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满级大佬在女尊

第三十三章 塞翁失马

满级大佬在女尊 红妆为君画 2036 2020-03-23 14:59:10

  眼看着阮老三打红了眼,底下的蒋老二已经连声儿都没了,阮老三的狐朋狗友这才上前去拉住她。

  “行了老三,可别为了这么个东西背上官司。”

  “老三,够了够了,再打要出人命了!”

  阮老三已经打红了眼,一两个人根本拉不住她。

  最后,四五个人团团把她抱住,这才让她停了手。

  过了一阵,阮老三冷静下来。

  “行了,你们放开我。”

  “你可不能再动手了。”其中一个抱住她腰的人抬头要再劝。

  阮老三点头,“我不打了,你们放开吧!”

  几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确定她是真的不会再动手,这才放开她。

  阮老三得了自由,跟几个朋友拱了拱手,“我回去了。”

  然后就直接走了,她可没脸继续在这里待着给人当猴看。

  至于那个芸郎,她是再也没有看过一眼。

  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对男人动手!

  她几个朋友也没拦她,互相看了看,耸肩摊手,还是让她自己回去静一静吧!

  发生这样的事儿,谁也劝不了。

  看着地上的蒋老二,和早已瘫软在地的芸郎,还是几人好心去蒋府通知人来把他们带回去。

  阮老三满心忿忿的回到家,看见自己夫郎,她突然有种心虚,并且生出还是自己夫郎最好的想法来。

  虽然夫郎没能给她生女儿,但是好歹儿子们都是她的啊。

  而且,她纳了侍夫郎也没有说什么,对她那两个侍妾也还大度。

  果然,还是家里的才是好的。

  晚间,刚吃过晚饭,她的随身丫头便进来跟她说南城院子里的那位请她过去喝茶。

  南城院子是京城出名的私窑,她再那儿也梳拢了一个粉头,名叫香儿。

  那小子长得娇嫩可爱,嘴巴又甜,每回都把她伺候的十分爽利,所以她时不时就要去一趟。

  像今天这种上门来请她的,也有过几回,基本上她都是去了的。

  阮老三的夫郎王氏,他正坐在边上给妻主沏茶,虽然丫头的声音刻意放低了他听不见,但是他大致也能猜得出她是为什么来的。

  每回她们不想让他听得,又是这个时候,一般都是外面那些人要找妻主出去鬼混的。

  他虽然心里不舒坦,但是谁叫他自己肚子不争气,生不出女儿来呢?

  所以,每回这种时候他都是装聋作哑,只要妻主还愿意回家来就行。

  阮老三一听,当即就皱了眉。

  冷言道,“不去!”

  这丫头今天没有跟着主子出门,还不知道主子心里为什么憋着气呢!

  阮老三今天本来就被外面养的人给伤着了,还伤的不轻,这时候让她再去,她当然不可能去,心中还隔应呢!

  丫头先前看到主子心情不好,本想着若是主子出去快活快活,不定就高兴了,她还能得主子的赏。

  结果,赏没有得到,反而遭了主子的冷脸,当下什么也不敢多说,心头倒是把香儿公子给埋怨上了。

  王氏这还是第一次看妻主对这种事儿拒绝的这么爽快,不管妻主是为了什么原因不去,反正他心里是舒坦了。

  只要妻主愿意留在家,不管在不在他的房里,都比被外面的狐狸精给勾走的强。

  第二日,昨晚南城那边砸死了人的消息便传得满城皆知,而且是脑浆子都砸出来了,流了满地。

  在京城之中死了人,这可是大事儿,自然也传到了阮老三的耳朵里。

  当时阮老三正在夫郎的精心服侍下吃早饭,猛然听到这个消息手中的汤匙直接砸在了面前的汤碗里,汤水顿溅了她满脸。

  在她身边伺候着的王氏回过神来,赶紧掏出帕子去给她搽脸。

  “妻主,这是怎么了?”

  京里一年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怎么就把妻主给吓成这样?

  他却不知道,昨夜若是他的妻主出去了,砸死的那个就是她了。

  阮老三脑子里回想的都是昨天那个道士最后跟她说的话。

  她已经算到了香儿会来找她,而她一出门便会出事儿,所以才提醒她入夜之后不能出门。

  也正是因为昨日她心中有气,这才没有出门,不然的话,死的那个,怕就是她了。

  他爹的!脑浆子都流了一地!

  阮老三打了一个寒蝉。

  若是昨日她没有去找那个道士,她就不知道自己戴了绿帽,也不会憋气在家。

  香儿来请她,她也肯定就要去了。

  所以,是那个道士救了她一命。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用一顶绿帽子换回她一条命,值了!

  阮老三拿过夫郎手里的帕子,自己胡乱抹了两下还给他。

  满脸兴奋,激动的热血上头。

  “快给我准备厚礼。”

  昨天因为打击太过,又情绪低落都没有想这么多,阮老三觉得自己都傻了。

  这种有真本事的高人,当然是要赶紧去巴结,打好关系,说不定日后用得上的时候还很多呢!

  丫头和王氏都因为她这突如其来的话愣住了,死了人,妻主(主子)为什么这么激动?

  还要准备厚礼!

  那人可是妻主(主子)的好友?

  这么早就去吊唁恐怕不妥当吧!

  阮老三一看他们两的反应就知道他们是误会了,这才又添了一句。

  “我这是要去拜会高人,救命恩人的那种。

  快去!礼给我备得厚些。”

  王氏这才忙着去准备礼物,走了两步这才想起妻主话里说的救命之恩。

  又折返回来,“妻主可是在外面遇上了什么意外?”

  不然怎么会是救命之恩?

  阮老三看着满眼满脸都是对她担心关爱的夫郎,再次深深的感受到还是自己夫郎好。

  所以,她痛定思痛,决定以后要对她这夫郎好一些。

  “如今已经没事儿,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儿!所以才要准备厚礼去谢谢高人。”

  王氏心中全是对妻主的担心,根本就没有发现妻主看他的眼神有多炙热。

  听到妻主说没事儿了,又看妻主确实是好好的,这才又下去准备礼物。

  既然是妻主的恩人,这礼物当然要备得厚些才行,才能显示出他们的谢意。

  最后,不仅是将府中库房里的好东西备了不少,还把他自己嫁妆里的好东西也添了一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