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八章:池响的念念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2261 2020-04-06 19:42:25

  霎,窗外车辆急速刹车响,一辆接一辆,裹绵绵雨,刺耳又尖利。

  窗窗帘拉紧。

  宋瓷站身,一双秀眉紧促,心里腾祥预感。

  徐南方泪朦胧,:“谁?”

  窗外,刺耳尖利鸣笛又响,雷轰隆。闪电隔窗帘,仍。

  徐南方摇摇晃晃,走窗。

  宋瓷心弦绷紧,喝住:“别。”

  微微挑窗帘一角,猫一旁,雨打湿窗户,模糊清。仍窗外人。

  十几辆黑色车子,停杂七杂八。

  一群黑衣人车。

  “宋瓷。”徐南方盯窗外傻笑:“帅哥哥吗?”

  宋瓷一怔,闻见淡淡酒香。,轻道:“徐南方,喝酒?”

  徐南方,木讷笑:“果子酒。”

  怪,今晚一直疯。

  徐南方步子又往移几分。

  宋瓷:“别。”

  话音未落,窗帘倏被拉。

  顿,外车灯刺,整客厅被照通明。

  “徐南方!”

  外面人二楼宋瓷,抬二楼,冲一笑,诡异极。

  宋瓷躲,人视线撞满怀。

  几分钟,车子再次响,鸣笛绝。

  雨越越大,风吹断厨房窗外绿萝枝蔓。

  翠绿依旧,丝丝相连。

  ,每月演几次,报警,无济。

  楼停车,又做任何行。

  外雨,晚一大。

  突公交车站,找少。

  清楚自己做,冲大智,或者,智做。

  宋瓷抓玄关处黑伞。

  音急切:“一趟。”

  -

  临近深夜,街小店陆续关门。

  街角,仍一小超市,屋里暖灯,透玻璃窗映淡淡柔黄。

  门挂一串紫色风铃,微风一荡,风铃碰撞,清脆响。

  “拿包烟。”

  男人略微沙哑音响,压嗓子干咳几。

  用手玻璃橱柜最角落一盒烟。

  女孩埋算账,闻应一句:“马。”

  末,视线落手指方。

  最角落,一包劣质烟。

  听身男,烟仅味道,入喉辛辣,伤肺费嗓。

  傅幼安,将烟玻璃柜台里拿,递:“烟烈。”

  刚抬,入手。

  皮肤算白皙,骨节分明,覆淡淡薄茧。

  池响将钱递,道谢。

  傅幼安注意,右手虎口处一道纹身。

  懂文字。

  感觉,英文,又。

  夜色深。

  池响几拆烟包装,火苗燃,烟。

  “喵~”

  角落里,细微猫叫响,一阵一阵,音奶行。

  “喵~”

  猫又叫一。

  身淋雨,乳白毛凝一团,一双琥珀般睛。鼻尖湿漉,淡粉色。

  池响听见猫,拿烟手一顿。

  “。”

  傅幼安放手里笔,柜台面走,一脸欣喜伸手抱。

  小奶猫躲,趁势爬手里,粉红肉掌手心里蹬蹬。

  “喵~”

  音软糯,甜腻腻挠人心痒痒。

  男人视线灼烈。

  傅幼安扭:“先生,需吗?”

  少女眸子干净清澈,肤色白,生秀气。

  池响话。

  店外风铃又响。

  风吹,碰撞一,清脆入耳。

  “猫,”池响语气一顿,缓缓口:“?”

  “。”傅幼安货架拿一袋猫粮。

  常商店里处廉价猫粮拿流浪猫吃。

  又:“流浪猫,人。”

  小奶猫闻见猫粮味,攀肩。寻味嗅。

  “猫,领养吗?”池响猫。

  小伙珠圆滚,巴巴盯猫粮。

  傅幼安将猫放柜台。

  犹豫儿,才道:“。”

  门口风铃又响。

  门外,女孩合黑伞,水滴滴外毯。

  跺跺脚,雨滴溅。

  灰色卫衣,牛仔裤,脚穿最新版板鞋。

  卫衣帽子戴,遮。

  裸露几缕刚垂精致锁骨处。

  傅幼安闻:“欢迎光临。”

  小奶猫软软叫一:“喵~”

  “伞吗?”宋瓷淡,手里黑伞,又补充道:“种?”

  打算公交站等少,伞。自己打新买伞。

  信运气,遇见。

  傅幼安指方,:“,最里面,直走就。”

  身男人吸烟。

  一身西装,领带打一丝苟,眉透几分凌厉。一双眸似墨,晕染一片。

  右手指尖夹烟,虎口一处纹身。

  宋瓷,法语。

  “先生,等就猫抱走。”傅幼安抽屉拿一条毛巾,小奶猫擦干身子。

  店里老旧钟滴答停,秒针转一圈又一圈。

  傅幼安又道:“养呢?”

  宋瓷最里面走。

  货架零零散散摆几伞,纯色系。

  蹲身子,手伸一柄黑伞。

  耳,男人话传,语气淡。

  :“女朋友喜欢猫。”

  宋瓷刚触碰黑伞手又缩,转而拿旁一柄。

  或许粉色,黑色更配。

  -

  傅幼安抿抿唇,底情绪暗淡,再言语。

  原女朋友啊。

  将柜台小伙抱,塞怀里。

  池响将烟换左手,右手伸手接,虎口纹身完整露。

  宋瓷身付钱,清楚,面写

  ——挚爱

  用法语。

  小奶猫死活怀里,软软嗓音叫一遍又一遍。

  傅幼安又将抱柜台,抚平身软毛:“喜欢烟味。”

  池响吭,指尖烟被掐灭。

  宋瓷手里拿粉色伞,站一旁。

  沉默良久——

  听见男人微哑嗓音,低低。

  池响:“戒。”

  宋瓷目送男人抱猫离背影,才伞递柜台女孩。

  柜台女孩子素净一张脸。远山眉,一双杏,双皮弧度浅。

  报数:“45.”

  宋瓷愣愣睛。

  一双睛,漂亮紧。

  眸子呈淡淡茶色,似凝一泉汪洋,睫毛卷翘。

  宋瓷付钱,忍住夸。

  :“睛,真。”

  傅幼安明显一愣,:“谢谢。”

  音小小软软,低红脸。

  宋瓷拿伞门,隐隐听见人喊。

  “幼安!帮忙。”

  ,女孩,名字听。

  -

  冷风卷一阵又一阵。漫漫雨朦胧,夜色缠绵。

  暖暖路灯笼罩,街道,少行人。

  宋瓷觉背冷飕飕。

  感觉,人跟。

  树叶被雨打哗啦响,巷子深处,偶尔传几犬吠。

  拐角处,又一群黑衣人。

  脚步一顿,躲,却猛被人拉巷子里。

  “啪嗒”

  伞掉落,溅斑斑泥渍。

  雨清脆,依旧绵绵绝耳。

  

w树林儿

他每年都会有一天手机关机,找不见人,因为那天是向念的生日。   他在手上纹了法语【挚爱】,因为向念觉得法语很浪漫。   他收养了一只猫,因为向念喜欢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