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二十六:给点报酬行不行?(2)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2455 2020-04-24 22:54:24

  但容时不知道,当时的周漾正处在情绪崩溃的边缘。

  他像一根弦,绷紧的弦。稍微刺激撩拨一下,便会断,断的干脆利落。

  周漾是病人,他易郁,易躁。

  但动手打人这种事,他向来不参与,原因有二。

  一是他不屑,二是他懒。

  最初他犯病时也是极乖的,会忍着,会吃药,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病发期间,为了调节情绪,学写了一手毛笔字,其中写的最为漂亮的便是宋瓷二字。

  他花了几年时间来学习控制情绪,却在听见那几个人下流的话时,所有理智一瞬间瓦解。

  “手好看有什么用?到头来不是还要伺候咱们的家伙。”

  “手好看能当饭吃,老子都是看身材。”

  “手伺候的哪有嘴舒服?”

  “……”

  低俗下流的话入耳,周漾灭了手中的烟,握紧拳,指关节发白,唇线绷紧。

  那一次,是他为数不多的一次打架,也是他后来频频情绪失控的源头。

  所有人都以为,是京城小周少喝醉酒,心情不好,那挨打的倒霉蛋便是个出气筒。

  可他们不知道,周漾这人,酒量极其好。

  让他失控的源头——是宋瓷。

  -

  东方的亮光晕染了半边天,微风轻拂,枝叶哗啦作响。

  “容医生?手术怎么样?”宋瓷越过斑驳的影子,问道。

  “抢救过来了,目前还在昏迷中。”

  容时的视线落在了宋瓷穿的衣服上,眉头皱了一下。不动声色的将手臂上搭的白大衣往后缩了缩。

  “我去看看。”

  “你别去了。”容时朝她道:“你刚刚经历车祸,既然那人没事了,你也该回去好好休息。”

  “车祸?”周漾抬眸,视线又落在宋瓷额上的擦伤上。

  微微红肿,渗着血丝,只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小周导也在?”容时笑道。

  “嗯。”周漾懒散的应了一声。

  “你们认识?”宋瓷的视线在二人之间来回游走。

  周漾没开口,反倒是容时,声音清冷:“认识。”

  -

  周家老太太有三个孩子,老大周行远,老二周季北,底下还有个女孩,叫周抒烟。

  年纪轻轻嫁给了容家的老二,早产诞下个女孩,便和容家老二一起吞药自杀了。

  容时记得,当时周抒烟逝世,周家的人来闹。

  那是他见周漾的第一面。

  才刚满几岁的周漾躲在众人身后,一双黑瞳。年级虽小,但看着五官,也是个俊俏人儿。

  小周漾眼底里一片淡然,在一旁,逗着他那出生起便父母双亡的小表妹。

  -

  “查出来什么了吗?”宋瓷的话将容时的思绪又拉了回来。

  容时沉默了几秒,看了一眼一旁的周漾。

  “车牌号查出来了。”他打开手机,给宋瓷看了一眼照片。

  一个车牌号。

  周漾往那里瞥了一眼,默默的记下来车牌号。

  他低眸,编辑了一条消息发了出去。

  “查个车牌号。”

  那个黑色头像秒回:“好。”

  此外再无任何交流。

  容时确保周漾看到了车牌号,才又将手机收了回来。

  他是故意把宋瓷车祸的事情说了出去。

  容时毕竟是容家的人,以他的立场,不好明着去对容晟下手。

  但周漾不一样,他冠了个周姓,而容家人欠了周家一条人命。

  只要周家人那边不闹大,容家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等下我去警局说一声。”宋瓷理了理耳边的碎发,扎了个低马尾,用一个粉色的小发圈,上面镶着一簇小花。

  她又说:“我先去看看那个师傅。”

  “先回家——”容时皱了眉,话音还未落。

  周漾就拉起她的卫衣袖子,把她往反方向拽,声音压的极低:“回家休息。”

  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医院门口。

  “进去。”周漾开了车门,沉声。

  宋清野在车里睡觉睡得正舒服,猛然一醒,看到后座被塞进来个人。

  黑色卫衣,头发极肩,衬得皮肤白皙。

  他迷迷糊糊的脱口喊出:“卧槽?嫂……子!”

