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满级大佬在女尊

第二十五章 心跳得极快

满级大佬在女尊 红妆为君画 2104 2020-03-19 14:30:09

  这几个月来,无尘一直没有放弃要找回小徒弟的魂。

  在夏天过后,终于有一天无尘感应到了小徒弟丢失的那一魂。

  她正要做法召回,就在这时,竟然又与那一魂失了感应,之后再也没有感应到过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徒弟醒着的时候越来越短,也越来越呆。

  若是小徒弟的魂再不回体,恐怕是没有多少时日。

  最后,她决定离开师父留下的寺庙,带着小徒弟四处寻找。

  师父就给她的佛陀寺只是一间山野小庙,一共就她与小徒弟云心两人,若是人都不在了,还守着那庙干什么?

  她是为了找小徒弟的魂,相信师父和佛主也不会怪罪她的!

  当年她捡到小徒弟的时候,小徒弟才两岁多,这些年她又是当师父,又是当爹娘的好不容易才将小徒弟养这么大。

  师徒两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徒弟没了性命?

  顾朝翻身下马来到小尼姑面前,伸手在小尼姑眉心处一点。

  让后一丝肉眼可见的红光从小尼姑眉心处射出,直往前方而去。

  老尼姑一脸激动的顺着红光望去,正是京城的方向。

  难道小徒弟丢的那一魂在京城?

  “我也是去京城,正巧同路,”

  顾朝不是热情与人相交的性子,不过是看这小尼姑可爱,丢了命确实可惜。

  而且,有些人既然已离去,就该到该去的地方去。

  老尼姑赶紧又宣了一声佛号,“多些小友,贫尼佛号无尘,徒儿云心的性命就要拜托小友了。”

  顾朝轻笑,揶揄的看了老尼姑一眼,这老尼姑真不像个尼姑。

  顺杆子往上爬都没有她这么快的!

  她不过是说了一句正巧同路,她就能顺着她的话说把小尼姑的命交给她。

  就不怕她居心不良,谋害了小尼姑?

  老尼姑一脸慈悲,语气和缓,“贫尼观小友面相便知小友是心善慈悲之人,更是身赋大造化之人,小徒有幸得小友援手是她的际遇,也是她与小友缘份。”

  这话说的滴水不漏,又让人听了舒畅,还真是让顾朝觉得她若是不帮忙还真是说不过去。

  “大师说的有理,既然遇上了便是缘分,在下顾朝。”

  然后得到了无尘大师的一个慈悲笑脸,和一声,“小友大善。”

  顾朝倒没有觉得自己善,只是修炼讲究个因果,今日她会在比遇上小和尚,便是因果。

  反正她都要去京城,也是顺手的事儿。

  老尼姑笑眯眯的看着顾朝,一双眼睛仿佛已经看穿了一切一般。

  她刚才说的顾朝有大造化也不是打诳语,她虽然修为一般,但还是看出了一些顾朝身上的不同。

  “小友既然到了这里,便是有因果等着小友,也是小友的际遇。”

  顾朝听她这么说,也不惊讶。

  她这种情形跟修真界夺舍差不多,既然她能夺舍重生,这世上必然也有跟她一样的人。

  比如眼前的这个老尼姑,虽然她们所走的路不同。

  顾朝但笑不语,心里想着,也不知道她这一趟出门能不能遇上个同道?

  三人同行,因为老尼姑师徒是步行,所以本来天黑之前能够到达京城的,结果又没到了。

  “公子,这可怎么办啊?要不奴婢去前面的镇子上请人来帮忙吧?”

  官道上,一个青衣小侍看着被卡在坑里始终出不来的车轮,皱眉隔着帘子跟车里的主子说话。

  车里传出一个清悦的声音,“离此处最近的镇子也有十多里地,如今天色也晚了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赶车的老妇叹气,“都是老奴没用,人老了连车轮都抬不起来了。公子,要不然让老奴去吧?老奴快去快回,尽量在天黑之前赶回来。”

  青衣小侍连连摇头,“福姨了不能去,我和公子都是男子,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要是遇上什么歹人,公子可怎么办?还是我去吧,我跑快点应该也行。”

  听这对话,应该是马车出了问题。

  待顾朝走近一看,果然是车轮卡在石坑里出不来了。

  要看有人来,赶车的老妇和青衣小侍两人都脸上一喜。

  “公子,有人来了!奴婢这就去请她们帮忙,这回总算是有救了。”

  青衣小侍一脸兴奋的对着车里的主子说道,光听声音就知道他有多激动。

  也是,他们在这官道上都一两个时辰了,也没有遇上一个路过的人,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如今好不容易来一个,他当然激动。

  不过,因为来的是女子,老妇也不能让他一个男子去请人。

  虽然三人中两个都是尼姑,但是骑在马上那身形高大,五官硬朗的女子,一看就不像是一般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坏人。

  如此想着,老妇还特意给青衣小侍使了一个眼神,让他就坐在车架上保护好公子。

  老妇人走近顾朝三人,对着三人揖了一礼这才开口。

  “两位大师有礼,小姐有礼,我家公子的马车卡在那坑里了,老妇实在抬不出来,还请几位帮帮忙,老妇替我家公子感激不尽。”

  说完又对着三人揖了一礼,这才起身看着三人。

  无尘宣了一声佛号,“施主有难,贫尼自该伸出援手。”

  说着她又扭头对着马背上的顾朝说道:“小友觉得呢?”

  你都答应了,还来问我?

  举手之劳的小事儿,顾朝也不是那冷硬心肠的人,自然也就答应了。

  来到马车后面,看了看被卡住的车轮,顾朝弯腰搭手一个用力便将车轮抬了出来。

  因为抬起和放下动作,窗户上的帘子被带得晃动,露出了里面坐着的人。

  里面的人正面带紧张的倾听车外的动静,马车后面被突然抬起,把他吓得不轻。

  被吓着的人轻呼了一声,顾朝闻声抬眼去看。

  两人四目相对,入眼的是个年轻俊朗的男子。

  突然见了外女,年轻公子又是一声小小的惊呼,然后手慌脚乱的去拉车帘子遮挡。

  待马车停稳,年轻公子一手紧紧捏着帘子,一手紧紧捏着自己的衣角。

  心里跳得极快。

  青衣小侍听到自家主子的惊呼声,以为主子是因为马车突然被抬起而吓到了。

  赶紧扒在车架上询问,“公子,你没事儿吧?”

  年轻公子稳了稳心神,这才开口,“没事儿。”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跳得有多快,耳根处也不自觉发热。

  

红妆为君画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爱不爱红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