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满级大佬在女尊

第三十五章 香樟树下

满级大佬在女尊 红妆为君画 2177 2020-03-24 01:51:12

  众人顺着顾朝的视线看去,正是院子里的那颗香樟树。

  秦夫郎和他女婿互相看了一眼,对顾朝是深信不疑了。

  他们家的孙女(女儿)也是说那个东西就在那处的,他们虽然看不到,但是两个人都这么说,由不得他们不信了。

  果然,小孩儿的眼睛是真能看到某些东西的。

  在他们全都看过去的时候,院子里的温度又降了几分,几人都明显的感受到了。

  这样一来,他们就算是看不到,也能感受得到这院子里有一个跟他们不是同类的东西。

  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秦夫郎赶紧抱着小孙女几步走到顾朝后面。

  “顾道长,请您帮忙捉了那个~吧!”

  秦夫郎想说明白,但是又想到那东西就在他身边,于是他又把那个字给吞回去了。

  反正就算是这样,顾道长也是能够听得懂得。

  “你们退后,其他的交给我就行。”

  几人闻言立马都退到离香樟树最远的地方,紧张的看下顾朝和那颗香樟树。

  毕竟,他们看不到那东西,也就只能去看那个方向了。

  男鬼知道面前站着的这个女人是这家人请来对付他的,这正是因为这一点,才彻底惹怒了他。

  本来他是没有打算要害这家人的,结果这家人昨天竟然商量要请道士来要收他!

  所以,在顾朝进门来的时候男鬼身上的怨气便开始增加。

  这时候更是飙升到了极致,他自己也被怨气包裹,如今只剩下怨气,根本就没有啦意识。

  男鬼猛地向顾朝扑来,这时候李家出门去开铺子的两个女人正巧回来。

  今天要请道士到家里来,他们也是不放心两个男人和孩子在家,所以才算着时间关了铺子回来。

  两人刚刚跨进院子就发现不对劲儿,一股冰凉刺骨的寒气向她们袭来,她们根本就躲避不及。

  顾朝要看那个男鬼要到两人跟前,一个带着凛冽灵气的巴掌便男鬼挥去。

  刚才还被刺骨寒意包裹着的母女两人,立马就又感受到了一阵温暖之意穿透她们的身体,将刚才的寒意都驱逐了个干净。

  刚才还浑身怨气的男鬼,被顾朝这一巴掌,直接打去了通身的怨气,又恢复了清醒。

  不过,他再看顾朝的眼神之中就只剩下畏惧了。

  他如今畏畏缩缩得在香樟树下,抬眼瞄了顾朝一眼,便低下头不敢再去看顾朝。

  院子里的几人看不到男鬼,只看到她们两人进来,然后就直愣愣的站在了原地不动弹,眼神呆滞,面色发青。

  几人都被她们给骇住了,以为她们是被那男鬼给抓住了。

  秦夫郎毕竟是长辈,经历过的事情也多,最先回过神来,他正要提醒顾朝。

  结果就看到顾朝抬起胳膊往她面前轻描淡写的一扇,然后刚才还青白了脸的两人立马就恢复了正常。

  然后,他们觉得院子里的温度好像升高了不少。

  至少,他们没有了刚才那种刺骨的寒凉感。

  看到妻主恢复了正常,没事儿,秦夫郎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过程只有顾朝和小女孩才看得到,小女孩再男鬼扑向她奶奶和母亲的时候,她惊叫出声,被眼疾手快的秦夫郎给捂住了嘴。

  就怕她一出声影响了顾朝,还引起了那东西的注意就不好了。

  李家母女两从愣怔之中回过神,这才发现家里面的气氛不对。

  看着她们面前的顾朝,心想这人不会就是老头子(爹爹)请的那个道士吧?

  还真是年轻!

  当下便给顾朝见礼,“道长有礼。”

  顾朝点头,以做回应。

  高人都是这样冷淡的,两人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这时候她们才发现自家人和那个阮家小姐竟然都缩在墙角,而且满脸戒备的往她们这边看。

  这是怎么回事儿?

  家里到底是有没有脏东西?又解没解决?

  秦夫郎他们其实是越过她们往她们后面的香樟树下观看,现在温度恢复了,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不是已经被顾道长给收拾了?

  他们又齐刷刷的朝顾朝看去,用眼神询问她。

  顾朝抬手便树下一指,“没事了。”

  众人听了都纷纷松了一口气。

  因为他们都看不到,顾朝便临空画了一个符文,画完之后轻轻一拍,符文生效,院子里的其他人也都能够看到树下畏畏缩缩低着头,满眼惊慌畏惧的男鬼了。

  乍然间看得到男鬼的众人,被骇了一跳,紧接着又是抽气的声音。

  不仅是他们害怕,那男鬼也怕。

  不过,他怕的是还站在门口处正眼儿都不看他的顾朝。

  顾朝冷淡的睨他一眼,“说说看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李家人和特意跟着来看热闹的阮老三也想知道,所以,在经过最初的慌乱惊讶之后,全都齐刷刷的又朝树下的那个男鬼看去。

  那鬼还真是跟他们孙女描述的一模一样,就是他如今看起来一点儿狠戾的模样都没有了。

  众人知道这应该是顾朝的功劳,同时他们对顾朝的本事又有了新的认知。

  刚才他们只看到顾朝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男鬼就这样了,那她该是有多大本事?

  原来,男鬼从前是住在这里得。

  他妻主也是个商人,不过却是常年不在家的跑货商。

  年前,他妻主回来了,他本来还挺高兴。

  这一分别就是大半年,见到妻主回来定然是高兴的。

  结果他妻主的一句话却让他犹如坠入冰窖一般,所有的喜悦都成了心痛。

  “这是休书,你拿了自回家去吧!”

  休书?回家?

  哪里是他的家,这里才是的家啊?

  她让他去哪里?

  男子被休之后,还能有哪里能让他去?

  娘家?让他回去牵连娘家也被别人指指点点嘲笑吗?

  他问妻主,为何要休他?

  得到的结果却是,她在外面已经有了富家公子,并且马上就要成亲了,她怎么可能还有一个夫郎呢?

  所以当然是要休了他。

  他不肯,两人便闹了起来。

  他不过是说了一句,他要去找那位公子说清楚,然后他的妻主便杀了他。

  用的便是一柄斧头,后来又将他的尸身埋在了香樟树下。

  等他再次有意识,他便发现他已经成了鬼。

  而且,他只能在院子里,不能离香樟树太远。

  后来,李家就搬进来了。

  他也不是故意要吓李家的小孙女,只是看她可爱,想与她亲近罢了。

  他却忘了,他如今是鬼,人鬼殊途,还吓到了小姑娘。

  最后,顾朝问过他之后,知道他并不想报仇,只想投胎转世重新做人,便施法送他投胎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