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七章:周漾生病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2241 2020-04-05 21:16:44

  “咚咚咚——”

  徐南方扭过头,欢喜道:“霍处安。”

  她蹦跳着去开门。

  外头果真是霍处安。

  一身白衬衫,清朗温润。一双眼睛细长,瞳孔浅淡。

  肤色很白,难掩一身书卷气息。

  霍处安揉了一把她的长发:“在停车,来晚了。”

  他声音清润的很,听起来干净清澈。

  宋钢琴胆子小,怕生的很,他没见过霍处安。

  宋瓷怕他闹,将他安抚在窝里。

  宋钢琴在窝里翻了个身,扔给宋瓷一个白眼。

  好家伙,过个生日还要在窝里受气。

  “宋医生。”霍处安微微颔首。

  霍家的人都重礼数,是出了名的。

  宋瓷站起身,淡淡点头。瞥见他手里拎着的菜。

  出声问道:“怎么还买了菜?”

  “南方说干儿子过生日——”

  徐南方打断他的话,朝宋瓷笑道:“给你找个免费厨子,手艺还不错。”

  “谢谢。”

  “南方,”霍处安走到她跟前,略微弯腰,捏了捏她的脸,嗓音温润,含了几分笑意:“听话,我去做饭。”

  “好的。”徐南方笑眯眯的点头,声音软糯,乖巧的不得了。

  窝在客厅里的沙发里看电视。

  霍处安临近厨房,又看了宋瓷一眼。

  视线停留极短,很快就收了回来。

  厨房里的水声响起。

  他衬衫领口解开,锁骨若隐若现,眉间情绪寡淡的很。

  袖口挽起,露出一截白皙手臂。

  手指骨节分明,修长干净。

  左手食指指骨有一处疤痕,时间很久了,淡淡的看不出太大痕迹。模模糊糊的似咬伤。

  “你有事和我说?”

  宋瓷倚在厨房门口,声音随着水声,淡淡响起。

  窗外,下起了小雨,雨声朦胧。

  霍处安愣了一下,将水龙头关了。

  水声停了,雨声仍然淅沥不停。

  他抽了一张纸,擦干了手,点点头。

  宋瓷微微皱眉,问:“关于南方?”

  “我想和南方求婚,”霍处安沉声道:“但我不知道她的意见,想请你帮我打探一下。”

  宋瓷没吭声,回头看了一眼客厅。

  电视开着,放的是一部日本动漫。

  说着叽里咕噜的日语,宋瓷只能听个大概。

  她敛下眸,道:“南方才二十岁。”

  霍处安道:“但我已经二十七了。”

  “二十岁,是她的事业期。”宋瓷抬脚进了厨房,顺手带上了门。

  她说:“南方喜欢巴卫。”

  “什么?”霍处安一双眉好看的皱起。

  雨下得紧,厨房窗外摆了几盆绿萝,生得旺盛。

  枝叶交缠,长出了花盆外。叶子上淋了雨,翠绿翠绿的。

  宋瓷又道:“这就是你们之间的差距。”

  她喜欢巴卫,而你连她喜欢的都没有去了解。

  徐南方是奈奈生,她需要一个属于她的巴卫。

  -

  清晨,雨滴砸着窗户,雾气腾上了窗,模糊一片。

  房间很暗。

  周漾很突然的发了高烧。

  烧得迷迷糊糊,身上出奇的烫。

  他做了个梦,梦到了七年前的车祸,鲜血一片,他很害怕。

  可是宋瓷没有伸出手带他走。

  他惊醒,扶着床边,艰难的想坐起身。

  嗓子干涩的不行。

  “阿漾?”男子的声音响起。

  耳边,敲门声渐渐有了节奏。

  “我听叔叔说你回来了,还没起吗?”

