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满级大佬在女尊

第三十四章 缺心眼儿

满级大佬在女尊 红妆为君画 2042 2020-03-23 17:15:14

  阮老三先是带着礼物去昨日顾朝摆摊儿的地方,结果发现顾朝不在,想来是太早了,高人还没来。

  她自己蹲在顾朝的摊位上继续等,又吩咐跟她出来的两个丫头到处去打听高人的住处。

  昨天不仅是阮老三这个京城有名的纨绔出了名,顾朝这个铁口直算也出了名的。

  所以没一会儿,出去打听的两个丫头就回来了。

  阮老三这才带着人,捧着礼物去顾朝所在的醉仙楼寻人。

  今日起床,顾朝又算了一次今日的财运,嗯~又横财上门!

  所以她就没去摆摊儿,直接在客栈里等着了。

  找来的是个老夫郎,五十上下的年纪,看穿着打扮家里应该是小富有余的。

  问过之后,顾朝才知道,这老夫郎昨日就在现场,亲眼看到她连着算准了三次。

  而且,因为阮老三是京里出名的纨绔,又是世家子弟,根本不存在她会跟顾朝一起合伙演那种戏来欺骗人,所以他今天才会主动找上门来。

  这老夫郎姓秦,妻家姓李,今天他来找顾朝是因为他家小孙女最近总是做噩梦,还说家里有鬼,提着一把滴血的斧子要砍人。

  一开始他们只以为是小孩子做了噩梦,分不清现实和梦境,误把梦境当做现实了。

  结果一连几天,他小孙女都说她看到院子里有个浑身是血男人,连那男人长什么样她都能说出来。

  这可把他们都吓着了,再不敢说是孩子乱说了。

  所以,昨天秦夫郎就是去请大师到家里去看看的,结果到了地方却看到围了那么多人,他也跟着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等事情结束,他再去寻顾朝的时候,却发现顾朝早就离开了。

  他又想到顾朝收的辛苦费有些高,他家里可拿不出来那么多银子,于是便想着先回去跟家里的老太婆和女儿商量一下,听听看他们怎么说。

  最后一家人坐在一起商量之后,决定拿出家里所剩不多的一百多两银子,请顾朝到他们家里看看。

  要是真的有脏东西,一百两银子花得值,要是没有,那位道长肯定也不会收他们多少银子的。

  想明白之后,今日一早,秦夫郎便出门来打听顾朝的住处,这才找起来了。

  顾朝听他说完,心里大致有底,不过她没去看过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所以,她便说先去他家里看看情况。

  秦夫郎看她只说了去看,根本就没有提银子的事儿,他觉得这位顾道长还是很有风范的,一看就不是骗子。

  很有风范的顾朝正要出门,迎面就看到昨日的那个什么老三。

  阮老三自然也看到了顾朝,立马就笑脸迎上去,“道长!”

  顾朝点头,算是回应了。

  “道长这是要出门?”

  阮老三看到她往外面走,后面还跟了一个老夫郎,便如此猜测。

  毕竟这是让她挣了银子的人,顾朝也不好不理她,而且看她身后的下人抱的那些东西,想来今天是专程来感谢她的。

  于是顾朝答应了一声,“嗯。”

  阮老三觉得高人这时候出门肯定是去办事儿的,那就肯定有热闹可看。

  当即阮老三便凑了一张笑脸上去,“道长,这些事我给道长备得小礼,还要多些道长的救命大恩。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说完她便照顾后面的两个丫头把东西给顾朝送到房里去,然后又凑上去小声道:“道长要去哪里?反正我今日也无事,不如去给道长跑跑腿儿?”

  顾朝看在那些谢礼和阮老三这么上道儿的份上,于是点头同意。

  秦夫郎看顾道长都同意了,对方又是世家子弟,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在前头带路。

  “道长,我叫阮兆峰,在家中排行老三,您叫我一声阮老三就行。还不知道道长高姓大名?”

  路上,阮老三一直试图与顾朝拉进关系。

  顾朝睨她一眼,这人不是才刚受了那种打击吗?

  怎么这么快就又恢复了?

  自我修复能力也太强了吧!

  阮老三仿佛是看懂了顾朝眼中的疑惑,立马来口解释道,“昨天那事儿还要多些道长,要不是道长我还要帮蒋老二那个杂种继续养男人孩子呢!

  其实那个芸郎也就是我养在外面的粉头,要不是因为他有了身孕,我也早就打发了他了。

  既然孩子不是我的,我也乐得松快,让她们双宿双栖好了。”

  顾朝觉得这人恐怕不是心大就是缺心眼儿,人家跟你是熟人还睡你的男人,而且两人明明都知道那孩子不是你的,却非要按在你头上,你就不觉得人家对你有点儿别的图谋吗?

  不过这样的人心思单纯,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活得自在。

  既然人家都没想那么多,顾朝也不想多嘴,反正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人以后也不会再跟那个人接触了,那人的图谋自然也就不会得逞。

  顾朝收回视线,开口,“顾朝。”

  这是回答她先前问的问题。

  说着话便到了秦夫郎家里,秦夫郎家在西城,这一片大多都是有些家底的商人居住。

  刚到门口,顾朝便感受到一股阴气。

  看来还真是有东西。

  顾朝抬脚往里面去,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坐在院子里阳光最足的地方,她对面那株一人环抱都还有些困难的香樟树下阴下站着一个男鬼。

  正如秦夫郎形容的那样,浑身是血,手中提着一把滴血的斧头。

  不过,那把斧头跟他一样,也不是实体。

  小姑娘身边的中年夫郎应该就是秦夫郎的女婿了,他们父女两见到他们进来,中年夫郎赶紧过来招呼。

  “公公,这位~就是您说的道长?”

  主要是顾朝太过年轻又没有穿道袍,所以他有些不敢确定。

  秦夫郎赶紧跟他们几人互相介绍,然后才开口问顾朝。

  “顾道长,您看,我家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顾朝抬了抬下巴朝树下那个,他们一进来就鬼气四溢的男鬼看去。

  见她这样,几人都知道,这屋里是真的有脏东西了。

  阮老三搓了搓胳膊,难怪她一进门就觉得周身都冷了,原来这世上真的有那种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