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满级大佬在女尊

第二十八章 亲生父女

满级大佬在女尊 红妆为君画 2014 2020-03-20 11:45:24

  “公子,起了吗?”

  玉竹站在帐子外面轻声询问主子。

  “嗯。”

  帐子里传出来的声音有些沙哑,可吓了玉竹一跳。

  “公子,可是不舒服?”

  玉竹说着话便伸手掀开纱帐,去察看自家主子。

  这一看可是把玉竹给惊到了,面容憔悴不说,两个眼眶下面都青了,一看便是昨夜没有睡好。

  一夜没睡的可能性更大。

  赶紧又去试韩钰额头上的温度,得知没有发热这才放心一些。

  “我的公子哟,您这是干什么?回去让主夫大人看到您这样,可怎么解释?”

  韩钰在玉竹的搀扶下坐起身来,厌厌的道:“有什么解释的,就是晚上没有睡好。”

  “哼,奴还不知道您?”玉竹虽然嘴上这么抱怨着,手上给主子穿衣的动作却不停。

  伺候着韩钰洗漱之后,又去厨房要了两个水煮蛋,拿回来给韩钰滚眼下的青黑。

  一边滚一边苦口婆心的劝,“公子啊,您可不能再乱想了,就当咱们昨天根本就没有遇上那人。”

  韩钰却根本就没有听到在说什么,脑子里想的都是,她走了没有?

  一会儿还能不能再看到她?

  这个时候,顾朝跟无尘师徒已经吃过早饭,准备继续赶路了。

  顾朝出了客栈抬头看天,“咱们要在中午之前赶到京里。”

  无尘也跟着看了看天,不知道她为何会看了天才这么说,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小友可是有急事?若是有急事要忙,可以先行,贫尼与云心后面来就行。”

  顾朝摇头,“我并无急事,只是中午的时候会下暴雨,咱们要是到不了京,会淋雨。”

  无尘又看了看天,要不是看顾朝说的一本正经她一定觉得顾朝是在跟她说笑。

  但是,顾朝的样子显然不像是说笑的。

  所以,这一上午,她们一改之前的懒散,租了一辆马车往京城赶。

  靠着无尘师徒的双腿,中午之前肯定是到不了的。

  她们刚在京城最大的醉仙楼里住下,天际便开始电闪雷鸣,势头还越来越大。

  连着几声惊雷之后,瓢盆大雨便下来了。

  无尘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大雨,然后扭头对身边的顾朝投去一个不敢置信的眼神。

  “小友是如何得知今天会下雨?而且还是在中午?”

  明明早上的天色根本不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算出来了。”顾朝端着茶盏饮了一口,说话的语气平淡,仿佛是再说,这茶水不错。

  无尘对顾朝的认知又有了新的变化,这人的本事她看不透。

  “小友大才!”

  顾朝不置可否,放下茶盏也走到窗户边上。

  她看着天空之中的雨,想的却是家中的情况。

  也不知道她们家那个破草屋漏不漏?

  小夫侍又在干什么?

  这时候,一辆眼熟的马车从街上路过。

  “原来几位施主也是要来京城,早知道我们临走的时候应该去告知他们一声,不然他们也不会淋雨。”

  无尘宣了一声佛号,满脸慈悲。

  如果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拿眼去瞟身边的顾朝的话,也许顾朝会相信她是真的如同她面上表现出来的慈悲。

  “不过是萍水相逢,别毁了人家公子的清誉。”

  无尘挑眉,贫尼说什么了?就毁了人家的清誉?

  恐怕是你自己心思不纯!

  顾朝不欲与她多做纠缠,当即就道:“先来看看你小徒弟的魂在哪里吧!”

  一说起小徒弟的魂,无尘立马收起刚才的揶揄,满脸担心。

  “小友可是能够再施一次法,找到云心那一魂的具体位置。”

  顾朝取了桌上放着的茶盏,以手指沾水,飞快的在桌上画了一个符文。

  待符文落成的时候,一道金光闪现,恍花了无尘的眼睛。

  这手法,有些像是道家的。

  难道小友是道家的人!

  她也有些道家朋友,不过像顾朝这样能够一气呵成,还是用茶水画符的人她还真没有见过。

  可见这顾朝的本事是她望尘莫及的,也是她们师徒的幸运,让她们遇上了顾朝。

  看来,徒儿的命应是能救了。

  顾朝手指又捏了一个手势,释放出灵力拍在符文上面,符文上的金光越来越盛。

  最后在屋子里散开,落到五步之遥的地方。

  金光之处渐渐变换,成了一副镜面。

  金光之中有个小孩儿正在与一个中年男子玩踢毽子,两人都玩得挺高兴,满脸都是笑意。

  这小孩儿正是无尘的徒弟云心,而那个男子无尘虽然不认识,但是看他与无心的五官有些相识,无尘大致也能猜到他与小徒弟应该是有血缘关系的。

  顾朝一挥手收了镜像,“那鬼是她的父亲。”

  无尘一听那个陪着小徒弟玩的男子不是人,刚才看到小徒弟的魂还安好的安心立马荡然无存。

  生魂与鬼接触,只有坏处没有益处。

  而且,这都几个月了,也不知道小徒弟的魂回来之后,能不能回复?

  “小友,不知能不能现在就将云心的魂召回来,那虽然是她的父亲,但是人鬼殊途,实在不该再继续纠缠。”

  顾朝知道她的担心,生魂确实不宜与鬼魂多过接触。

  不然,云心小尼姑也不会越来越呆,眼看着就要命不久矣。

  不过,这种事还是要晚上做。

  “等到入夜我便设法将他们父女两都召来,刚才那个你也看到了,他定是很疼爱云心,所以在死后才成了执念,你好好与他说,他应该会明白。”

  无尘点头,毕竟是小徒弟的父亲,不是什么要谋害她的孤魂野鬼,看起来又十分疼爱小徒弟,跟他分析清楚利害关系他应该不会想要害自己的孩子。

  到了晚间,顾朝又来到无尘的房间。

  让无尘将睡着的云心抱到椅子里,顾朝这才开始施法。

  随着顾朝打出一个繁复的印结,一道金光冲出窗外直往西北方向而去。

  京城一处民宅之中,正抱着女儿轻轻拍哄的男子猛然睁开眼睛,满眼惊慌。

  待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年轻女子,和一个老尼姑。

  这两人正是顾朝和无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