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四章:会弹钢琴吗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2041 2020-04-02 00:30:22

  夜色渐深,冷风乍,荡几分寒意。

  包厢里

  宋清野顶一蓝毛格外显,拍拍桌子,笑笑:“,怎玩儿?”

  “玩。”周漾窝沙里,怀里搂抱枕,碎落额,懒散行。

  宋清野:“……”玩拉倒。

  “次玩法,比大小。”池响掏根烟,偏用打火机火,吐薄薄一层烟雾。

  烟火,男人眉深邃,五官英挺。轮廓分明。

  眸子似砚,微微低眸,凝一眶浓墨。

  周漾一闻见烟味,烟瘾就犯。

  淡淡火光,吭,将埋抱枕里。

  顶翘一撮,倒平添几分平易近人温意。

  池响抬眸一。

  递一支烟,又火机扔,笑道:“戒烟?”

  “戒。”周漾接烟,耐答。

  打火机火苗燃,忽明忽暗,烟雾渐腾,少半容颜淹里面。

  “。”池响兜里掏一瓶药,扔:“池妍。”

  药瓶砸沙,里面药片滚,轻微响,夹杂摇骰子音。

  周漾瓶药,接,眸子暗淡。

  入耳,宋清野笑,心肺。

  心生烦躁,瞥一:“离远。”

  宋某人乖巧坐远一:“……”

  “快!池哥该!大小?”

  池响抬:“小。”

  笑,烟夹之间,里光影绰绰。

  宋清野打一,果真小。

  “卧槽,”皱眉,揉一,沮丧:“猜,透视吗?”

   殷庭杭推门而入,手里拎几包茶叶:“宋小少爷,别池响老狐狸比,等儿输连遮羞。”

  话假,池响赌技,人特意教,女人。

  几道,喊人念念,喝醉呢喃。

  念念啊念念,一遍一遍,唤认真又痴恋。

   殷庭杭将茶叶放桌,眉间染笑意:“茶楼新茶叶,带尝尝。”

  殷庭杭屑商场,间茶楼,偏僻,客人。

  宋清野听罢,搭,悦道:“。”

  “技如人,”周漾抬眸,脸笼一团烟圈,轻笑:“嚷嚷?”

  “玩。”宋清野推掉桌筹码,恼站身。

  一,欺负。

  夏末,夜里凉。

  “周漾?”池响扭见沙药,灭指尖烟。

  思虑再,仍:“病,最近犯吗”

  周漾敛眸子,吱。半响才道:“。”

  其实,雨,母亲忌日。

  坐公交车,一路,阴郁至极,眸色晦暗。

  直听抹音,适才消减。

  恍惚,周漾七身影,清醒,又否认。

  思绪繁乱,错常。

  “就。”池响嘱咐:“池妍药,按吃。”

  “道。”

  -

  宋瓷昨日一,瞥见黑伞,一直挂玄关处。

  脑海里,晚少身影又浮,身量高,清隽。

  医院里背影重合。

  宋瓷轻叹一,见面。

  —

  次日,晴,万里无风。阳光透枝木撒,落大片光影。

  片场

  宋瓷昨日,徐南方就死缠烂打,哭闹宋瓷剧组演戏。

  宋瓷耐住倔,答应,一大早就剧组。

  徐南方,比宋瓷小五岁,今刚满二十岁。母亲南方人,性子温婉。

  远嫁思乡,取名徐南方。

  倒,遗传母亲相貌,生清秀标致,温柔气性倒半分遗传。

  “啊!瓷瓷!”徐南方远远就瞧见宋瓷一身白T站远处,激差蹦,朝挥挥手:“宋瓷,里!”

  宋瓷闻笑笑,走,将手提袋递:“解暑一东西,片场热,应该用。

  “宋瓷小宝贝,”徐南方接手提袋,抱住:“爱死!”

  孤身一人背井离乡打拼,免受苦,,宋瓷陪。

  娱乐圈水深火热,小火靠捧,大火靠。背景,混,更难加难。

  徐南方拉手,让。

  “吗?”宋瓷停住脚步,思虑一番,仍觉妥。

  剧组忙,容闲人。

  “,听周导今,工人员,让放。”

  宋瓷宽几分心,跟身。

  徐南方刚笑嘻嘻拉宋瓷手,迈步子。

  一转就见周漾站远处。光影落肩,眉处。凌冽寒冰渐渐融化,温柔几分。

  徐南方一愣,笑意凝固嘴角。

  怎,真刺激!

  周漾缓缓移视线。

  望见门口女孩子,穿白T恤,扎马尾辫,露白皙颈。

  ,眉,愈记忆力人重合,唇齿间萦绕一人名字:“宋瓷。”

  徐南方准备领宋瓷乖乖溜。

  “。”周漾道。

  完蛋,慢一步——

  早死晚死死,徐南方索性装聋哑,拉宋瓷往走。

  周导吗?一,干人儿!

  周漾依旧沉脸色。

  徐南方常剧组露脸,人长又漂亮,乖乖巧巧,少人记。

  “南方!周导喊。”

  徐南方:“……”谢谢提醒啊!

  徐南方愤愤转身,松宋瓷手:“等。”而又挂一副甜甜笑容:“。”

  “周导,您找?”徐南方脸挂笑,手心里却渗满汗水。

  周漾人脾气,圈里皆。

  恰又老虎屁股拔毛,指定就因带外人剧组被除。

  “带别人?”周漾远处宋瓷,道。

  “啊?”徐南方装聋哑,摆一副纯真无害模,模宋瓷,一本瞎:“哦,您呀,群演。”

  “吗?”周漾冷笑一,朝宋瓷,里荡笑:“。”

  徐南方脊背一凉,脸快笑僵。

  徐南方宋瓷慢慢走步子,干脆直接坦白:“周导,跟实话吧……”

  惜面人领情。

  “群演?”周漾面宋瓷,挑挑眉,音微冷。

  目光冷冽,紧紧盯。

  “,。”徐南方见周漾信,半句话硬生生憋,又宋瓷使色,示意话。

  宋瓷止住口,咽嘴话,淡淡。

  “手替?”周漾勾唇一笑,顺意,故意。

  视线移,神落手。

  手行。

  次见一,白皙纤长,漂亮话。

  怔怔,思绪又扯远。

  “嗯。”宋瓷又。

  “手。”周漾失神,抬眸,宋瓷双眸子,清澈见底,淡淡浅褐色,一丝杂质。

  宋瓷皱眉,警惕,手微微往缩缩。

  “周导?”徐南方小嘀咕:“手干嘛?”

  “手替吗?”周漾笑,音轻。朝宋瓷伸手,尾音扬:“嗯?”

  宋瓷无奈,将一手伸,五指干净修长,指甲修剪干净,指尖淡粉。

  面女孩手,记忆里人一。

  终忍住,逾矩。

  光影微漾,眉镀光,底笑意浅浅。

  周漾一手伸,敢碰碰指尖,凉彻骨。

  宋瓷睫毛颤颤,手缩。

  周漾拦,松手。

  摸一就。

  宋瓷抿唇缩手,又手直接背身。倏笑笑。

  “弹钢琴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