  宋清野看情况不对,又急忙改口:“宋医生怎么在这儿。”

  许是那句“嫂子”,周漾罕见的没有怼他,而是弯腰钻进后座,棒球帽压低。

  他说:“送她回家。”

  宋瓷瞥了一眼一旁生闷气的周漾,报了个地址。

  “哦哦,好。”

  车子不紧不慢的行驶在马路上。

  车里的气氛一度尴尬,宋瓷不明白周漾为什么无缘无故生气。

  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

  周漾脸色也不好看,薄唇抿着,一言不发。

  最终还是他先败下阵来,他对宋瓷无条件包容,生不起来气,而且他不喜欢冷战。

  他开口问:“你怎么不说你出车祸的事情?”

  他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一阵尖利的刹车声,惯性太大,周漾下意识的去护着宋瓷。

  “宋清野,你干什么?”周漾冷声。

  “我错了漾哥。”宋清野连连道歉。

  他说呢,这气氛怎么这么尴尬,原来是某人又开始吃起了飞醋。

  要不是宋清野惦念周漾车库里的车子,他真想好好问问他。

  你他妈有什么资格吃醋醋?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的人,醋吃得倒挺起劲。

  但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他硬是把这话憋进了心里。

  宋瓷低头搅着葱白的手指,嗓音微软。

  她说:“都已经解决了。”

  “解决?凶手抓到了吗?”周漾看着她,无奈的道:“是蓄意谋杀还是意外事故?”

  宋瓷别过头,看着窗外渐渐后移的绿植。

  窗外葱郁一片,入了秋,叶子开始慢慢凋零。

  周漾叹了口气。

  宋瓷听见他说:

  “你安心回家睡觉,剩下的交给我。”

  -

  临近宋瓷家门时,十几辆黑色车辆开了过来,车轮碾过一地枯木枝,发出微弱的噪音。

  “怎么这么多人?”宋清野刚停好车,出于好奇,朝窗外望了一眼。

  霎时,十几辆黑色汽车发动,扬长而去,泄了一地尾气。

  “宋医生?”宋清野笑着打趣:“你这是被人盯上了?”

  “没事。”宋瓷也朝窗外看:“这个月都第四次了。”

  周漾本来有了困意,听到宋瓷的话,又掀了掀眼皮,眉头狠狠的蹙了一下。

  他睁眼往后看,最后一辆车的车牌号落入眼底。

  他皱眉,想点一支烟,碍于宋瓷在,又把烟放了回去。

  宋清野的笑意也突然凝固在嘴角,最后面那辆车的车牌号,他们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是刘伯的车,去年他过生日,还是周漾送的。

  窗外街道上车辆寥落,凌晨的寒意渐渐被盏盏暖灯驱散。

  “这算扰民了。”周漾声音懒散:“怎么不报警?”

  宋瓷说:“报过警,他们没管。”

  “嗯。”周漾微微点头,声音沙哑:“我帮你管。”

  待到黑色车队消失的无影无踪,宋瓷才收回她的视线。

  “周漾,我下车了。”

  “宋瓷。”周漾唤了她一句。

  “嗯?”宋瓷开车门的手一顿,偏头看他。

  “我送你回家?”周漾失声笑道:“要不要给点报酬?”

  “我没带钱包。”她下意识的说。

  话罢,她又掏出手机,目光洒向周漾,一本正经道:“微信还是支付宝?”

  周漾愣了一下,语气平静的开口,眼底笑意蕴藏,沉寂了一潭弯月。

  他说“不接受扫码支付。”

  然后慢慢靠近,右手绕到她后颈处,轻轻的取下了她的小皮筋。

  一个淡粉色的发圈,上面缀了几朵小花。

  车窗外,偶尔过了几辆车,车窗上腾起水雾,一滴滴的从车窗上划过。

  他说:“我要这个。”

w树林儿

周漾os:送媳妇儿回家了好开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