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五章:你叫什么?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1624 2020-04-03 16:36:21

  八月份,天依旧燥热。凉风扫过。拂过淡淡温热,热气仍不减。

  “会弹钢琴吗?”周漾的声音淡淡响起,平添了几分凉。

  棒球帽下,那双漆黑的眸子,就这么直直闯进了她眼帘,藏着星星。

  他面前的摄影机回放着刚刚拍摄的画面。

  女演员在弹钢琴,表情,细节都处理的极其好。

  唯一不足,就是手生得不够漂亮。

  不似宋瓷的手,每一寸都生得恰到好处。

  宋瓷看着摄影机里的画面,恍惚了几秒,蹙眉:“不太会。”

  闻言,徐南方一直低着的头抬了起来,一双杏眼微瞪,看着她。

  不太会?

  她和宋瓷就是在钢琴比赛认识的。她记得,那个女孩站在台上,光芒万丈。

  徐南方知道,自己学琴只是为了一时兴趣,而宋瓷,是为了梦想。

  她清楚,钢琴在以前,是宋瓷的骄傲,是她的荣耀。

  而现在,是她此生不愿提及,不愿触碰的梦魇。

  太阳沿着枝茂的树叶缝隙,散了下来,斑斑驳驳一地。

  “南方啊,有你的戏份。”有人在喊她。

  徐南方犹豫不决的站在原地,一双柳叶眉紧皱。

  宋瓷低眸,看了她一眼:“你先忙。”

  徐南方担忧的看她一眼,才的扭头跟着群演小分队走了。

  “不太会?”周漾站起身,他和她

  身高相差很多。周漾微微弯腰,视线才与她平视。

  他语调上扬,添了几分漫不经心:“四舍五入就是会,试试看?”

  他在试探她。

  周漾记得,七年前的那个人,生了一双极好看的手,会弹钢琴。

  站在台上时,四周万籁寂静,只余下她的琴音。

  他只想知道,她是不是那个人。

  四目相对,撞进一眸月潭,深不见底。

  越陷越深——

  宋瓷及时偏过了头,移开视线。

  她五官精致,眉目里都透着素净淡雅的韵味,像是江南土生土长的人儿。骨子里都透着干净清澈。

  一皱眉,倒别添了几笔灵动。

  -

  拍戏的片场很大,设施很齐全。

  周漾领着几个工作人员上了二楼演奏厅,打算先拍宋瓷手替的戏份。

  二楼的演奏厅空旷,四面是窗,阳光挤进窗缝里,倾泻了一地。

  正中央摆了一架钢琴,向阳,光镀了上去,镶了一道金边。

  宋瓷刚刚步入大厅,入眼的便是那架钢琴。

  以前的记忆一下子涌了上来,闷得她心里难受。

  她停下步子,目光停顿了很久。

  良久,她抚摸着琴键,动作轻柔。眼圈有些红,轻声问:“弹什么?”

  周漾倚在钢琴边上,半边侧脸印了光,脸上阴影分明。

  他眯起眼,又恢复了往日的懒散模样:“你随意。”

  霎时——

  琴音随着碎了一地的阳光缓缓响起。

  周漾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模样慵懒的倚在位子上,跷着二郎腿,双手环抱在胸前。

  一双黑眸渐深,直直的盯着台上。

  纤纤玉指在琴键上跳跃,阵阵琴音入耳。

  似流水,荡起波澜,涟漪微微。

  她的琴音青涩,无意间又弹错了几个音。

  看着她略显慌乱的节奏,周漾皱了眉,目光不离她的手。

  手和那人一样,但琴声去丝毫不一样。

  窗外,探进来的枝蔓,绿叶摇曳。

  琴声戛然而止。

  宋瓷习惯性的偏头去看台下,周漾一身黑色T恤,棒球帽拿在手里。

  露出柔软的黑发,一双黑眸明亮,唇线绷紧。

  一瞬间,她愣了神。

  想起来那夜,雨下得极大。

  有人一身黑衣。声音清冽。递给她一把黑伞。

  只不过当时的少年一身戾气,冰冷的让人难以接近。

  而周漾,眸底澄澈,翩翩少年世无双。

  二者恰恰相反。

  周漾挑眉笑道:“错了两个音。”

  “我说过,不太会。”宋瓷闷着声音,眼底情绪不明。

  她不想让人知道她的过去。她只知道,她现在唯一的身份,是医生。

  拍摄仍在继续,摄影机随着宋瓷的动作而转动。

  周漾抬手,道:“停吧。”

  空旷的大厅仍余回音,工作人员渐渐走开。

  终于,周漾不死心,尽管琴音不像,但容貌和记忆里的也有几分重合。

  他生过一场大病,至今未愈,只记得记忆里的那人,容貌模糊,手很漂亮。

  还有,那人叫宋瓷。

  终了,他又开口问:“你叫什么?”

  “宋瓷。”

  周漾抬眸,眸色暗了几分,红了眼尾:“宋瓷?”

  宋瓷,这个名字他有幸在七年前听过。

  从此,铭记于心,念念不忘。

  -

  夜色渐浓,繁星璀璨。

  宋瓷刚推开门。

  一团黑色的身影就往自己身上扑了过来。

  “汪,嗷呜~”

  “下去。”宋瓷微微皱眉,扫了那团胖球球一眼。

  宋钢琴乖乖巧巧的把爪子放下。

  “嗷呜~”

  宋瓷在玄关处换了鞋,低眸看了他一眼,又给他拌了一盆狗粮。

  “宋钢琴。”宋瓷坐在沙发上,弯腰揉了一把他肥嘟嘟的身子:“少吃点,你又胖了。”

  “汪!”

  宋瓷瞥了他一眼。

  “嗷呜!二百五!”

  宋瓷:“……”

  “啪!”宋钢琴的小狗盆就在空中抛出一道弧线,完美的落进了垃圾桶里。

  宋瓷拍拍手站起身,整个动作下来,干脆利落。

  宋瓷对于宋钢琴,向来是能动手决不动口。

  宋钢琴:“……嗷呜!二百五!”

  宋瓷没理会他,径直上了顶楼,任他在客厅里乱嚎。

  顶楼的视野更为开阔。

  窗子开着,沁入的凉风瑟瑟。拂过窗台,发出落叶般沙沙的声音。

  入眼,是一片漆黑的夜,缀着明灭的星子,斑斑驳驳的影子落在窗上。

  天色深沉,月隐在纱里。

  房间的最角落,放着一架钢琴。

  琴声响起时,周围都静谧的可怕。

  可入耳的琴音却没有半分在演奏厅时的青涩。

  月光透过窗子,印着她的侧脸,可以看到,她眼圈红着。

  另一边

  柜台上摆着各种各样的获奖证书和奖杯。

  照片上,女孩一袭礼服,笑容浅淡,举着获奖比赛的奖杯。

  那是十八岁之前的宋瓷,一身光芒。

  站在顶峰俯视着众人。

  而她的荣耀和信仰,全都陨没在十八岁。

  

w树林儿

“何为心动?”   “公交车,黑伞,京城周少。”   “可否具体?”   “黑衣黑帽,君子无双。”   “可否再具体?”   “周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