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药商

第二十九章 看中铺子

穿越之药商 光明小白 3251 2020-04-12 14:00:00

  本还在发懵的林状元,条件反射的,朗朗上口就回道:“我乃堂堂状元郎,自然是想要为国做更多的事。”

  话音刚落,林状元就心道:不好,这怕是掉进了圈套。

  姬瑶窃笑,要的就是等着林状元这反应。

  接着姬瑶给林状元戴起来高帽子:“就知道林状元心系百姓,心系夏国,愿为夏国倾尽所有的付出。”

  “我……”林状元刚刚张口。

  姬瑶又打断他即将出口的话:“林状元这么深明大义,肯定不会拒绝为黎明百姓、为夏国做出贡献的,肯定不会让整个夏国百姓失望,对吧?”

  林状元脸色铁青,自己还能拒绝吗?早知道自己就不揽下这个差事,如今被逼着下也下不来。

  最终只得点了点头,允了这事:“先说说什么事,若真的对夏国好,我自然是支持的。”

  姬瑶朝风迁咋了眨眼:看,我就说这样能行。

  风迁无语的扒拉了一口饭。

  “我和风迁目前准备做药材生意,我们的目标,为了让黎明百姓能买的起药。”姬瑶对着林状元忽悠到。

  陈家兄弟也是第一次听说,都聚精会神的听起来。

  让所有人都买的起药?这饼是不是太大了一些?

  “这是不是太夸大了一点?”林状元不太相信,若拒绝又不太好拒绝。

  姬瑶笑道:“林状元清廉,又爱戴百姓,我相信有林状元的帮助,肯定能达到。”

  林状元被不断的带高帽子,整个人有些飘飘然然,一脸恍惚的点了点头。

  风迁怕姬瑶做的太过,引来麻烦,胳膊碰了碰姬瑶。

  姬瑶眨了眨眼,示意放心。

  “我们是这样计划的,一个国要富,首先百姓得富,所以我们……”姬瑶又是一阵忽悠。

  见林状元思路已经完全跟着自己的思路之后,找小二要来文房四宝,让风迁拟了一个协议,和林状元成功签下协议,从林状元那里获得一千两白银。

  姬瑶以茶代水,对林状元举杯:“你要相信,我们虽然不能让夏国所有百姓都富有起来,但是我们肯定能让一部分人富有起来,这样我们也算迈了一步。”

  林状元已然喝高了:“我自然信任帝师大人,只要百姓越来越富有,我大夏国就会越来越兴旺,喝!”

  这次交流已经到了尾声,等林状元彻底趴下之后,姬瑶摸了摸肚子,一脸嫌弃的看着林状元:“这么能喝,我给撑的!”

  “你也不怕他醒过来,找我们麻烦。”风迁无可奈何的说道。

  “我又没骗他,再说,协议是他自己同意签的,我又没有逼他签。”姬瑶不以为然,协议都签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林状元的钱好拿,名头也好用啊。

  “你看你协议上写的‘林海(林状元)作为担保,确定姬瑶、风迁手里药材以及药物毫无任何质量问题。’你说他醒了看到这条想不想切了你。”风迁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我们的药怎么可能有质量问题,难道你做的药会有问题吗?你要相信我们出的东西都不会有这个问题。”姬瑶惊讶的看着风迁。

  风迁被噎的不知怎么回答,自己做的东西自然不可能有任何质量问题。

  “你开心就好。”

  “天色不早了!走!先回家!改天再来逛逛!”姬瑶一挥手,四人整理了一下衣衫,把林状元留在了包间。

  因为回去的人比较多,因此两人又租了两辆马车,才堪堪将人装完。

  当家时,已经可以吃晚饭了,胡建元的那两个经常和姬瑶一起饭的人,也自觉的把饭做好。

  吃过饭之后,安排好十人的住处,姬瑶才打水洗了澡,回到房间。

  风迁早早的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姬瑶今天非要和林状元签协议,并不是单单的因为想要借林状元的名头。

  倒像是和当初硬拉胡建元绑在一起的套路一样。

  见姬瑶回屋之后,风迁踌躇了很久,在姬瑶快要睡着的时候,风迁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姬瑶迷糊间说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无非就是他既然自己送上门来,我们岂能轻易放过?能坑一笔是一笔,能刮一层就刮一层。”

  风迁到是没想到姬瑶是这样想的,自己还认为只为了自己……

  “你那奇门遁术也别用了,免得他们天天惦记,好不容易才捡了一条命。”姬瑶翻了一个身,又嘟囔了一句:“简直是吃相太难看了。”

  本来还认为自己制作多情,姬瑶这无意识的话,让风迁整个人一震,自己原来还没有姬瑶看的明白,那朝廷上的人,哪一个的吃相是好看的?

