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醉酒小番外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1169 2020-04-19 23:56:07

  入夜,星子寥落,阴云遮了柔柔的月光,似笼了一层薄纱。

  包厢里,音乐声不停,喧杂的毫无章法。

  宋瓷穿着灰色卫衣,衬得眉眼出众。

  但醉的迷迷糊糊,一张小脸绯红。

  音乐声仍在继续,几个熟识的朋友在点歌。

  “周导,”徐南方播了周漾的电话,:“赶紧来接你媳妇儿。”

  周漾皱了皱眉,声音淡淡:“定位给我。”

  “你不许给他打。”宋瓷皱着一张小脸,伸手要去夺她手里的电话。

  徐南方:“???”

  宋瓷眼圈红红,瘪着嘴:“周漾是个渣男。”

  徐南方:“!!!”

  周漾到时,小姑娘还在喝酒,眼尾泛红,小小一只,可怜的不行,嘴里一直念叨着周漾是渣男。

  周漾来时就想好了怎么训她,此时一见,一肚子气也消了。

  “宋瓷,”周漾站在包厢外,一身黑色西装,没打领带,白色衬衫的领口解开,露出喉结。

  宋瓷扭头往他身上看,眼里盈满泪水。她看了一眼,又把头转了过来。

  很明显,宋瓷不想理他。

  “宋瓷?”周漾走进包厢,他脱下西装外套,想让她穿上。

  外头冷,等会出去,周漾怕她着凉。

  宋瓷别过头,用手拦了一下,赌气似的:“我不要。”

  “为什么?”周漾有些不解,揉了揉她的长发,耐心哄到:“乖宝,怎么了?”

  宋瓷闷着头,不说话。

  她不经常喝酒,酒量极差,沾杯就醉。

  “听话。”周漾在她面前蹲下身子,拂了一把她脸上的泪珠,声音微哑,没有一丝不耐:“天冷,乖宝要回家。好不好?”

  宋瓷吸了吸鼻子,眨了眨眼,长睫染上些许泪珠。

  她朝周漾伸出手:“周漾抱抱。”

  声音又软又甜,和往日的清冷判若两人。

  周漾目光沉沉,喉结滚了滚,潋滟了一层桃花红。

  他一手拿着西装外套,伸手去抱她。

  宋瓷的双腿环绕着周漾的腰,双臂搂着他的脖子。

  毛绒绒的小脑袋蹭着周漾的颈间,声音软软:“漾漾?”

  “嗯?”周漾不清不楚的应了一声,托好她的腿,担心她掉下来。

  他朝一旁的徐南方打了声招呼:“宋瓷我就带走了。”

  徐南方显然对这一幕习以为常,她摆摆手,满脸嫌弃:“赶紧走。”

  即将入冬,冷风肆意,包厢外有些冷。

  宋瓷紧紧搂着他,把全身的重力都压在周漾身上。

  “漾漾?”宋瓷瞪着一双水雾朦胧的眼,右手摸了摸他的喉结,问道:“你喉结真好看,我能亲吗?”

  周漾抬眼,诧异的看她,声音带着警告:“宋瓷!”

  小姑娘果真又委屈了,瘪着一张嘴,眼圈红红:“漾漾,你凶我。”

  周漾没了脾气,轻声哄她:“我没生气。”

  他话音刚落,宋瓷就朝他喉结处咬了一口,用力不大,勉强看出有淡淡的牙印。

  周漾一愣,一阵热血直往上涌,将她往上托了托,眸色又深了几分,咬了咬牙:“乖宝乖,回家任你咬。”

  他将宋瓷放在副驾驶,给她细心的系好安全带。

  一路上,宋瓷粘人的不行,周漾竟也不觉得烦。

  “漾漾?”

  周漾尾音上挑:“嗯?”

  街上汽笛声喧嚣不停,夜色浓稠如墨,街灯折射,斑斑驳驳,一片繁华。

  小姑娘侧着身子,盯着他的侧脸看。

  长睫卷翘,因醉酒,往日澄澈的一双眸子变得愈发水灵。

  此时,周漾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点到家。

  被这小姑娘盯着的眼神,属实不好受。

w树林儿

小番外奉上【玛卡巴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