  门外,周炎憬清楚的听到。

  屋里,少年的嗓音沙哑,嘴里念着:“宋瓷。”

  周炎憬怔了一下,用手转了轮椅方向。

  “管家,上来开门。”

  他声音急切,第一次有了怒气。

  管家拿出备用钥匙,开了门。

  周炎憬推着轮椅进去。

  房里昏暗,对面是窗,暗色的窗帘留了条缝。

  亮光刺进来,在房间里形成明显的分割线。

  半阴半阳,似明似暗。

  房间里,少年蜷缩成一团。

  额前短发软软的塌在额上,细密的汗珠沁出。

  “阿漾。”周炎憬慌了神,请管家去喊了医生。

  他问:“药放在哪里?”

  周漾眼圈红着,手里紧紧捏着一张照片。

  边缘已经磨损的厉害,照片颜色也寡淡起来。

  他沉下眸子,声声唤着:“宋瓷。”

  声音又哑又倦。

  照片上,隐隐看出女子的面容,很漂亮,手里举着奖杯。

  周炎憬又问一遍:“阿漾,药放在哪?”

  周漾睁开眼,眸子漆黑一片。

  “出去。”

  他眉间尽是戾气,说话都带着一股狠劲儿,周身气场都冷了几分。

  周炎憬拧紧了眉:“周漾!”

  四周很静。

  周炎憬的轮椅停在光亮处,屋子暗,受不得光亮。他只觉得强烈的光刺进来,眼睛生疼。

  周漾躲在暗处,避着光。

  他又重复了一遍:“出去。”

  周炎憬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他退出房间,朝管家道:“去喊池总来一趟。”

  池响的龙凤胎姐姐池妍,是周漾的主治医生。

  “是。”

  “另外,”周炎憬叹了一口气,眉间拢起:“去把阿漾的药,配一份给我。”

  他要有一份备用药,以防这类事情再次发生。

  -

  临近傍晚,夜幕渐渐从远天开始绵延,交织着漫漫细雨,雨声清脆。

  客厅里

  桌前摆着一盒蛋糕,甜丝丝的味道在空气里蔓延。

  黑色的伞挂在玄关处。

  桌前摆着饭菜,八菜两汤。

  三人一狗,属实多了。

  再加上霍处安临时有事离开,就剩下宋瓷和徐南方。

  哦不,还有一条狗。

  一起大眼瞪小眼。

  “来,儿子!”徐南方给宋钢琴戴上了生日帽子,拍拍他的背:“听妈妈给你唱生日歌。”

  宋钢琴甩了甩头:这人谁,我不认识这傻子。

  “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她的声音一响,不光狗愣了,宋瓷也愣了。

  这人,唱得是日语生日歌……

  看来,她真的很喜欢巴卫。

  徐南方继续唱:“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素晴らしい1年を过ごしてください”

  宋钢琴:妈,这人谁?

  宋瓷垂下眸子:别问我,我也想问。

  “干儿子。”徐南方忍着哭声说:“一转眼你就这么大了。七岁了呜呜呜。”

  “想当初,你就这么大。”她边用手笔画边说:“就跟小老鼠一样,一捏死一个。”

  宋钢琴听见“一捏死一个。”,背上的毛都竖了起来。

  宋瓷听着她的话,喝着水,一不留神呛了一下。

  她抽了张纸,擦了擦嘴,淡淡道:“夸张了。”

  “哪夸张啦?”徐南方瞪了她一眼,继续说,眼圈红着,带了点哭腔:“我和你妈含辛茹苦把你养大,容易吗?”

  宋钢琴的目光看向了宋瓷:妈,我害怕。

  宋瓷:别看我,忍着。

  徐南方抽了张纸,擦了一把眼泪:“宋钢琴啊!”

  宋钢琴终于忍不住,嚎了一声“二百五。”

  宋瓷皱了眉:“宋钢琴!”

  徐南方泪眼汪汪的:“宋瓷,他说什么?”

  “没什么。”

  要是让徐南方知道,宋钢琴骂她二百五,估计又要嚎一场。

  徐南方拥住他:“宋钢琴,妈妈好爱你。”

  宋钢琴瑟瑟发抖的看着宋瓷的眼神,也扒在她身上。

  “呜呜呜。”我也好爱你

  霎时,车辆急速的刹车声响起,一辆接着一辆,裹着绵绵雨声,刺耳又尖利。

  

w树林儿

有喜欢巴卫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