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满级大佬在女尊

第三十九章 出名了

满级大佬在女尊 红妆为君画 2081 2020-03-27 00:05:00

  子这样子,玉竹自己刚话白说,还枉小人。

  唉!子这样可怎办?

  若坏~呃~小姐哪里还,还听听,说还念。

  可,们如小姐哪里,又人!

  子这!

  突,玉竹午厨房里听买菜张大叔说八卦,,跟子说说,让神,胡乱。

  “子,吗?这两里可生趣儿儿呢!奴婢跟讲啊~”

  玉竹一边说话一边观察着自子应,子像没应,还着头绣荷。

  玉竹气馁,继续说,说彩处,子肯会跟着走。

  “子您还记记阮大将军小姐?”

  韩钰实听,阮大将军娘亲顶头司,阮大小姐母亲僚,阮小姐人里人。

  进这两可听过阮小姐少风韵,怎会阮小姐,当点点头。

  玉竹脸色终笑模样,子听。

  ,这屋里们两人,又站韩钰身边,说话声音还小,韩钰怎可没听。

  装听难啊!

  心,这阮小姐又鲜儿吗?

  实挺心疼阮小姐夫郎,里时时传来某某小姐夫人又鲜风韵,这十阮小姐,夫郎肯可怜。

  自己妻还面拈惹草,夫郎怎会伤心?

  过,这阮小姐一点,像小姐一样会面人带。

  而听说夫郎几没给生女儿来,还里带人。

  这一点儿,韩钰又觉实阮小姐又挺错,应该还对夫郎。

  这阮小姐一杂人,让韩钰底妻还坏妻?

  过,这八卦韩钰听玉竹时,这毕竟关嘛,又妻,这干?

  ,一点儿阮小姐夫郎罢。

  实,这女人这样,可守着里一夫郎。

  像阮小姐这样里带人,还,至少里夫郎见为净,隔应人!

  刚这,听玉竹说,“阮小姐面养一男子,男子怀孕。”

  哼!刚刚夸,结让男子怀孕,早夸。

  “子,您,结男子怀孩子!阮小姐人戴绿帽,这儿如可全城笑话。”

  韩钰微微皱眉,还该!

  过,这儿传全城人,这阮小姐恐怕没脸门见人吧?

  谁,竟这儿来?

  听说阮小姐脾气可,忍?肯恼羞怒!

  男子,竟这廉耻儿来?

  还怎人?孩子又怎面对人?

  玉竹自子脸色变,眉头皱,又着说。

  “奴婢听说啊,两阮小姐带着男子街,巧碰士。

  子您听说过吧,阮小姐如还没女儿呢,啊一男子肚子里孩子女儿。

  这样,结现孩子。

  这还点呢,士,子吗?

  听说士啊,可神仙凡。

  人一,人。”

  韩钰听着怎觉靠谱,这夸张吧?

  怎弄会这人?还神仙凡?

  抬睨着玉竹,显。

  传言,编一点儿啊,这让人怎?

  子终给应,玉竹暗自,聪。

  “子,可,当时人可亲。”

  像说书生一样,语气一变开给子说来。

  “阮小姐问,士抬一,视线又男子高高耸肚子一瞄。

  您猜怎着?

  士伸手阮小姐伸一手摇摇,云淡风轻说一句话。“一两!”

  而啊,还给银子。

  当时,围人倒吸一口凉气,觉这士肯骗人,怎没狮子大开口一两啊!

  这还骗人?

  过,阮小姐一没女儿吗?心里着急啊,还给一两。

  士银票啊,说,“男女与无关!”

  这可说男子肚子里孩子吗?当时啊,阮小姐气傻。

  来一,这让谁给戴这绿帽子,又问士,人谁?

  士伸一头,还说一两。

  这阮小姐着急,没又给士一两,结啊,士人群里这一抬巴,人唉!

  子,说这士跟神仙一样?而,像士一样还怎样怎样,人一!”

  玉竹还像说书生一样,说抑扬顿挫,味。

  韩钰还说士给吸注力,“若说这厉害话,还神呢!”

  玉竹一抬小巴,一脸,仿佛赞人一。

  “子,,如大说士铁口,而啊,还人找,仅如,还会捉鬼!”

  面这句话,玉竹压声音,仿佛说大声,东给听见一样。

  

红妆为君画

一念如尘完结女尊文《女尊之有衿莫寒》   她,皇家嫡幼女,风华绝代,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他,相府嫡子,才貌无双。沦落为街边乞丐,被她所捡。   这小男儿竟赖上自己,赶也赶不走。害她闻不得美人香,摸不得美人手,娶不上俏夫郎,阴差阳错娶了他,却日日管着自己。   那她偷偷去妓院瞧瞧总可以吧,真的只是看看,什么也不做。   他听后气得一病不起,竟真得不再管她。   行,她认输,大女子嘛!能屈能伸,不就是关起门来跪搓衣板嘛,成,谁让她心里夫郎最大呢!   自此,八皇女惧内,尽人皆知……(新文《女尊重生之盛宠》正在连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