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满级大佬在女尊

第二十七章 就喜欢这样的

满级大佬在女尊 红妆为君画 2049 2020-03-20 01:26:06

  玉竹一脸义愤填膺,若是此时顾朝在他眼前,他恨不得上手挠顾朝几爪子!

  早知道就不请她帮忙了,简直是引狼入室。

  不过就是帮忙抬个车,她竟然存着勾引他家公子的心思。

  当真是防不胜防!太坏了!

  韩钰听他这么说心里有些不高兴,责备的睨了玉竹一眼。

  “她什么都没做怎么就成了坏人?”

  顿了顿又说,“她今天还帮了我们的大忙呢!不然,这时候我们恐怕还在路上。”

  玉竹不服气,看着自家公子更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老爹爹模样。

  “公子,你可千万别谢她。你看她长那样儿,虎背熊腰,满脸凶相,哪里像是好人了?说不定还是个江洋大盗呢!”

  韩钰看玉竹越说越离谱,脸色也黑了下来。

  “你乱说什么?人家小姐招你惹你了,你就这样诋毁人?”

  他倒是觉得那位小姐身形伟岸,长得也俊朗,有气概。

  不像京里的那些女人,竟是花拳绣腿大草包,没一个看着顺眼的。

  有些长得比他还矮,还有些长得比他还白,根本没法儿看。

  而且,那位小姐还很有风度,根本不像是登徒浪子。

  玉竹一看自家公子说的两句话全都是帮那女人说的,觉得自家公子真的是被那坏女人给勾了魂了。

  玉竹决定继续劝,绝不能让公子中那坏女人的圈套。

  “公子,你都不知道她是什么人,你就帮她说话,你怎么就知道她不是坏人?”

  韩钰觉得自己的心又开始跳得快起来,只要一想到她就跳得好快。

  但是,他嘴上却并不承认玉竹说的那些话。

  “我哪有帮她说话,我只不过就事论事罢了!

  而且,我们跟她也不过就是一面之缘,等到明天各奔东西,日后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都不知道,你都乱猜些什么!”

  “哼!奴婢才没有乱说。

  想当初,我们在边关的时候,奴婢也没见公子因为哪位小姐就脸红的,进了京就更没有过了。

  怎么偏偏今天,公子就因为那个女人脸红,还处处偏帮着那女人说话,别以为奴婢看不出来。”

  玉竹觉得自己一点儿都没有说错,他服侍公子十多年,怎么会不清楚自家公子。

  在边关,男子出门根本就不像京里的男子一样还要带面纱,大街上也随处都能见到男人。

  从前公子还经常跟大小姐和她的朋友一起出去骑马,也不是没有接触过女子。

  也没见公子对那位小姐又何不同,像今天这种情况就更是不曾有过了。

  刚才公子羞涩脸红的模样,根本就是戏文里说的,念着心上人的模样。

  他对公子太了解了,他怎么可能会看错。

  韩钰被他说得越发羞愤,挥手赶他,“别胡思快想了,快去睡吧,明天还要赶路的。”

  说着,他自己也起身往床边走,“今天也乏了,我就先睡了。”

  听到公子说乏了,玉竹也不再多话,赶紧伺候公子睡下。

  末了,他还是忍不住又说了一句。

  “公子,你可千万不能想她,她那种来路不明的人,真的很可能是坏人!”

  看着玉竹紧皱的眉头,韩钰“噗呲”一声笑出来。

  “知道了,玉竹老公公,赶紧去睡吧!”

  玉竹觉得自己明明是很严肃的在跟公子说事儿,结果公子竟然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儿,完全就是在敷衍他。

  看着公子闭上了眼睛,真的要睡觉了,玉竹只好把要劝解的话暂时先收回肚子里。

  等明天再跟公子说,一定要让公子相信他的话。

  等玉竹熄灯睡下之后,韩钰又睁开了眼睛。

  一双手轻轻抚在跳动的心上,他知道,自己真的是如同玉竹说的那样,对那位小姐一见倾心了。

  而他,都不知道她姓甚名谁,是什么人?

  更不知道她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也许真的如同他说的那般,明日之后,他们再也不会相见。

  想到这里,韩钰觉得手心下跳动的心像是揪紧了一般疼,闷闷的。

  他想要了解她,知道她的名字,知道她好多好多!

  但是,他总不能因为这样,就跑去问人家。

  若是这样,那位小姐会不会认为他是疯子?

  或者是,觉得他轻浮浪荡?

  况且,他也不可能做出这种羞耻的事来。

  韩钰越想越难过,先前的那些又羞又臊的心绪都因为这些荡然无存。

  玉竹说的对,他都不了解她,连她是好人坏人都不知道,想这些有什么用?

  不过就是萍水相逢,见了一面。

  说不定日后哪一天他就忘了,甚至再也不会想起她。

  韩钰暗暗呸了自己一句,一个未出阁的男子,竟然对一个只见了一面的女子生出这种羞耻的心思来。

  真是太不知羞了,还要不要脸?

  韩钰翻了一个身,想要睡觉了,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

  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顾朝下午时站在马车外抬眼看他时的模样,挥之不去。

  韩钰又唾弃了自己一遍,真是太轻浮了。

  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样子,长得高大不说,五官也不是女子喜欢的娇柔模样,肤色也因为边关的风沙不如京中男子白净细腻。

  还有他的性子,也不如京中男子温柔。

  连京中那些他看不上的草包都觉得他不如别的男子,没有一个是真心欢喜他的。

  还有谁会喜欢他这种的?

  一想到每回去参加宴会都要被那些公子夫人指指点点,背地里还要说他这不好,那不好,连礼仪都学的不好。

  韩钰的心情越发沉重。

  其实他早就不想去参加那些宴会了,只是爹爹每回都非得让他去。

  还说什么,他如今也该找妻主了,要多参加一些宴会,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青年才俊。

  爹爹的一片苦心,他不能拒绝。

  他自己知道,那些眼高于顶的小姐怎么会看上他?

  还有,每回爹爹把画像给他看,都要问,你到底喜欢哪样儿的?

  他都想说,那些一个个看起来都是花拳绣腿的小姐,他都看不上。

  但是,面对爹爹期待的眼神,他终是没有说出口。

  今天,在见到那位小姐的时候,他真想告诉爹爹。

  儿子就喜欢这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