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十四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1895 2020-04-12 23:56:31

  将近黎明,橙黄暖了整个天边,天气转凉,微微凉风轻抚,枝木枝叶缠绕,晃下一片不小的阴影。

  宋钢琴一早就在宋瓷窗边哼唧,爪子扒上她的床边。

  “你做什么?”宋瓷一睁眼,印入眼帘的便是他那碗一样大的脸,深褐瞳孔。

  “嗯嗯~”宋钢琴又用爪子扒了一下。

  宋瓷坐起身,半敞的窗帘,窗子留了不少缝隙,晨光刺了进来。

  她微微眯了眼,揉了一把宋钢琴的脑袋。

  她问:“饿了?”

  宋钢琴难得乖巧的点点头。

  宋瓷无奈,只得下床去给他拌狗粮。

  -

  客厅里无人,徐南方睡的很熟,薄毯里露出少女半张明媚小脸,睫毛很长,眼底一片阴影。

  宋钢琴在客厅里玩球。

  声音太大,估计是吵到了她。

  徐南方从沙发里抬起头,朦胧着一双眼,她咬咬牙:“宋钢琴!!!”

  给劳资死!

  “醒了?”宋瓷刚巧从厨房里出来,端了两杯热过的牛奶。

  “宋瓷,”徐南方从沙发上坐起来,她刚醒,声音有些干涩:“早上好。”

  “吃饭。”宋瓷淡淡扫了她一眼。

  “好的。”

  语罢,徐南方又愣愣的坐在沙发上,睡意未消,懵了好久,才慢吞吞的穿鞋去洗漱。

  -

  洗手间的水声停了。

  徐南方从洗手间里探出小脑袋,扎了个清清爽爽的丸子头。

  她拉开一把椅子坐下,揉了揉眼,迷迷糊糊道:“我好像记得昨天阿姨来了。”

  宋瓷慢条斯理的喝着牛奶,小口小口的抿着。

  面色没什么波澜:“来了。”

  “不会又要劝你再去走钢琴那条路吧?”徐南方瘪瘪嘴:“这都多久了。”

  宋瓷喝着牛奶,不说话。

  徐南方叹了一口气:“阿姨这该死的倔强啊!”

  “她九月中旬在巴黎有一场演奏会,你要去吗?”宋瓷的声音不冷不淡的响起,几分漫不经心。

  徐南方瞪大眼,嘴里吃着东西,声音不太清楚:“巴黎?”

  宋瓷点点头:“对。”

  “去啊!”徐南方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怎么不去?我家女神在巴黎呢!”

  徐南方有个偶像,在她心里只比巴卫的地位低上那么一点点。

  天天女神长女神短的,活脱脱一个标准迷妹形象。

  “我看看我家女神有没有发微博,”徐南方睫毛轻眨,信誓旦旦道:“我觉得她应该还在巴黎。”

  “卧槽?”徐南方刚打开微博,就忍不住爆了粗口。

  “怎么了?”宋瓷抬头看了她一眼,道:“你女神没在巴黎?”

  “不是。”徐南方摇摇头,将手机的界面递到宋瓷眼前,“你看!”

  “这是个是那个李鑫的奶奶啊?”

  宋瓷不经意瞥了一眼,指尖微微颤抖,愣了半响。

  热搜第三上赫然的挂着:

  拾荒老人的背后。

  照片上的老妇背坨着,一身衣服破旧,但还算体面。手脚麻利的在包馄饨。

  脸上有深深的瘢痕,眼部皱纹细密,布满眼角,眼珠浑浊无光,失了神一般。

  她撑了一柄大伞,遮下了漫天暴雨,给小摊留了一份避雨之地。

  “宋瓷?”徐南方伸手在她眼前摆了摆,出声问道:“怎么了?”

  窗外暖阳依旧,宋瓷只觉得浑身都在颤着,冷意蔓延至脊背。

  “南方,我出去一趟。”宋瓷慌忙换鞋。

  剩下的半杯牛奶就放在桌子上。

  徐南方看着她离开,语气有些哀怨:“又走了!”

  “汪!”宋钢琴叫了一声。

  徐南方低头瞥他一眼,斥道:“汪什么汪,吃你的狗粮去!”

  -

  小巷子的路平缓,道路有些窄,两边都是高墙,得不了光,路面仍有些潮湿。

  路两旁的墙上画着几幅油画,在空荡的的巷子里,别添了几分乐趣。

  越往里走,随风破碎的风铃声愈加清晰,声声入耳。

  傅幼安一身长裙,蹲在商店门口,一旁有几只猫,都是小小一团,还都是花色的。

  店门前的风铃摇晃,发出清脆的声响。她

  “你好。”宋瓷冲她点了点头,才问道:“请问昨晚在这附近卖馄饨的老婆婆你看见了吗?”

  “卖馄饨?”傅幼安歪头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

  她笑道:“那婆婆是最近才过来卖的,刚刚好像被电视台的人带走了。”

  宋瓷的心跳漏了半拍。

  糟了,来晚了——

  几声奶猫叫声继而响起,宋瓷抿了抿唇,声音有些涩:“谢谢。”

  傅幼安冲她一笑,一双眼睛漂亮的紧:“不客气。”

  宋瓷出了店门,才缓缓回想起昨天的事情。

  意识到,周漾的不对劲儿。

  明明是说去要吃馄饨,为什么临时反悔?

  仔细想想,他看着,也的确不像那种意气用事的人。

  她心思杂乱,索性到冲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宋瓷钻进车里,唤了一声,将一张钞票递了过去,报了个地名。

  是周漾所在的片场。

  出租车扬长而去,卷起一地尘灰。

  -

  周漾刚进了片场,他一夜没睡好,还未坐下休息。

  小助理就跑过来,声音瑟瑟的道:“周导,有人找。”

  “谁?”周漾声音有些不耐,懒散的坐在椅子上,他右手有伤,只得左手拿着剧本,别扭的很。

  小助理声音细微,怕紧了周漾:“来了。”

  周漾从剧本中抬头,望了来人一眼。

  小姑娘穿着白衬衫,马尾辫,衬得眉眼干净,皮肤似能掐住水来。

  “宋瓷?”周漾挑了挑眉,笑意沁入眼底。

  他站起身,声音清冽:“找我什么事?”

  光影摇曳,泻了一地金辉。

  宋瓷神色寡淡,褐色的眸极浅,她看着周漾良久。

  周漾有些愣:“怎么了?”

  “周漾?”小姑娘皱了皱眉,声音淡淡。

  她道:“你昨天,怎么回事?”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w树林儿

宋瓷: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周漾:【慌得一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