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满级大佬在女尊

第十四章 早些休息

满级大佬在女尊 红妆为君画 2098 2020-03-11 00:05:00

  顾寡夫满心不爽快,咬牙瞪着顾朝,“我一个做公公的还不能骂他了?我这命怎么这么苦哟,好不容易拉扯大的女儿,结果有了夫侍就不要爹爹了。”

  一言不合,顾寡夫就开始撒泼。

  不过,顾朝却没打算惯着他这臭毛病。

  “在家撒泼扣一个月零用,你下个月的零用没有了。”

  说完也不等顾寡夫回神,直接转身去了厨房。

  她得好好洗个澡,虽然昨天小夫侍给她擦过了,但是顾朝还是受不了。

  刚刚被妻主护了的宁素心里跟吃了蜜一样甜,至于先前他想的那些让人难受的事儿都被他选择性遗忘,不管以后妻主娶正君还纳夫侍,只要妻主对他好就够了。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宁素完全没有听到顾朝进来的脚步声,待听到顾朝说,“多烧些水,我要洗澡。”

  宁素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惊慌的回身看到站在他身后的妻主,一时说话有些结巴。

  “知~知道了。”

  妻主有没有发现他偷听?

  他也不是故意要偷听的,实在是不隔音,公公的声音也大。

  “嗯。”

  顾朝倒是没有注意这些,说完就转身离开,回了房里。

  盘算着马上就要入冬,他们这边是北方,到时候大雪连天的怎么建房?

  而且,她想要的可不是村里的这种两三间瓦房,至少也得建个庄子才行。

  看来这建房子的事儿只能往后拖一拖,先将这破房子修一修吧,怎么也得过了这个冬天。

  她现在这些银子想要建个庄子肯定不够,所以还是等她凑够了银子再说建房的事儿。

  而且,还得找个有经验的老师傅,好好商量建房的细节。

  虽然用不着的旧东西都扔了,但是像家具这种大物件顾朝并没有想起来买,看着屋里破旧的家具,顾朝还是不能接受。

  唉!先将就着吧,等明年就建房。

  宁素烧好了水进来喊顾朝,“妻主,可以洗了。”

  等顾朝抱着干净亵衣从宁素身边经过的时候,听到小夫侍低低切切的一声轻语,“奴~伺候妻主洗。”

  说完,他自己已经羞涩的低下了头,整个脖子和耳朵都染上了绯红。

  宁素小时候见过爹爹伺候母亲洗澡,还有洗脚,所以,他觉得这些都该是他要做的。

  昨天他不是也伺候过妻主擦身了吗?

  可是,一想到一会儿要伺候清醒着的妻主,他还是心慌意乱,这跟昨天根本不一样。

  呵~这小夫侍真是越来越主动了。

  不过,顾朝竟然没有一点儿反感,反而因为他这样升起了某方面的想法。

  看来她重生到女尊世界,连身体某些方面也跟着不一样了,果然是女尊男卑么?

  顾朝睨了一眼还不敢抬头的小夫侍,“不用。”

  听起来语气平淡,恐怕也只有顾朝自己知道她有多隐忍。

  还是她自己洗吧,不然她恐怕不敢保证这小夫侍一会儿还能够站着出来。

  就他这小身板,再跟自己如今这魁梧的身躯一对比,顾朝觉得日后自己恐怕需要温柔一些。

  听到妻主离开的脚步声,宁素有些失落又有些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他安慰自己,可能是妻主跟他还不熟,让他伺候会有些不自在,所以才会不要他伺候的。

  妻主对他这么好,刚才还为他顶撞了公公,妻主肯定不是因为嫌弃他,不喜欢他。

  等以后熟悉了,妻主就会要他伺候了。

  嗯,就是这样。

  想着,他心里又控制不住的“砰砰砰”跳得飞快,也幸好妻主拒绝了,不然伺候醒着的人妻主该多难为情。

  宁素脑子里面全是昨日为妻主擦身的时候看到的一切,唔~太羞涩了。

  等到终于平静下来,脸上的热度也褪了下去,宁素先是将床整理了铺好,一会儿妻主回来了就要睡的。

  然后他又去打水端到顾寡夫房里伺候顾寡夫洗漱,昨日是因为要伺候昏迷不醒的妻主,所以公公让他不用管他。

  但是今天妻主都醒了,他不能再偷懒了,伺候公公也是他的本分。

  顾寡夫本来独自在屋里生气,当然,也只是生宁素的气,不会气顾朝。

  看到宁素端着水进来他脸色难看的哼了一声,都是这个狐狸精,勾得他的大宝都对他这么狠心,那可是白花花的十两银子啊。

  顾寡夫对宁素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不过看着宁素的态度和作为还算满意,说了两句敲打的话也就闭了嘴。

  他怕被顾朝听到了,又要扣他的银子。

  宁素低着头老老实实听训,顾寡夫说什么他都点头答应,一点儿迟疑都没有。

  一副乖巧听话的小女婿模样,看得顾寡夫更加满意了。

  哼!就算大宝宠你又怎么样?还不是要听我的话,还不是要老老实实伺候我?

  敢不听话,就让大宝打你!

  顾朝洗完出来的时候,宁素也正好伺候完了顾寡夫端着水出来倒。

  “妻主,你洗好了吗?”

  “嗯,你也去洗了早些休息吧。”

  顾寡夫和宁素的对话都被顾朝听在了耳朵里,如此,顾朝觉得她对这个小夫侍更加满意了。

  长得顺她的眼,性子也好,恭谦孝顺还不是这女尊世界里那种唯唯诺诺的小男人。

  顾朝一边打坐修炼一边等着小夫侍回来,虽然这辈子不能飞升,但是顾朝也没打算就这么颓废的活着,在修真界尸山血海中摸爬滚打活下来的顾朝清楚,只有自身实力足够强悍才有潇洒恣意的资本。

  这辈子她想要为自己肆意的活着,享受人生,保护她想要保护的人,所以,她只能成为强者。

  宁素进屋的时侯顾朝便睁开了眼,“早些休息吧。”

  “嗯~”宁素答应得快,但是脚下的动作却正好相反。

  他心中犹如打鼓一般,妻主这样看着我,是不是?是不是?

  顾朝挑眉轻笑,白日里一次又一次的勾她,真到了时候怎么又不敢了!

  顾朝老神在在的坐在床上,一双眼睛就直直的看着小夫侍,直到他一步一挪的走到了床边。

  顾朝再忍不住,一伸手将人抱上了床。

  “啊~”宁素被顾朝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小声惊呼了一声,然后条件反射的抓紧了顾朝的衣襟。

  这时候,头顶传来顾朝低低的笑声,“你若再大声一点儿,隔壁都能听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