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药商

第三十四章 分歧

穿越之药商 光明小白 3243 2020-04-17 14:00:00

  胡元再迟钝,气氛,又自己,心里一颤。

  几风迁姬瑶见,错估人防备心,降低自己警性,人自己印象忽悠。

  初姬瑶何自己入伙,再撸顺一行。

  里胡元又风迁姬瑶,神态,,心里道:姬瑶风迁人评估。

  口,自收,既,一,自己握手里。

  算抑制风迁展,免风迁,面自己隐瞒,叛心。

  里胡元,立马惊讶道:“?自铺子,又操心?”

  姬瑶受胡元自己二人蠢货子:“胡元,二人傻子?”

  “初愿承担管职责,就铺子若,管人承担,而一投钱人,自需承担何责,签协议。”

  道里姬瑶冷:“,插手管,二人忽悠?”

  胡元心里一跳,姬瑶就初自己,承。

  “,一仗人,弯弯绕绕,瞎戴帽子。”胡元急撇。

  “初警屁?敢风迁面?”姬瑶备胡元,就一性痛,免跳一。

  风迁见二人又自己,无奈,自己啥,又扯自己身?

  儿,自己媳妇:“咳咳,谈,道,用顾忌。”

  胡元乱,风迁日若见,自猜自己面交易。

  风迁帝,,自一就透,老,冲胡元,算盘阴损,顾忌一。

  “交易就,居狠,一?”风迁心寒道。

  “,,既投钱,就与一线,一,……”风迁,胡元承。

  若承,自己极,自己风迁大营,就日安抚风迁,姬瑶忽悠投一白银。

  若人毫无系,,人,何况面就疑心极。既损失银子,又性保。

  胡元终白,日姬瑶何入伙,就算计风迁一,姬瑶替风迁算计。

  胡元顾旋涡毫无损抽身,线风迁里,若风迁一错方,待风迁就局,姬瑶。

  自己身,胡元终白,何姬瑶日特警,醒小。

  胡元白姬瑶算手留,日特醒。自己推,林状元桃镇,面人递假消息。

  特又安排林状元一探虚,若姬瑶推,毫费力,透露人盟,人麻烦。

  胡元吸一口气,姬瑶谨慎,就,姬瑶试探。

  胡元心道:小何一人,心计,即朝廷,基无人比,!一人——。

  姬瑶凉凉胡元,见,显白,慈善?

  “初既管,就,小心收,,就算林状元,小心收。”姬瑶即止。

  胡元姬瑶,吸一口气,林状元姬瑶套,姬瑶试探,心里人警惕,一弱——风迁。

  风迁道自己胡元划姬瑶弱,若道心里高飞。

  胡元一姬瑶风迁:“逼无奈,既退,自收小心。”

  胡元就,风迁云里雾里,白人又。

  姬瑶,又道何口。

  姬瑶,风迁:“傻!道初入伙避免麻烦,稍试探,就伸爪子,伸就剁。”

  风迁无语,比喻挺形象:“一小幼崽,护,伸爪子,就剁爪子。”

  “,子,就一生自小幼崽嘛!”姬瑶,小幼崽!

  “试一,非人。”风迁忍姬瑶道,瞒受。

  姬瑶:“……”

  姬瑶,答?就非心!,一……

  “就行,又心智,用道就受击。”风迁叹一口气,柔姬瑶,人,就护自己小心翼翼。

  姬瑶风迁脑子:“,夫妻系,累,懒管。”

  姬瑶就,就身追一,心里断嘀咕:人。

  风迁见姬瑶,心里划一丝软,心里索:自己道破,害羞?

  风迁里又涌柔。

  姬瑶一身鸡皮疙瘩,拍拍胸口,里念道:“!”

  收拾自己绪,陈兄弟二人,顺兄弟谈一。

  陈玉堂昨自己兄弟二人,就诉自己铺面自己管。

  心道:姬瑶自己兄弟二人?

  陈玉堂疑惑姬瑶,姬瑶道:“?”

  陈玉堂摇摇:“周县就始手里生,,管一铺面力。”

  姬瑶惊:“居手生?继母卖?”

  陈玉堂腾一红,人伤口戳。

  “,女人狠心。”陈玉堂人何招道。

  初兄弟宴,就房,醒就人绑,牙婆母卖。

  就牙婆就陈夫人,陈玉堂道一。

  道里陈玉堂气立马就收拾女人。

  “就,见,交?”姬瑶皱眉道。

  陈玉堂皱皱眉,,女人突就大胆?

  “父兄弟二人贪玩,门?”陈玉堂道。

  “,玩一。”姬瑶摇摇,靠谱。

  “道……父?”陈玉堂急。

  姬瑶,大,一种就父默陈夫人种。

  性诉陈玉堂。

  “,既神鬼卖,就证即用。”姬瑶比陈玉堂一。

  陈玉堂沉默,羽翼丰,即一就。

  姬瑶拍拍肩:“干,周县,一需周县断。”

  “担心父,女人一惹。”陈玉堂担心道。

  “人周县,就桃镇管店铺,长计议。”

  人,姬瑶,又风迁奇奇怪怪,竟干。

  风迁又姬瑶护一波,人斗又教药膳。

  姬瑶,就风迁诉里面药材,一种药材又。

  姬瑶劲,一见风迁一,一痴,工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