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听闻他又撩又宠

第三章:医闹事件

听闻他又撩又宠 w树林儿 2067 2020-04-01 16:18:40

  “就一群庸医,杀人偿!”

  “侄子就死手,心里愧疚吗?”

  “……”

  宋瓷一医院就一场闹剧。

  一妇女医院里大吵大闹,满嘴埋怨诅咒话。

  “怎?”宋瓷皱眉,一旁一小护士。

  “听李鑫叔叔婶婶,昨李鑫手术失败,李鑫奶奶就人照顾。”

  李鑫手术宋瓷做,宋瓷入行七,第一次手术失败例。

  宋瓷话,嘴唇抿一条直线,敛眸子,示意小护士继续。

  “花销李鑫一人挣,叔叔婶婶跟吸血虫一,咬李鑫放。怎才二十岁就心力衰竭。”

  “李鑫死,里花销,又老人养活,啊,铁定心讹咱医院一笔。”

  周漾刚病房里,就门口黑压压人,夹杂几媒体。

  禁皱眉,将帽檐压低。

  宋瓷解情况,放任胡搅蛮缠。

  “李鑫手术始之,医生就,百分之五胜率。”

  听音,微愣,抬眸往。

  次公交车姑娘,线独特。

  宋瓷穿白大褂,松散扎脑,眸子澄澈,衬整人干净利落。

  周漾干脆停步子。目光渐沉,视线移。

  最终落手。

  “医生杀人?怎死呢?”一男子吼,突冲,拎一桶油漆,往宋瓷身泼。

  周漾皱紧眉,欲,就人先一步。

  容背身子,挡宋瓷面,一桶油漆就撒身。

  红色油漆,一身白大褂,满背,刺紧。

  容偏,垂眸扫人一,微微皱眉,油漆味道刺鼻。

  冷道:“聚众闹,故意伤人,劝您算算,您该怎赔偿?”

  男子本意吓吓宋瓷,索赔偿,此煞白脸。

  心虚道:“赔偿,应该赔偿!”

  “容医生,抱歉。”宋瓷歉意一。

  转,语气带几分耐:“今所做一切,走法律程序。”

  周漾见状,松一口气,收迈步子,被媒体围水泄通宋瓷。

  微察轻摇。

  伸手将棒球帽摘,又口罩摘,露整张脸,瞳漆黑。

  “周导?周漾!”一记者尖,“周导,等一!”

  闻,一群记者注意力被吸引,往周漾方。

  名导演,周小少爷身医院,显比病人属聚众闹更。

  周漾见记者被吸引,又戴帽子,压压帽檐,唇角勾,往医院口快步走。

  宋瓷往方。

  见背影,身量高。黑色衬衫,扣顶黑色棒球帽。

  莫名觉熟悉,昨晚黑伞少。

  宋瓷追,又瞥一身闹属,停步子。

  -

  医院门口,宋清野车停里。

  周漾坐车,钻座。

  沉道:“车。”

  “啊?”宋清野愣一,游戏界面关,车子,瞥视镜,一群记者医院里奔。

  “卧槽,”宋清野车,抄小路:“怎?被记者吧?”

  “嗯。”周漾合,语气淡:“小心。”

  宋清野镜子里一副漫心子:“真小心假小心?”

  周漾睁,斥道:“哪废话?”

  宋清野:“……”

  -

  情快就处。

  属安分,医院追究任何法律责任。

  宋瓷被院长叫,商量休假。

  “宋瓷,休息几,等稳住心态,再班迟。”

  次情闹医院,又被媒体拍,新闻肯定。

  医院带负面影响。

  宋瓷沉眸子,语。

  刘云德皱眉,又劝,结果话就被宋瓷打断。

  :“。”

  刘云德怔几秒,赞许。见意快,意外,。

  宋瓷院长办公室。

  傍晚分,远染一抹柔黄色纱。藏西北角落,朦朦胧胧一层。

  容刚刚泼满油漆衣服换。

  站原远处人儿。

  白色大褂,修长颈。侧脸柔,映柔柔暖光,藏眸子里光微微荡漾。

  袖口挽,露一截白皙手臂,皮肤细腻话。

  “宋瓷?”容轻唤一。

  容眉温润,一副翩翩玉公子模,举手投足散异常人贵气。

  宋瓷转身。

  挽挽袖口,嗓音清润:“院长?”

  宋瓷如实告诉:“让休息几。”

  嗓音清清冷冷,透几分凉意。

  “,”容眉间拧:“稳心态再迟。”

  宋瓷,瞥一白大褂,干净整洁。

  “容医生?”宋瓷刚刚仍心存芥蒂:“刚才,谢谢。”

  容笑,干净一双眸子:“谈谢谢。”

  站原未。

  宋瓷换衣室,才推院长办公室门。

  窗,抹柔黄又沉,视线愈模糊。

  “二少,您交代办妥,宋瓷意休息几。”

  容坐沙,手里支烟,吐薄薄一层烟雾。

  烟圈扬。

  冷口:“道。”

  刘云德恭敬站一旁,噤。

  见语。

  容略微耐,沉稳,音似裹层寒冰:“怎话?”

  刘云德惊一身冷汗。

  :“二少最近安排?”

  容眉拧,目光沉沉。

  捻灭烟,烟灰碎烟灰缸里。稀碎烟末溅,落桌。

  灰白相映。

  半响,才口:“劳烦刘院长帮办件。”

  

w树林儿

其实生活中,医闹事件真的很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