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四十二章:九哥罩着你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2136 2020-05-21 05:13:40

  寄养?!”

  徐南方笑道:“就他?”

  宋钢琴:“……”

  看不起狗呢???

  “嗯。”宋瓷收拾好行李,起身倒了一杯水,“但刚刚我给宠物店打电话,她们拒收了。”

  “这是什么鬼畜操作?”徐南方一脸不解,去揉他的头:“我家钢琴这么可爱,为什么拒收?”

  宋钢琴小眼珠滴溜一转:呵,女人!

  “他太闹腾了。”宋瓷放下水杯,淡淡出声解释:“他在哪里,那些小狗会叫。”

  “会叫?为什么?”

  宋瓷看了一眼窝在地上,格外乖巧的宋钢琴,说:“大概是因为他喜欢在外面沾花惹草。”

  “阿巴阿巴”徐南方跑去抱他,调侃道:“钢琴你出息了!”

  “你不应该叫钢琴,你应该叫海琴。海王继承人海狗。”

  宋钢琴:“……”

  “所以?”宋瓷问。

  宋钢琴仰起头,眼巴巴的看她,眼里的期待要冒出星星来。

  宋瓷选择了无视,她说:“再看也没用,我不带你。”

  宋瓷以前参加各种大型钢琴比赛时,习惯了一个人。

  订票登机,比赛得奖,退场返程。

  都是一个人。

  徐南方偶尔会跟她一起,但一个是奔着钢琴比赛,一个是奔着巴黎时装秀。

  徐南方喜欢一个设计师,叫manquer。

  法语意思:想念。

  她设计的东西,总带着一种魔力,感觉患得患失。

  她经常联想到霍处安,于她来说,也是患得患失。

  “那怎么办?”徐南方慢吞吞的坐会沙发上,仰天长叹了一声,道:“要不让霍处安先养着?”

  宋瓷坚决反对:“不行。”

  徐南方和霍处安的关系不太稳定,如果因为宋钢琴再闹得不愉快,那她倒成了千古罪人。

  “不行就拉倒呗。”徐南方瘪瘪嘴。

  窗外天大亮,徐南方看向窗外,阳光透过窗缝,斜斜的洒进来。

  “宋钢琴?”她来了主意,突然开口问:“你喜欢仙女吗?”

  “仙女?是那个仙女吗?”宋瓷问:“昨天让宋钢琴离家出走的仙女?”

  宋瓷说的仙女是韩仙子养的狗,灰桃,是女孩子。

  徐南方眼睛一亮:“是。”

  -

  入秋,杏叶儿卷了一地,沉淀着琅琅书声。

  “上课。”老师走进来。

  容尽欢没抬眼,很安静。把书翻开要讲的一页,眸光很淡。

  讲台上的老师扶了眼镜框,扫视了全班,厉声:“陆九观还没来?”

  “报告老师,九哥请假了。”有同学说。

  “他请假,我怎么不知道?跟谁请的?”

  “自己请自己批呀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九哥牛批。”

  “……”

  台上老师被气的脸色发红。

  班里有人带头笑起来,紧接着哄堂大笑,拍桌子吹口哨的声音不绝于耳。

  高三(14)班,全校最差的班级,再厉害的老师来了也不一定能镇住这些人。

  纨绔子弟,家里都是有钱的主,管教不得,老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容尽欢因为生病,没参加分班考试,考试分数记为零,被分到了(14)班。

  但凡容家重视她一点,就不会放任她在14班。

  陆九观一觉睡到下午,临近放学才到学校。

  他只是来拿个作业。

  -

  放学,班里的人走散,还剩下容尽欢和几个动作比较慢的同学。

  “陆九观。”容尽欢声音很淡,喊了他的名字。

  陆九观坐在她后面的一个位子,在整理书。

  她一扭身,就可以看到他的脸,睫毛很长,眼底有淡淡乌青。

  陆九观抬眸看她。

  “作业。”她说。

  他的作业本被容尽欢从粉色小书包里拿出来,递到他手里。眸光浅浅,重复了一遍“你的作业。”

  “嗯。”陆九观接过,顺手揉了她的发,心情很好的样子:“帮我写了?”

