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满级大佬在女尊

第三十八章 祸害

满级大佬在女尊 红妆为君画 2043 2020-03-26 00:05:00

  气归气,归,阮老将军还心疼女儿。

  ,会刚朝着急忙慌人来。

  为这儿救女儿一,而一担心女儿子嗣问着落,阮老将军对这丢人现儿,开。

  倒对铁口顾朝兴趣,还让阮老谢顾朝,与顾朝。

  神神鬼鬼这可捉摸东,玄乎,另可可无呀!

  况,女儿还说李亲过,而李挖尸,这可假。

  ,够一与鬼神士,绝一坏。

  ,阮老心大没来源处。

  谁遇这样儿着怎挽声誉,结倒,声誉儿绝口,而着够换条,还挺。

  而,阮老将军没着问一句,女婿够生孙女。

  母女两一样,着生,至绝户行。

  洒脱?心大?缺心?

  阮老老娘一顿训斥,又老娘赶来,水没给喝一口。

  幸夫郎亲手给炖银耳莲子羹,浓甜润滑,味可口。

  吃香甜

  银耳莲子羹,还吃娇软可口夫郎。

  当人生一大乐!

  阮老这边春风马蹄急,蒋边却已经鸡飞狗跳,热闹。

  芸郎身份,蒋怎可,况还大庭广众闹丑来。

  蒋老二狠一顿抬,当,芸郎来人人一带。

  过却进,而蒋老二还没醒来,雷厉风行蒋父一碗汤药灌,当场红。

  “廉耻东,哪里来孽,敢蒋头,蒋可猫狗东。”

  亲芸郎肚子里胎儿落来,蒋父这吩咐人将丢。

  至已经胎儿,蒋父一没。

  蒋老二醒父亲对芸郎处,皱皱眉,却没说。

  计儿当众拆穿,已会可,芸郎对来说,~

  父亲处,亲自动手。

  孩子没,口白话谁还芸郎跟关。

  过一士口胡说,当。

  至芸郎,当初自己愿,又没迫,如破,承这结怨谁。

  城韩。

  自从香来这两,玉竹现子生病。

  一药,病。

  从早床晚睡觉,时时呆,呆着呆着开脸红。

  这还病?

  幸夫大人没现,可怎释子对一见一面女人犯病。

  “子啊,这荷绣一,怎还一瓣儿没绣来?”

  玉竹自子手捏着针扎手,声醒子。

  韩钰神,头手里绣绷子,这昨开绣,青底蓝线,绣一枝木棉来荷。

  虽,这荷许永远人手里。

  ,绣,全自己执念。

  过几吧,过几彻底忘。

  玉竹着子手里绣绷子,这颜色,显给女人用。

  奶奶一届武人哪里用这?

  大小姐二小姐大大咧咧子,可用这绣儿荷。

  ,这荷子绣给谁,言而喻。

  子着魔,女人现哪里呢?

  还遇遇说楚,子给人绣荷,送送呢!

  而,女人一二十岁,里肯夫郎,说小侍一大堆呢!

  孩子一大串说!

  子这样可怎办?

  难还给坏女人侍?

  “子,奴婢觉,您走走吧?”

  “嗯?”

  韩钰抬头着玉竹,“玩?吧,早来。”

  玉竹伸手子手里绣绷子夺过来扔桌,“子,绣,奴婢让您走走,里坐一,一瓣儿没绣来,如绣。”

  韩钰视线跟着绣绷子,这随扔,心跟着扔过。

  身赶紧过捡,拿手里翻来覆过现没摔坏这松一口气。

  “说话说话,摔干?”

  玉竹气哼哼,“奴婢哪里摔绣绷子啊,奴婢您心里该人给摔。

  免祸害子!”

  韩钰拿着绣绷子绣凳坐,“又乱说,哪里人祸害?”

  “怎没!坏女人,勾子魂儿,还祸害!”

  玉竹气,说气,骂子一顿,骂醒。

  ,子侍儿又这!

  愁死。

  “玉竹,这样说生气。”

  人小姐帮们忙,结却一说坏女人。

  小姐坏女人,勾,怎会从没现面?

  人人君子,没勾。

  自己,对小姐欢喜心。

  玉竹自子这样,一张小脸儿气红。

  女人人,子还护着,还让说。

  “子,许已经夫侍群,儿女满堂!”

  韩钰垂眉,心掩饰失落。

  怎会没过?

  小姐模样应该二十吧,人,这纪怎可还没婚?

  ,让两吧,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