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三十二章:徐南方感情线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2340 2020-04-30 23:52:28

  四周静的出奇,那道女声在电话那头缓缓响起,格外清晰。

  她说:“你男朋友也在。”

  徐南方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遥控器也“啪”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声响很大,引来了宋钢琴。

  他嘴里叼着球,歪着头看徐南方,琥珀色眼瞳,烟灰色的小耳朵垂下。

  他贴进来,轻轻咬了咬徐南方的裤脚。

  徐南方没理他,眼圈蓦地红了,心底里瞬间腾起了不好的预感,她慌慌张张的起身,想要下楼。

  窗外下着暴雨,雨声渐大,声响淹没在里面,树木上的一簇嫩芽钻出,被秋雨的浇个彻底,破败了一地。

  她出来的急,没打伞,直接冲到了雨里,耳边错落有致的雨声直洒身上,湿了衣裳,风刺骨。

  恰逢暴雨天气,她运气不好。

  马路旁过了几辆出租车,都没了空位。

  她急的不行,快要哭出来,眼圈通红,拿起手机播了刚刚那个号码,一直没人接。

  就在她心底即将要绝望的时候。

  “小姐?您要搭车吗?”一道男子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年纪很大,略显沙哑。

  她抬眸,眼睫毛沾了水,她眨眨眼,费力抬起。

  眼前——

  一辆低调奢华的迈巴赫缓缓的停在了她身边。

  激起很浅一层雨水,在鞋边荡漾。涟漪微微。

  开车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伯,面相生的凶,眉骨处有一道伤。

  笑着时,一脸凶气敛了几分,透着和善。

  徐南方弯腰往车里看了一眼,后座似乎还坐着一个人,模模糊糊的看出是个男子轮廓。

  她刚想拒绝。

  下一秒,车门就打开了。

  后座的男子坐的笔挺,穿着灰色的针织毛衣,比旁人穿的还要厚些,腿上盖了一条羊毛褥子。

  一双眸子极浅,淡淡波动,泛起点点星河,睫毛长而卷翘,微眨时,整个睫毛垂下,眼底投下一片极浅的阴影。

  徐南方看了他一眼,又偏头看了天边仍未停歇的雨,唇线抿紧,索性钻到了车里。

  看她进车,男子的面色方才缓了几分,拿一方素白帕子轻抵唇边,咳了几声。

  咳得颊上也染了几分红。

  “毛巾。”男子递她一条毛巾,声音清冷,肤色很白,一种病态的白。

  徐南方愣愣的接过,淡声道了谢。

  外头雨滴一下一下的敲着窗户,发出极有节奏的声响,窗户内腾起淡淡雾气,遮盖了一片。

  男子偏头,看她一直没动作。

  他眼睛的形状极其好看,脸色情绪寡淡,缓缓开口提醒:“身上有水。”

  徐南方这才回了神,应了一声。以为男子害怕自己身上的水弄脏了他的车子。

  “抱歉。”她睫毛颤起,小声的道歉。

  男子移了视线,嗓音淡淡:“会着凉的。”

  车窗上爬满细密的雨滴,车子在雨中行驶的平缓,激起的水洼波澜极小。

  “小姐要去哪?”开车的老伯问道。

  徐南方手里拿着毛巾,脑里思绪极乱:“在仁华医院停就行。”

  “仁华医院?”那司机笑了笑,面色柔和了些,眉间有伤:“正巧顺路。”

  他道:“我们少爷正好也要去医院。”

  徐南方低眸,看了看他的腿,眼底暗了些,没在言语。

  -

  十几分钟后,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仁华医院旁,从车窗内就可以看到街角的那家星巴克。

  徐南方眸光闪了闪。

  “谢谢。”她慌忙的下车,轻声道了谢。

  车门打开,她身子才出去了一半,就被男子拉了回来。

  他抓住她的手,拂过她微凉的指尖,递她一把伞。

  他轻声道:“打着伞去。”

