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九章:要姐姐上药(1)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2184 2020-04-07 19:54:42

  夜深——

  低调典雅的迈巴赫稳稳当当的停在周家老宅外,经过水洼,溅起涟漪。

  后座下来个女人。

  穿着女士西装,里面的内衬略短,露出一截软腰。修长的天鹅颈,锁骨乍现。

  栗色的头发半长,略显慵懒的垂在肩上。画了点淡妆,耳上的耳饰引人注目。

  她一进门,就问道:“周漾呢?”

  周家的人今儿一早都陪周老太太去寺庙拜佛。至今还未回来。

  只剩沈浅眠一人在客厅里修剪草木枝叶,刚巧听到她的话。

  她擦了擦手,站起身要上前迎:“妍妍怎么来了?”

  她年过四十,仍然保养的很好,皮肤水嫩,说起话来很文静,端庄优雅。

  池妍瞥了她一眼,冷讽了一句:“沈伯母还真是好心情。”

  沈浅眠不知其意:“妍妍?”

  “池医生?”清冷温润的男声响起。

  周炎憬坐在轮椅上,唤了一声。略微感到寒意,喊来下人拿了条羊毛褥子给他盖腿。

  看到来人,池妍周身的嚣张气焰才灭了些。

  周炎憬脸色苍白,手握拳轻抵唇边,咳了几声,他腿脚不便,不甚喜那些佛法。

  周老太太也没强迫他,领了两个儿子去了。

  他道:“池医生来得有些晚了。”

  窗外夜色深浓,雷声续续。偶有闪电打过,亮了整个屋子。

  “少爷,池总的手机关机了,我们联系不上他。”管家过意不去,出声解释。

  池响有个习惯,每个月的二十五号都会手机关机,找不见人。

  前两年,池妍时而不时的嘲讽他两句,笑他像个山顶洞人。

  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任他去了。

  管家又道:“池小姐的医院——”

  池妍挑了挑眉,有些不耐的打断他的话。

  她笑:“来的晚?您要是在我这挂号排队,估计要等到下个月。”

  言外之意格外明显,池妍觉得她这样做,还是给了周家一个面子。

  “人呢?”她又问。

  周炎憬被她无故噎了一句,脸色也不太好:“阿漾在楼上。”

  池妍径直上了二楼,临走前又看了沈浅眠一眼。

  声音不冷不淡:“周家小少爷生病了,您身为伯母,还有闲心玩弄你的那些花花草草。”

  周漾生母早逝,周季北念旧,不忍再娶。沈浅眠作为周家的唯一管事儿的,这么做属实过了些。

  二楼的屋里终于亮堂起来,灯开着,窗帘大敞。

  外头下着大雨,雨声如雷。

  房间内空无一人。

  池妍有些恼:“连个人都看不好吗?”

  外头有汽笛声响起,车灯闪着。

  周季北刚刚从寺庙回来,裤脚上沾了零星泥点,也上了楼,环视一圈房间。

  他沉着脸色,声音压的很低,隐着怒气:“还不派人去找。”

  -

  深夜,雨下得急促,阴云遮掩了淡淡的星光,余下大片大片的昏暗。

  两把伞落在地上,泥迹斑斑。

  宋瓷被人一把拉进胡同里,踉跄了一下,猝不及防的撞进男人怀里。

  一股淡淡的清香弥漫开来,夹杂着一丝烟味。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脖颈处,有些痒。

  宋瓷想挣开那人的手。

  “别动。”左耳,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像含了一块冰片:“再等等。”

  不远处,黑衣人仍然未走,在原地徘徊着,似乎是在找人。

  雨势渐渐大了,点点水花溅上鞋边。她贴近他的心口,能听见他急促有力的心跳声。

  时间仿佛静止,雨声不停。

  终于,宋瓷侧过身子,看着那群黑衣人出了巷子口:“人走了。”

  周漾依旧没放开她,靠在她的肩上,只是淡淡嗯了一声,声音透着浓浓的倦意。

  他身上很烫,在发烧。

  “周漾,”宋瓷抬起头看他。

  少年带着黑色棒球帽,一身黑衣。站在阴影处,身上淋了雨,唇色惨白。

  这是宋瓷第一次喊他名字,周漾微微怔了一下,松开扣着她肩膀的手。

  宋瓷弯腰捡起地上的伞。

  盯着手里的伞看了两秒,果断的把粉色的伞递到他手里。

  黑色的是别人的伞,那个少年的。

  周漾愣了,轻启唇:“为什么给这把?”

  宋瓷解释道:“这把也能避雨。”

  周漾视线落在她手里,另一半伞好像是他的伞。

  他弯唇一笑,接过她手里的粉色伞,长指握住伞柄。

  宋瓷盯着他的手,失了神。

  想起上次公交车的少年,也是一双这样好看的手。五指修长,修剪的干干净净。

  她拢回思绪,想起刚刚有黑衣人追他,淡声问:“你得罪人了?”

  周漾抬起头,藏在帽檐下的那双漆黑瞳孔对上她的眸子。

  干净清澈,一望见底。

  他的目光过于炽热,眸子深黑,眼底有着很淡的乌青。

  良久,他才哑着嗓子:“没有。”

  雨丝滴在伞上,结成一股股流下。

  他白皙的颈上滴上不少雨水,顺着着喉结的滚动,流进衬衫领口。

  “为什么不报警?”宋瓷问。

  周漾没答话,只是歪着头看她。

  宋瓷见他不语,叹了口气,想转头走。

  “宋瓷,先别走。”周漾倚在墙上,语气懒散的像只猫:“能陪我去报个警吗?”

  夜里刮了凉风,吹鼓了他的黑色衬衫,身上被淋得半湿,凉意顺着脊背蔓延,渗透了毛孔。

  周漾见她停下步子,站在原地不动,也不急。

  只是直直的望着她,又唤了一声:“宋瓷?”

  他和那日在片场不同,少了冷淡,多了几分温意。

  像被雨淋湿的小猫,模样可怜的不行。

  宋瓷唇线绷紧,眉头微皱,终于下定了决心:“嗯。”

  夜空净朗,耳边的雨声错落有致,抹平了夜里的一抹燥热。

  -

  警局

  “还记得那几个人长什么样子吗?”

  周漾倚在椅子上,闭了眼,思索了几秒,脱口而出:“一行十一个人,个子大概在一米七五到一米八二,口音不是本地人,大概在三十岁左右。”

  “还有吗?”警察停下记笔录的手,抬头问道。

  周漾:“天太黑,没看清。”

  宋瓷:“还有。”

  警察看向宋瓷,微微昂了头,示意她继续。

  “为首的男子左腿有一点跛。”

  她是医生,有些细节周漾可能没注意,但她可以看出。

  那警察笑了笑:“眼还挺尖。”

  “行,你们先回去吧,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你们。”江厌合了笔,将笔录递给一旁的人。

  “江队。”一名女警进来,笑道:“门口有人找。”

  “谁?”江厌站起身,一把拿起搭在椅子上的外套。剑眉星目,五官硬朗,透着一股严肃,下颚线轮廓分明。

  女警笑:“指不定是什么时候欠下的桃花债。”

  江厌扫了她一眼:“工作少闲的了?”

  “不少不少。”女警一边应着他的话,视线落在了周漾身上。

  少年黑衣黑帽,气质清冷,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怎么还有伤呢?”女警道。

  

w树林儿

树林:装惨卖乖,周小少爷真是打的一手好扑克。   周漾:过奖   宋瓷:好不要脸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