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十二章:一把换一把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2187 2020-04-10 20:15:24

  冷声:“宋瓷,换方吧。”

  宋瓷抬,问:“什?”

  周漾紧抿唇。

  害怕,宋瓷李鑫奶奶,心里内疚。

  “吃,”宋瓷打伞往回走,“就回吧。”

  早该知道,周漾身金贵人,怎路边小摊吃饭。

  雨势渐渐变小,风铃声消失见。

  周漾跟身。

  面女孩,灰色卫衣,牛仔裤,白色高帮板鞋,鞋带些长,隐隐挨。

  穿生一。

  但周漾知道,宋瓷医生。

  ,步子突一顿,快巷子口。

  “宋瓷?”

  宋瓷回,,长袖遮住半手,露手指葱白,握黑伞。

  “等等。”

  周漾话音刚落,就往回走,步子迈大,快,清隽背影就变模糊。

  手机铃声响,宋瓷口袋里掏手机。

  电人——白女士

  宋瓷敛眸,神色淡,挂断电话。

  再打,再挂。

  对方连打三电话,手机终于安静。

  宋瓷靠墙边,望周漾离开方,神。

  几分钟,周漾才回,黑色衬衫微湿,显锁骨,雨水滴,喉结滚滚。

  “哪?”宋瓷问。

  周漾走跟,笑笑:“什?回吗?”

  宋瓷被突如其问题整懵。

  ,原,传闻一。

  性子随意任性,事事顺意。就,吃饭吃饭,吃吃,靠心情。

  “嗯。”宋瓷话,模模糊糊答应。

  -

  周漾先送回。

  偌大别墅,平宋瓷一人住,徐南方偶才住几。

  哦,一条胖狗。

  宋瓷跨节台阶,刚开门,猛刚刚自己门十几辆车一群黑衣人。

  汽笛声尖利,笑诡异。

  黑衣人,将批人联系一,或许知道什。

  宋瓷回问:“周漾,刚刚群人什追?”

  周漾站台阶,视线与相平,望进眸里:“哪群?”

  “群黑衣人。”

  周漾摇摇:“知道。”

  宋瓷噤声,长睫眨眨,将卫衣帽子带。

  呢,总一群黑衣人楼巡视,找人。而几分钟,又开车扬长而。

  而,知道群人谁。

  刚刚次,算月第三次。

  “回吧。”周漾朝:“太晚。”

  宋瓷将黑伞合,小心翼翼整理,递身。

  周漾挑半边眉,笑意染满眼底,。

  宋瓷淡声道:“伞。”

  接,将手里粉伞转圈。

  雨滴飞溅,犹如雨娇艳花。

  周漾笑笑:“一换一。”

  宋瓷伞收回,临近门,又道一句。

  “晚安。”

  周漾回路,心情一直愉快。

  “晚安。”

  宋瓷话一直萦绕耳边。

  知道宋瓷一负责医生,哪怕种意外,宋瓷错。

  将身所钱掏给老人。

  吃饭?

  钱,吃空气哟!

  -

  宋瓷进门。

  屋里灯熄灭,徐南方沙发熟睡,身盖条薄毛毯,呼吸声均匀。

  宋瓷轻轻走桌,拿玻璃杯,倒一杯水。

  喝,视线就偏一旁。

  手里玻璃杯稳,尾音些颤:“妈?”

  楼梯口,白祝一身长袖复古长裙,收紧腰,长发挽脑。

  “宋瓷,谈谈?”白祝揉揉眉心,声音略倦。

  宋瓷放手里玻璃杯:“。”

  -

  顶楼房间里,光线略暗。

  架钢琴摆最角落。

  窗子开,外雨停,隐隐几繁星印,淡淡微光潋滟。

  “听手术失败。”白祝声线平静,坐一旁椅子。

  宋瓷微微皱眉,尽量使自己语气平淡。

  轻笑:“事儿传外?”

  “宋瓷。”白祝,笑笑:“哪件事知道?”

  “让爸爸困住自己思。”

  宋瓷话,眼眶微红。

  白祝又道:“别什早就放弃钢琴,宋钢琴算什?”

  窗外枝叶暗影略微晃动,荡漾星光。

  宋瓷记——

  宋与白车祸第三,雨。

  比今猛烈,风扬。

  路边树苗腰肢快断。

  宋瓷十八岁,路口见。

  烟灰色一团,小小,似生气一般。

  躺宋与白事故发生方。

  三,方一片鲜血,雨停,却怎冲洗掉。

  三,小团子躺方,血迹早已见,变成几小水洼。

  领养宋钢琴晚,宋瓷梦见宋与白。

  一身白大衣,戴银框眼镜,斯斯文文。

  右手鲜血淋漓,左手拎一小狗崽。

  宋与白之仁华鼎鼎名医生,右手却突问题。

  此,一代名医此陨落,仁华再无人提宋与白。

  而宋与白,再拿手术刀。

  梦里。

  :“宋瓷,手术刀钢琴选哪一?”

  宋瓷声音颤抖,哭声。

  又:“宋瓷,帮帮爸爸?爸爸信仰啊。”

  ,钢琴信仰啊。

  小狗叫,呜咽。

  宋瓷红眼,声音又颤又哑:“当医生,替,狗给。”

  此,宋瓷养狗,叫宋钢琴。

  接手术刀,女承父业。

  耳边,声音响。

  “宋瓷,再回就真及。”白祝秀眉紧皱,音量提高几分。

  宋瓷怔一,思绪又飘回。

  背对窗子,恰倚面。

  视线落角落里钢琴,另一旁,各种各荣誉证书。

  “场演奏什候?”

  “九月旬,巴黎。”白祝眼底情绪终于一丝波动。

  道:“吗?”

  沉默良久,宋瓷终于点点,嗓音带一点哑:“。”

  -

  池响一身西装,手里抱一乳白小奶猫,将小奶猫放车子副驾驶。

  十二点已,池响手机才开机。

  二十几电话,全周管打,必又周漾什事。

  刚回,就电话打进。

  电人——池妍。

  “什事?”池响向池妍废话,事就,性子直。

  低手表,十二点刚一分。

  又笑:“掐点回电话?”

  “?大半夜睡,就蹲座大佛。”池妍笑讽:“赶紧滚回。”

  “喵~”

  小奶猫缩真皮座椅一角,叫声又软又甜。

  池响视线向身移,小伙缩成一团,似乎冷,瑟瑟直发抖。

  池妍听见猫叫,刚问,一秒,电话就被挂断。

  池妍:“????”

  亲姐如猫系列?

w树林儿

树林:还一把换一把,你一男的打一粉伞合适吗?【呕】   周漾:不要羡慕嫉妒恨好么【洋洋得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