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十七章:伪造车祸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2086 2020-04-15 15:58:44

  “另外,仁华医院产业,如果容晟打交道,院长您干。”

  容音冰冷,神透浓浓警告意味。

  “大少未交集。”刘云德佛额一虚汗,勉强笑道:“大少人,怎招惹。”

  容大少容晟性情易躁,手段残忍,听闻,罪容大少,让整京城混。

  因此,圈子里句传言,宁惹十次容,论一口容晟。

  实际,位,别人谁招惹。

  “办法微博照片删。”容办公桌靠近,右手桌面:“买水军,控制舆论方,别往李鑫身引。”

  微博仅爆拾荒老人庭背景:孤身一人,小儿子管,大儿子又早逝,仅留一遗子,久因病而逝。

  目止,并未牵扯宋瓷。

  若评论一直围绕拾荒老人逝孙子身,久,李鑫死因被曝光,影响宋瓷。

  容总觉,件被人操控一。人背一盘棋,所人棋子,所棋子强烈计划性。

  窗子半敞,光穿,印办公桌一株富贵竹,嫩绿竹叶盈几颗水珠,簇新芽儿钻,越越赏心悦目。

  刘云德顾话,并未留意办公桌。

  一秒,一小巧黑色东西被稳稳当当安办公桌。

  -

  待容门,刘云德便似虚脱一般坐椅子,重重吐一口气。

  低骂一句脏话,又口袋里掏手机,播电话。

  另一,容紧慢走休息室,柜子里拿耳机。

  刚带,就听刘云德一句脏话,禁皱皱眉。

  刚刚办公桌安窃听器,,果真用。

  紧接,听方话:

  “大少,容怀疑。”

  容关柜子手一顿,目光沉一番,整一耳耳机。

  方又道:“一步怎办?需宋瓷爆吗?”

  容听刘云德音,听见容晟。

  眉紧锁,指关节握白,又硬皮往听:“等就爆算。”

  容晟似乎又。

  刘云德又道:“伪造车祸?大少,危险啊。”

  车祸?

  容目光阴冷几分,底似蕴一层寒冰,静谧幽深。

  -

  宋瓷刚片场,站路打辆租车,心情并太。

  情,立场,由怪周漾骗自己。

  毕竟,人帮自己次。

  再一细:

  周漾第一面公交车,少气质清冷,一伞。

  第二面医院,周漾目睹窘迫,引走一路记者。

  第面片场,周漾并拆穿谎话,反而配合,将徐南方除。

  种种而言,周漾帮自己。

  租车匀速行驶,宋瓷心绪如麻,意间扫一车窗外。

  一旁一辆越野车行驶极快,一闪而,宋瓷隐隐,辆车车牌号被挡住,刻意而。

  暗,真车敢往路。

  电话铃突响——

  宋瓷刚刚接,就听方急切音。

  “宋瓷,哪?”

  宋瓷微微一愣,懵口:“租车,医院呢。”

  方无言,一串迫切楼梯脚步。

  宋瓷道:“怎?容医生?”

  “宋瓷,赶紧车,快车!”

  宋瓷禁环视一圈车内,并异,乖巧答:“。”

  “师傅,麻烦路停一——”

  话音未落,刚刚一闪而辆越野车就冲,速度极快,似离弦箭。

  道路汽笛停,喧闹杂乱。

  租车司机调转方。

  迟——

  一巨响,紧接车窗玻璃破裂音,汽笛尖利。

  闹一片。

  “宋瓷!”容线颤抖,唤一。

  方无应答。

  “宋瓷——”容低咒骂一句,往日清润早抛九霄云外。

  救护车音响,一阵一阵,撕破白昼,听人心揪。

  -

  临傍晚,周漾空,顺路一趟老宅。

  刚入门,就听人叫。

  “阿漾?”

  周漾欲楼步子顿一,心里腾一阵烦躁,并未转身。

  “周漾,奶奶叫。”周季北望大争气儿子,眉间自觉拢。

  周京城名门,人口旺,周老太太名副其实亲孙子就。

  一周炎憬,自幼病,小便药罐子里泡大,五行缺火,名字里就带炎。

  生母生难产,级轻轻就逝。周老大周行远又娶母,便沈浅眠。

  周老太太怜悯,便将一直留身带。

  另一亲孙子,便周漾。

  各种旁系表亲卖乖,唯独周漾,道。纪轻轻跑娱乐圈做导演。

  仍记当周季北。

  “习商,周交管,跑做导演?”

  “乐意。”周漫心答。

  气周季北当场法伺,被一众人歹劝。

  周季北见所,又斥一句:“听?”

  “听。”周漾懒洋洋应一,慢悠悠转身,拉一椅子坐餐桌。

  “阿漾吃饭?”陶宴慈一银白,慈眉善目,坐座,近八十,身子骨依旧健朗。

  周漾眸子低垂,道:“。”

  “阿漾盛饭。”陶宴慈微微皱眉,兀一句。

  一旁人欲。

  “慢。”陶宴慈音平缓,却怒自威气势,视线移一旁沈浅眠身。

  笑,面色依旧善,道:“浅眠,吧。”

  闻言,众人愣一,沈浅眠微怔,面色一阵白。

  

w树林儿

树林:骚话【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