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十八章:直接上,按着强吻(1)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1200 2020-04-16 23:55:43

  闻言,众人愣了一下,沈浅眠也微怔,面色一阵发白。

  “妈,这不合适。这……”周行远出声劝道。

  毕竟沈浅眠是他的妻子,于情于理,周行远都该出声拦着。

  “有什么不合适。”陶宴慈的右手扶着拐杖,在地上重重杵了一下。

  周行远又道:“妈,这现成的有下人。”

  陶宴慈皱了皱眉,面色不太好。

  众人噤声。

  周家人皆知,周家老太太面色和善,年轻时也是个不好惹的主。

  周漾倚在椅子上,低垂着眼,一副莫不关己的样子。

  沈浅眠的脸色不太好,她微微皱眉起身,声音含着歉意:“老太太教训的是,我这个做伯母的是该给阿漾盛饭。”

  她正欲去,周漾却突然站起身,神色微冷,眉眼间皆是不耐。

  “麻烦。”他低声斥了一句,抬了眼皮扫了沈氏一眼。

  沈浅眠怔了一下,声音有些无措,手心里皆是汗,她正想开口说话。

  周漾就径直上了楼,撂下一句话:“你们吃,我去楼上。”

  陶宴慈坐在主座上,面色如常,显然对周漾格外纵容。

  周行远看着一旁傻站着的沈浅眠,皱紧眉:“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吃饭。”

  -

  楼上。

  墙壁四面刷成黑色,窗子敞开,星光大亮,暗色的帘子隐了半面窗,遮下一地洒落的星光。

  星子环绕,温柔如水。

  周漾刚洗完澡,头发仍是半干,几缕湿发帖在额上,遮下了眉毛,黑瞳若隐若现。

  白色的浴袍微敞,水滴顺着喉结往下,直至锁骨。

  再往下——

  流进浴袍里面。

  敲门声响起,周漾理了理浴袍,唇色淡粉,他眯了眯眼:“进。”

  “阿漾?还没睡?”周炎憬推开房门,声音轻缓,问了一句。

  “还没。”周漾擦着头发,掀了掀眼皮,道:“什么事?”

  周炎憬推着轮椅,慢慢进入房间:“阿漾。”

  他道:“奶奶今日也算给沈氏一个教训,她们之间的事,你不用管,也别往心里去。”

  周漾生母逝去,周季北不忍再娶。家里当家的主母数了周老太太,便是沈浅眠。

  周漾昨日病了一场,沈浅眠作为伯母,竟一点动作都没有。

  周老太太自然偏袒她的亲孙儿,定是要给她个教训,让她在众人面前拂了颜面,重振周漾在周家的地位。

  周漾懒懒的抬了眼,淡淡嗯了一声。

  周炎憬看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叹了口气:“奶奶也是怕日后,一些人爬到你头上。”

  周漾笑了一笑,声音淡淡:“他们还没那个本事。”

  他走到窗前,将暗色的窗帘拉起。

  屋子里暗了下来。

  周漾朝门口的人道:“我睡了。”

  周炎憬自然知道,周漾在下逐客令。

  也不好说什么,转了轮椅方向,道:“那你休息,我就回去了。”

  周漾回到床上坐着,嗯了一声。

  房间里完全暗了下来,周炎憬临走时带上了房门,从门外传来的唯一一点光亮也被陨没。

  周漾打开手机,想到今天宋瓷的事情,心里烦躁的不行。

  他至今仍记得,宋瓷眼圈红着,眼里蒙了一层水雾。

  小心翼翼的问自己是不是知道什么。

  想到这里,心情又添了几分躁。

  艹!!!

  他索性点开一个名叫“社会主义好青年”的微信群聊。

  编辑了一段信息。

  周漾:“我有个朋友,他不小心骗了一个女生,女生好像生气了,他该怎么办?”

  他一口气把这一段都发到“社会主义好青年”的群聊里。

  又将手机放在桌子上,从床上坐起来,拿杯子去接了一杯水。

  手机的消息提示音接连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