  夜里风迁想了很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姬瑶一早起床练完太极之后,就对风迁说到:“你今天可以先教那几个厨子做药膳,然后安排一下他们每人该干什么,我去镇上看看铺面。”

  “我不一起去吗?”风迁觉得一个女人,自己去镇上不太安全。

  姬瑶显然没有这种想法:“你行动不太方便,就在家吧,我很快回来,铺面确定了还要装修,尽量在你这边教出来之后,就能够开业。”

  下定决心的姬瑶让风迁没有办法,只得让她一人去。

  这次没有风迁一起,姬瑶不会赶马车,只得坐姬家村的牛车。

  牛车上有五个人,刚好遇到姬项明的媳妇张芳,姬瑶还记得当初也是这张芳给自己提醒姬文耀一家人的事情。

  于是热情的打了一声招呼:“张芳嫂子。”

  “好久不见。”张芳略有些尴尬,当初说之后去拜访,谁知姬瑶两口子的事情让她歇了交好的心思,便没有去。

  很是意外在这牛车上见到姬瑶,姬瑶家有一辆马车是全村人都知道的。

  自从姬瑶和风迁抓了镇长还有姬正一群人之后,姬家村的人就不敢和她过多往来。

  如今她家又住进了之前那群官兵,昨天还买了十来个仆役,更是让姬家村的人感受到姬瑶两口子的富有。

  姬瑶像是没有发现张芳尴尬,继续唠嗑起来:“嫂子家地种完了吗?”

  张芳点了点头:“前两天刚种完。”

  “那嫂子改天叫上哥一起到我家吃饭。”

  “好说好说……”张芳尴尬的看了一眼牛车上坐着的其他人,并没有应下。

  见张芳没有继续交谈的意思,姬瑶也就歇了交好的心思。

  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个女人,嘲讽的说道:“有的人,明知别人不想理你,却还厚着脸皮贴上去。”

  姬瑶觉得这声音挺耳熟的,像是在哪里听过一样。

  这女人说的是谁,姬瑶自然是知道的:“没贴着你,你嫉妒?”

  “我会嫉妒?我恨不得让你去牢里感受那种感觉。”女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姬瑶越听越觉得这个人熟悉,这么恨自己的人,在姬家村可不多,姬文耀一家?还是姬大财家?坐牢?坐牢?

  姬瑶恍然大悟,坐牢的不就只有那么两个人吗?

  “周秋芸?”

  周秋芸漏出两只眼睛,阴沉沉的看着姬瑶:“认出我又能怎么样?是不是想把我也弄进牢里?”

  姬瑶翻了一个白眼,这简直就是神经病:“没兴趣,你们不惹我,我也懒得理你们。”

  说完也不理她,牛车比马车慢一些,也没有马车那么舒服,一路颠簸。

  这次姬瑶没有像昨天一样,走的匆匆忙忙,反而是每条街,每个巷子都去逛了一圈,最后看中一家处在拐角处的两层楼铺面。

  这个地方人流量不是很多,但是刚好离河边非常近,右边路口的尽头刚好有一茶楼,非常繁华,进出均是家境尚好的年轻少爷们。

  左边直走,正好有一家青楼,也不知为什么这铺面如今挂着出售的字样。

  姬瑶敲了敲门,很快有一大叔把门打开。

  “你好,你这边是出售?”姬瑶客气的问道。

  大叔一听,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是是是,请进,我马上去叫我家主子。”

  “老爷,老爷,有人要买铺子啦!”大叔将姬瑶迎进门,激动的喊到。

  姬瑶却皱了皱眉,这有人买铺子居然这么高兴,难道这铺子有问题不成?

  就在这时候从楼下下来一个白发老人,老人满脸激动,张了张口,试探的问道:“你要买这铺面?”

  姬瑶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先看看,合适的话就盘下来。”

  老人踌躇了一会儿,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我也不坑你,这铺面确实有一些问题,不然岸口这么好,我也不会卖。”

  “怎么说?”姬瑶挑眉,这人这么老实?

  “还不是斜对面那家饭馆,他家有关系,于是就想逼迫我们老爷将铺面卖给他们。”刚刚那大叔接过话头。

  “那你们为什么……?”姬瑶疑问。

  “哎!”老人叹了一口气,将事情讲述出来。

  原来老人原本和儿子也是开饭馆的,斜对面那家饭馆是老人的亲弟弟一家开的。

  两家人的手艺传承都是一脉,弟弟家硬是靠着价格战将老人一家的饭馆给拖垮,最后老人的儿子被逼的去了周县重新开了一家饭馆。

  如今就等着这边的铺子卖掉,老人也跟着过去。谁知弟弟一家这样还不算完,还想着用低价将这铺子收到自己手里,这样在这里就能成为一家独大。

  铺子的岸口好,原本想买的人很多,谁知那弟弟一家每见有人想买铺子,就找人来大闹一场。

  搞到现在没有人敢买这铺子,姬瑶是最近八天第一个上门的。

  老人心知道自己弟弟一家难缠,姬瑶早晚都会知道的事情,因此也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

  姬瑶若有所思,老人的弟弟一家想要低价购买,这么实诚,是认为自己年轻好忽悠?还是说在试探底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