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满级大佬在女尊

第六章 罚跪挨打

满级大佬在女尊 红妆为君画 2264 2020-03-03 09:16:26

  顾朝跪坐床人面色由红转白,道自己话将人吓。

  “做饭吧!”

  顾朝语气平淡,完全听句话心情。

  句话之,顾朝便抬脚,留宁素跪坐床手足无措。

  妻底生气生气?

  直穿衣床厨房里才觉,自己妻?

  宁素嘴角由自翘,妻,用担心陪葬或寡夫!

  见爹爹大姐,若空。

  ,宁素心情愉悦,扬嘴角一直落。

  烧水端准备顾朝洗漱,屋里院子里找顾朝。

  顾朝之就直接门,虽原身记忆,亲自日生活方。

  整顾村落座大峰山,原身村尾,当顾娘被娘分,见村尾一大片空,就里见房。

  当,自己身打猎本,日攒够银子就建青砖瓦房,方大,就算日孩子长大亲生子够。

  结果,等攒够建大房子银子,就丢。

  留吃懒做偷奸耍滑一儿父女,将先挣十亩卖剩最亩。

  败,顾大宝一人败,顾寡夫人虽懒泼,往自己里划拉东西,占人便宜,吃亏。

  每别人里借东西,别人找门讨。

  一般物件,至米粮银子,入口袋就,别人找就一口咬定,若再找讨,就撒泼打滚哭妻死早,族里宗亲搭手,帮衬一孤儿寡父,往绝路逼。

  所慢慢,顾寡夫便将村里人宗亲罪光。

  之所除自身懒又爱占人便宜性子之外,因顾大宝嗜赌。

  父女俩懒,找活干种,全租,租金活。

  顾大宝又赌坊,赌东西,几人赢?

  里银子输光,顾大宝便始卖里。

  最就剩亩,因顾寡夫死活交契才被顾大宝卖。

  顾大宝被打因赌坊赌输借高利贷,利滚利最十,顾大宝自就被打。

  赌坊人放话,五之若再银子,便收顾剩亩抵债。

  赌坊跟高利贷一,之所借银子顾大宝亩等田,明道借银子。

  接受顾大宝身体,欠债自落顾朝。

  顾朝介子空间里倒少宝贝,唯独就银子。

  修真界通用灵石,银子与而言无用东西,所顾朝根本就留。

  所当务之急怎弄银子。

  既决定里享受人生,自改善一原身处境。

  如今应该自己处境!

  外债就,肯定。

  顾漏风漏雨破草屋,怎够住人?

  顾朝曾虽散修,落魄住破草屋步。

  山脚转一圈,心打算之,顾朝便往走。

  一大早,吃饭,肚子饿。

  门就听顾寡夫骂人音,骂自刚门小夫侍。

  “用小娼夫,连妻住,拿用?大宝才刚醒,身伤,身体虚弱,哪里竟道,若大宝长短老子剥皮!”

  宁素自自己亏,跪敢话,任由公公骂。

  明明妻就比先床一儿,厨房烧水妻就见。

  屋里屋外找,找妻,妻门透气一儿就,便自己厨房做饭。

  顾寡夫床之先女儿房里女儿今,结果屋里人,床被子收拾整整齐齐,就女儿床。

  高高兴兴一喊“大宝”,一寻人。

  结果屋里屋外找遍找,厨房一宁氏,才道女儿确实,自己床,女儿一就门。

  顾寡夫第一就女儿肯定又镇赌钱!

  怪顾寡夫如此笃定,实自己女儿自己解。

  顾大宝早门习惯?

  平日,床做饭叫,才情愿床。

  至用叫,早直接就镇赌坊。

  所,女儿醒又门,顾寡夫除女儿赌坊,第二法。

  拿女儿办法,舍骂舍打,就算骂找人。

  所顾寡夫怒火自就刚门小女婿身,谁让连自己妻住?

  妻才刚醒,道拦儿,劝儿,就任由妻门赌坊,该打谁该打?

  宁素挨公公一巴掌之,又被顾寡夫罚院子里跪。

  “用东西,大宝就,饭别吃!用小娼夫,吃饭浪费粮食!老子跪!”

  幸顾住村尾,隔壁一户人,院子外面怕围满热闹人。

  隔壁陈夫郎探探脑,敢太明目张胆怕顾寡夫连一骂。

  “顾寡夫真恶公公,宁氏才门就被打骂,顾大宝赌钱又今才,关宁氏儿?自己管住?哼!”

  陈夫郎完一侧就走近顾大宝,道刚才话被顾大宝听,一之间讪讪。

  “大宝,镇啊?爹打夫侍呢,快!,叔做饭就,呵呵~”

  顾朝沉脸一脚踹并结识院门,语气善,“吵吵?村口听音!”

  等顾寡夫话又朝跪挺直宁素道:“功夫跪,饭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