  窗外的雨仍然没有停的节奏。

  徐南方接过,又疏离的道了声谢。

  步入雨中,背影融入雨中,一把浅蓝色的伞格外醒目。

  -

  星巴克店内。

  靠着窗户的一桌,是霍处安。

  依旧一身白衬衫,眉眼含着浅淡的笑意。

  他对面坐着一个女子,仅看到她的侧脸,温柔讨喜,落落大方。

  是霍家老人喜欢的类型。

  徐南方站在玻璃窗外,脚步生根了似的,打着伞,水花溅落在鞋边,她也不动。

  不知对面霍处安说了什么,对面女子莞尔一笑。

  徐南方的视线逐渐模糊,眼底盈了一层水雾,渐渐看不太清晰。

  她打着一柄伞站在雨中,背影单薄。

  不远处,男子坐在车里看着她,睫毛颤了颤,左手抓紧腿上的褥子,青筋暴起,似乎是在极力忍耐。

  徐南方犹豫了一下,颤着手,拨通了霍处安的电话。

  她看见,店里的男子起身,对对面的女孩说了什么,女孩面色一僵。

  而后,霍处安转身接通了她的电话。

  “南方?”他声音依旧清润:“怎么了?”

  “你在哪呢?”徐南方打着伞,眼泪一下子漫出眼眶。

  “星巴克。”他答:“和一位朋友。”

  徐南方不再说话。

  霍处安急了,他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对面沉默良久,雨声不停。

  他听见小姑娘的声音染上了哭腔。

  她说:“处安,你等等我好不好?”

  “什么?”

  树影曳了一地,水洼里涟漪荡起。

  她又说:“你再等等我,我们就结婚。”

  她哭着:“你等等我。”

  霍家的人看不起她,她知道。

  徐南方喜欢一个人,就想和他肩并肩,双向奔赴。

  她不想霍处安夹在中间为难。

  霍处安愣了一下,喉头哽住,眼角有泪。

  过了好久,他才笑道,眸里星光点点:“好。”

  雨水漫上了窗户,迷糊的一层。

  他看见,熟悉的身影在玻璃窗外。

  “抱歉,失陪。”霍处安转身向店内的女孩低声道了歉,第一次如此失态。

  “南方。”霍处安出了门,向雨中的女孩子唤道。

  徐南方愣了一下,鼻头一酸,向他跑去。

  霍处安向她张开双手。

  浅蓝色的伞落下,雨水模糊了视线。

  他们在雨中接吻。

  徐南方脸颊有水,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雨声朦胧中,她听到,霍处安声音微哑。

  “或许,我该成家了,但如果那个人不是你,我可以等你。”

  “等你什么时候想结婚,我随时可以再求一次。”

  星巴克店内的女子穿着一身白色长裙,腰间系了根带子,展出极好的腰线。

  长发及腰,裸露的小腿冻的发紫。

  她父母给她取名唐言蹊。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而她,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双方父母在他们幼时交好,口头上订了娃娃亲。

  刚从美国留学回来。

  她抛下了在美国的一切,怀着一腔爱意归来。

  可敌不过刚刚他的一句。

  “抱歉,我女朋友的电话。”

  -

  车内男子的脸色终于有了松动,轻轻舒了一口气。

  “走吧。”车里男子缓缓开口,声音沙哑。

  雨中的男女依旧相拥。

  周炎憬看着窗外,轻声咳了几下,收回了视线。

  如果你问他,暗恋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看着她从五岁长到了二十岁,看着她成年,看着她恋爱。

  或许以后,看着她去结婚,而自己只能默默祝福。

  就像——

  我陪着你长大,却不能同你一起白头。

  周炎憬身边危机四伏,他自己都自身难保,哪里有追求她的权利。

  他这辈子无甚追求。

  只许一个她平安一生,便是万幸。

  他想要的,也仅此而已。

  

w树林儿

周家的男人追女孩子都是靠伞吗?   别站错cp,我慌张的一批。   周炎憬:“我拳头捏紧了。”   树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