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满级大佬在女尊

第二章 夫郎成了侍

满级大佬在女尊 红妆为君画 2026 2020-03-02 01:22:49

  顾朝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魂魄被困在一具陌生的身体里。

    待灵魂与这具身体终于融合之后,顾朝整理了这具身体的记忆才知道,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也姓顾,不过这名字就有点~

    大宝!顾大宝!

    这名字还真是,说不尽的嫌弃!

    而且她如今所在的世界也已经不是她原来所在的修真大陆了,她的灵魂重生到了一个女尊男卑的世界。

    女尊男卑,顾名思义,以女子为尊。

    女主外男主内,不仅是体型外貌,就连这生孩子都成了男人的事儿。

    至于她附身的这人,吃喝嫖赌,偷鸡摸狗,纯粹就是一个地痞流氓二赖子。

    从前有她娘管束着还算好,可自从十年前她娘过世,刘氏又只一味的疼宠,什么都依着女儿,便再没有人能管得住她。

    顾大宝本来就是个好吃懒做偷奸耍滑的脾性,加上被镇上的混子勾着,这些年学得就越发不像样了。

    这回顾朝之所以能够附身在她的身体里,还是因为她又去赌钱,赌输了没有银子给被赌坊的打手给打了。

    或许是这回下手有些狠了,也或许是这具身体亏空得太厉害,人被抬回来两天就没有了气息。

    顾朝刚附身在这身体上,她虽然动不了但是却能够听到外界的声音。

    所以,在顾老夫郎来说要给她娶个夫郎冲喜的事儿她也知道。

    顾朝万万没有想到,她在修真界一万多年都没能有个心意相通的道侣,结果才刚到这女尊世界马上就要娶夫郎了。

    上一世,她是一个散修,所有修炼资源都要靠自己去拼去夺,又一心想着修炼有成早日飞升长生,位列仙班,从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想男女之事。

    况且,以她强势的脾性,不会伏低做小,更不会温婉小意,其实也不好找道侣。

    所以,她就这么孤身一人在修真界活了一万三千六百多年。

    顾朝心想,或许这个女尊世界才是真正的适合她,不然她的灵魂又怎么会这么巧的就刚好来到了这女尊世界呢!

    这是不是老天爷都觉得她上一世的一万多年活得太过无味,所以才让她被第八十一道雷劫给劈到了这个世界来享受人生的?

    这个世界虽然也是有灵气,但是想要靠这些稀薄的灵气修炼飞升是肯定不可能的。

    顾朝上一世所有的心思都扑在修炼上了,错过了太多东西,所以,她想,既然这一世没有了成仙的可能,那便好好享受人生吧!

    把过去那一万多年里错过的所有美好都享受一遍,恣意潇洒!

    当天晚上,顾寡夫从外面回来来,坐在顾朝的床边嘀嘀咕咕说了一大堆话。

    “大宝啊!爹去打听过了,那个宁家啊真是太穷了,哪里配得上咱们家哟,还有那个宁家大哥儿,长得也不好,更是配不上你。

    所以爹决定了,不能娶那个宁家大哥儿给你做夫郎,就他那样的,又穷又丑的给你做侍都是给他天大的福气了。

    大宝啊,你放心,爹爹都已经打听清楚了,这冲喜啊娶夫纳侍都是一样的,不冲撞!”

    停了一会儿,又听到顾寡夫接着愤愤道:“也就是看他身体还行,能够干活,不然连个侍他都配不上,等明日他进了门啊,就让他好好伺候你,伺候我们父女俩。

    家里的地也要收回来让他去种,可不能白白便宜了他们家三两银子。

    哎哟!那可是三两银子啊,宁家也是黑了心的,一个没人要,嫁不出去的丑哥儿竟然要了我三两银子。

    等他进了门,一定要他多干活,把这三两银子给挣回来才行!不能白白便宜了他们宁家!”

    躺在床上还不能动的顾朝心中对这个便宜爹的认知又有了新的提升,除了是真的心疼女儿外,尖酸刻薄,好吃懒做,偷奸耍滑,嘴碎邋遢这些所有的都占齐全了。

    摊上这么个爹,以后糟心的时候恐怕还更多。

    虽然这顾寡夫跟顾朝没有关系,但是谁让她占了人家女儿的身体呢,所以,顾朝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不管顾寡夫。

    就当作是她占了顾大宝的身体,给她的补偿吧!

    顾寡夫絮絮叨叨骂骂咧咧说了这么多,顾朝是听明白了,他这哪里是看不上人家宁家大哥儿,是既不想出银子又想要人家进门来给他做奴隶来的。

    他也不想想,就他们家这个漏风漏雨的破草屋。

    她女儿那吃喝嫖赌,好吃懒做的德性,他自己也是个浑身臭毛病的泼夫,外加一屁股的烂债。

    有人愿意嫁就不错了,他还在这里挑三拣四的埋怨别人。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怎么不撒泡尿自己照照?

    还有,顾老夫郎给了他五两银子让他给女儿娶夫郎,结果他却给女儿纳了个妾,还只用了三两银子,就他那视钱如命的性子,这中间肯定还有什么隐情是顾寡夫没有说的。

    不过她现在动不了也不能说话,也只能任由顾寡夫了。

    第二日,顾寡夫没有出门。

    早上来看过一次顾朝后就搬了一把还算齐整的椅子到院子里去坐着等。

    等什么?自然是等着宁家大哥儿自己上门来,他好摆公公款儿!

    不过是个侍,难道还要他请轿子去抬他不成?

    差不多中午的时候,顾家多了一口人。

    宁家大哥儿,全名叫宁素,自己抱了一个装有两身旧衣衫的包袱上门了。

    刚一跨进院子就被顾寡夫中气十足的骂声给砸晕了,“你个小娼夫,这都什么时辰了才来,是不是你们宁家吞了老子的银子就想赖账?”

    宁素被他这一嗓子吼得打了一个颤,他早就知道自己这个公公不是善茬儿,也早就有了心里准备,但是这没头没脑就这么一顿辱骂诬赖,他一时之间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顾寡夫看他呆愣愣的站着不动,话也不知道说,心中就更来气。

    不仅穷,长得丑,还是个木愣子。

    自己这刚进门儿,自己都还没能看上一眼的夫郎就这么被顾寡夫给来了一个这么大的下马威,顾朝心里有些不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