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十章:要姐姐上药(2)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1219 2020-04-08 23:58:32

  “怎么还有伤呢?”那小女警道。

  宋瓷闻言,也向周漾身上看去。

  黑色衬衣下,惨白的右手,有血水顺着袖口流下。因为雨水的缘故,颜色被冲洗的很淡。

  “要处理一下吗?”女警拐进里屋,提来一个药箱。

  周漾摇摇头,道了谢:“不用。”

  血水混着雨水滴下。

  宋瓷皱了皱眉:“你确定不处理一下?”

  周漾抬头看了一眼她,语气淡淡:“你要来上药吗?”

  “嗯?”宋瓷不理解,她上和别人上,有什么区别吗?

  “你来上吗?”周漾见她不答话,眉头微微一皱,又说:“我和她们不熟”

  某.女警.陌生人:“……”

  宋瓷记得,她和周漾仅有一面之缘。

  这算熟?

  但是周漾好像对自己格外信任。

  宋瓷无奈,伸手从女警那里接过药箱,淡声道:“我来吧。”

  周漾敛眸,没有拒绝。

  宋瓷把他的衬衫袖子往上拉,露出大半个胳膊。

  小臂上被匕首划了一道,狰狞的伤疤,从小臂蔓延至手肘,伤口被雨水浸过,边缘已经发皱发白。

  宋瓷看着他手上的伤,拧了眉:“你怎么不说?”

  “小伤。”周漾漫不经心的答,单手从兜里掏出烟盒,捏了一支。

  每到下雨天,他的心情就莫名烦躁,会犯病,也会犯烟瘾。

  “周漾。”宋瓷看着他指尖的烟,提醒道:“在警察局,还是别吸了。”

  周漾手上的动作一顿,嗯了一声。细细把玩着手里的烟,没了吸的想法。

  宋瓷给他擦药的力度很轻,怕他疼,趁机又和他聊天。

  她问:“周漾,你多大了?”

  “二十。”周漾看向她,弯了弯唇角:“虚岁二十一。”

  宋瓷眉眼柔和,音色温润:“那我比你大四岁,你该唤我一声姐姐。”

  宋瓷用棉签沾了酒精给他的伤口消毒,酒精的刺激让伤口有些发麻胀疼。

  疼,很疼。

  他左手抬了抬帽檐,挑眉笑:“那行,姐姐,轻点。”

  宋瓷手上的动作一顿,长睫微颤。

  她没想到周漾会开口叫姐姐。

  “姐姐?”周漾靠近她,仔细看她的侧脸。

  睫毛卷翘,眼眸浅褐。

  “吃过饭没?”江厌从外头进来,手里拎着个打包盒饭

  “没呢。”那小女警抬了抬头,笑道,“怎么?您请?”

  那小女警叫林果,刚刚大学毕业,来到警局当实习生。

  江厌将打包的饭放在她面前:“少跟我皮!馄饨吃不吃?”

  “谁买的?”林果迫不及待的将饭盒打开,馄饨的香味在房间内弥漫开来。

  江厌漫不经心答:“刚刚见外面有卖的,就买了,你们几个人手一份。”

  “……”

  宋瓷帮他清理好伤口,抬眸问他:“周漾,你饿不饿?”

  周漾从家里出来,一口饭都没吃。

  他点点头。

  宋瓷:“去吃饭?”

  她谢绝了江厌的饭,终归是陌生人,不太合适。

  -

  警局门开着,冷风灌进来。卷起细密的雨丝直往身上溅。

  周漾撑开手里的小粉伞,和宋瓷一起步入雨中。

  他步伐缓慢,比平时要慢很多。

  恰巧与宋瓷并行。

  夜里很寂静,偶有车辆奔驰而过的声音。

  “宋瓷?”周漾唤了她一声。声音很轻,带着气音,微微有点哑。

  宋瓷仰头看他。

  “你这么晚了,怎么还出来?”

  宋瓷踩着脚下的水花,回答的心不在焉,嗓音软软的。

  她说:“要去找人。”

  “找谁?”周漾又道:“大晚上的去哪找?”

  他的步子停了下来,一柄粉伞在手里握着,他身量高,一身黑衣,总感觉不大搭配。

  雨还在下,似乎还有愈来愈猛的气势。

  周漾听见,小姑娘的声音淡淡,面色如常。

  她说:“去公交车站找啊。”

  

w树林儿

周漾:和别人不熟是真的,想让你上药也是真的,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