  容尽欢抿抿唇,点头,很乖。

  像只小白兔,有些傻。

  陆九观看着她懵懵懂懂的模样,笑了,眼尾略弯。

  确实是傻,自己只是帮她赶走了欺负他的人,却被她心心念念记了好久。

  帮他买饭,写作业,做笔记。

  陆九观怎么会知道。

  没有得过爱意的人,得到一丝,也会拼命珍惜。

  容尽欢至死都记得,盛夏,光很炽热。

  细密光影落在他眉眼处,他笑得张扬恣意。

  说:“九哥罩着你。”

  陆九观看着她,他猛然想起昨天深夜,病房里星光暗淡。

  他和陆续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好像是在说她呢。

  -

  时间很晚了,学校到一定时间会关门。

  陆九观将她的书包拿起:“走吧,送你回家。”

  “不用了。”她简短的拒绝。

  陆九观不强求,视线落到她校服上:“你名札呢?”

  他微微挑眉:“丢了?”

  “没有。”她摇头,撒了个谎,脸很烫:“落在家里了。”

  其实,她上次去警局,落在了警局里。

  给江厌拿钢笔时不小心把名札掉落在地上,她也是事后才想起来。

  打算今天去拿。

  她怕陆九观跟着她,所以扯了个小谎。

  晚自习放学,已经将近十点半了,路两旁的路灯还是好的,光线充足。

  陆九观目送她远去,才抚了抚耳麦:“漾哥?”

  他声音带笑,“要不要谢谢我?”

  陆九观说的是昨晚的事

  另一旁,周漾指尖夹了根烟,轻笑,语气淡淡:“谢谢你?”

  “我真想谢谢你全家。”他说着,没恼,看不出来生没生气。

  “怎么了?”

  “你知道宋瓷让我查什么吗?”

  陆九观不知道,他问:“查什么?”

  周漾揉了揉眉心,声音略倦,但嗓音格外清晰:“查一起车祸。”

  周漾没说完整,是查七年前的车祸。

  七年前,不仅是宋瓷的梦魇,也是周漾不愿回忆的过去。

  现在,他们要一起面对那个过去,揭开那层疤。

  周漾可以拒绝,但他没有。

  他也想知道,那场意外背后的事。

  陆九观一时不说话,沉默了一会。

  才笑道:“嫂子是个狠人。”

  _

  去警局要穿过一条巷子,巷子很窄,路灯的灯光极暗,衬得小巷静谧幽长。小巷的两侧上新画了很多壁画,有些颜料还没干。

  再往里走,是一家便利店。

  店门前挂着风铃,风一吹,风铃荡起,声音清脆。

  不远处,有流浪猫的叫声。

  巷子,一片黑。

  尽头,隐隐有火光点亮,星光很淡。

  细碎的说话声传来。

  容尽欢停住脚步,她站的远,仅能看到男人的侧脸,轮廓分明,下颚线清晰。

  巷子很暗。

  她抓着书包的指尖一颤,清楚的看到那人,是寸头。

  微风袭卷了一地枯叶,泛黄的叶儿拂过地面,沙沙作响。

  月光轻柔,折射了漫漫清辉。

  男人歪着头,弹了弹指间的烟灰。

  “过两天有一次行动。”他的面容淹没在烟雾里,嗓音沙哑:“东街那条路是我带队搜,你可以趁机走点。”

  他对面的男人点点头:“厌哥,你最近小心点,你们队里是不是有人怀疑你?”

  江厌笑了笑,烟头扔在了地上,捻灭:“没有。”

  一抬眼,瞥见了巷子口的女孩,小脸素净,生得很好看,浑身透着干净的气质。

  

w树林儿

陆九观:九哥罩着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