子气鼓鼓的。

  周漾抬眸,冷冷看她一眼。

  韩仙子秒怂:“好的,给你。”

  周漾接过牵引绳,语气不是太好:“宋钢琴是吧?”

  他挑眉,莫名有些醋意:“跟宋瓷姓?”

  宋钢琴:“……”

  韩仙子:“……”

  韩仙子正想走,又默默扭头:“周导,看在你给钱这么爽快的份上,好心提醒你一句啊,追女孩子呢,讲究一个投其所好。”

  周漾淡声嗯了一声。

  待韩仙子领着仙女走后,周漾才打开手提袋。

  里面是他的黑色卫衣,洗干净了,有薄荷的香气。

  还有一个晴天娃娃,笑着。

  风拂起,发出清脆声响。

  周漾知道,晴天娃娃在古时候,是妻子送给丈夫保平安的,愿他少病秧,多安康。

  晴天娃娃的脖子上挂了一个极小的卡片。

  上面是宋瓷娟秀的字迹,工工整整的簪花小楷。

   To周漾。

  末尾画了一个小爱心,这是宋瓷的习惯。

  但周漾不知道,只是看着那个小爱心,眼里荡起笑意,眸中星星点点。

  

w树林儿

海绵宝宝里的那句话我是真的爱了。   海绵宝宝:为什么你叫派大星?   派大星:因为我是上天派来保护你的大星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