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药商

第二十章 锦鸡儿

穿越之药商 光明小白 3213 2020-04-03 17:25:09

  姬瑶奔杜鹃坡之,速度缓,刚刚杜鹃坡姬瑶总一种,自己被一双睛观察感觉,杜鹃坡之,种感觉就消失。

  姬瑶顺山路继续攀爬,快山顶,山坡一大片黄色花朵,穿插各式各灌木植物间。

  姬瑶愣一,飞快跑黄色小花面,仔细察。

  性花,大单生,花梗细长,部关节;花萼钟状,基部偏斜;

  花冠黄色,带红色,旗瓣狭倒卵形,具短瓣柄,翼瓣稍长旗瓣,瓣柄与瓣片近等长,耳短小,龙骨瓣宽钝;子房无毛。

  察完完花朵之,又株植整体,基本高一尺尺。树皮呈深褐色;小枝棱,无毛。

  托叶角形,硬化针刺;假掌状复叶,叶轴短,先端尖刺状,小叶,羽状,叶硬纸质,全缘,椭圆状倒卵形。

  姬瑶皱皱眉,自言自语:“锦鸡儿……”

  锦鸡儿又名金雀花、阳雀花等,花根入药,具健脾益肾、血祛风、解毒等功效。

  让姬瑶皱眉,一大片锦鸡儿,大几生,人采摘?人一种药材吗?

  “管,先挖一株。”姬瑶拿药锄,找一株大概尺高锦鸡儿,吭哧吭哧将株植挖,放背篓。

  “办法挖再装其。”姬瑶背背篓,准备打府:“先风迁药材用。”

  色早,姬瑶急山,慢吞吞走,定吃午饭。

  “道村长文秀找风迁。”

  而风迁快疯掉,姬瑶走,一儿村长就先,谈妥情之,人就院子里坐聊儿。

  村长脚刚走,文秀就,风迁姬瑶,让尽量睛抓,放文秀院子,却敢关院门。

  文秀今日穿淡黄色衣裙,衣裙暗纹,随一举一若隐若。

  风迁完全确定文秀冲,人打望姬瑶晃,就赖走。

  一路跟风迁:“风哥哥~您坐~姬瑶真,明道您方便。”

  “风哥哥~姬瑶管您吃。”

  “风哥哥~您别!放!”

  “风哥哥~~~~~”

  风迁感觉整人脑门疼,坐堂门槛,黏自己,搔首弄姿女人,瞬间又觉睛疼。

  一辰,文秀准备走,一直往风迁身蹭。

  “风哥哥~~~~”文秀又往风迁身蹭近一。

  风迁见久疑人物,待文秀耐心逐渐消失。

  “大姐,一毁容男子,喜欢?”

  文秀一僵,撑身子,柔柔弱弱风迁抛一媚:“哎哟~风哥哥话?人觉姬瑶配您,您虽落魄,一就普通人。”

  “怎就道普通人?别一就怎,话谁信?”风迁心里一跳,思索片刻才道。

  文秀一听,捂嘴轻笑,接道:“风哥哥果乃人龙凤,日偶见风哥哥身一块玉佩,自就推算风哥哥一般人。”

  风迁心里,自己玉佩,底一人自己玉佩。

  由心里自嘲:自己当初瞎,小长大人准,自认真心待徒弟,真心待自己,结果依准。

  风迁道文秀谁人之,就懒文秀纠缠:“大姐,比大岁呢,叫哥太合适,太老。”

  试哪女人喜欢听别人自己太老?文秀自列外,面令拿东西,做余,自己早就杀。

  文秀里戾气众生,如今风迁自己找死,就怪自己手太狠:“自己拿,自己取?”

  “,怎道?”风迁挑眉,嘲讽脸变形文秀。

  “呵,认身?阴阳玉佩。”文秀眯眯。

  “人打一算盘,认玉佩就力大涨吗?”风迁缓缓靠凳子。

  “用,玉佩而言用。”

  文秀自信,五指呈爪状,朝风迁胸口抓,风迁一拐杖将其格挡。

  文秀风迁即使受伤,腿脚方便,自己打,顿明白风迁早透自己,而刚刚与自己周旋,道自己谁人。

  文秀顿愤怒,咬牙切齿道:“毁容丑八怪,既,就由拿。”

  风迁一皱眉,听文秀完,心里暗道:止一人。

  自己目行便,道另一人身手,若玉佩,玉佩自己身,就算翻遍找。就怕除玉佩,其目。

  “找。”一戴斗笠红衣女子风迁房间。

  风迁整人:“一女子男子房间,觉意思吗?”

  “玉佩哪里?”红衣女子靠墙,懒懒散散道。

  “道哪里。”风迁放松,女人武功,让风迁隐隐感受一丝威胁。

  “自己玉佩,自己道哪里?”红衣女子继续道。

  文秀自红衣女子,就默默站一旁,隐隐视红衣女子级意思。

  “掉河里,应该道吧。”

  红衣女子示意风迁继续。

  “被救昏迷六七日,醒身,掉河里吧。”风迁一脸惆怅:“自己找呢。”

  红衣女子猛站直,面朝风迁,因斗笠遮住面孔,风迁道红衣女子表情,隐隐约约感受注视自己。

  “走吧。”红衣女子文秀。

  “玉佩……”

  “走吧,玉佩拿。”红衣女子完就转身离。

  文秀嫌弃一风迁,跟离。

  等人走之,大约一炷香间,风迁才慢慢放松,摊凳子。

  姬瑶,就跟饼一摊凳子风迁。

  “怎?”姬瑶一脸惊奇风迁。

  风迁生无恋一姬瑶,又抬望房顶:“睛找,确定冲。”

  风迁一顿:“,冲玉佩。”

  “玉佩?重吗?”姬瑶拿一毛巾,擦擦脸。

  “重,师父让媳妇。”风迁里,猛坐直:“俩,道谁,世界唯一自己玉佩,就白狼徒弟。”

  “徒弟?徒弟女?”姬瑶放毛巾,盆里洗洗,拧干又摊擦擦脸。

  “怎女,相信玉佩师父让媳妇,认玉佩具强大量,认就靠量才厉害。”风迁整人显非常低落。

  姬瑶见情绪太,便转移话题:“今挖锦鸡儿,认识吗?”

  “挖党参、人参吗?”风迁奇道。

  “找嘛。”姬瑶早就自己挖党参人参情忘记干干净净。

  “金雀儿吗?”风迁扒拉锦鸡儿花朵。

  “用吗?”姬瑶试探。

  “,用一般药店用挺少。”风迁伸手将锦鸡儿背篓厘拿:“怎道药材?少人用。”

  “山一大片,奇人用。”

  “采药人大数采一昂贵药材,东西又贵。”

  姬瑶算明白,东西并值钱,所才山坡:“哎!量大就值钱吗?山一大片一大片,种少才长大株啊!”

  风迁张张嘴,姬瑶奇怪道:“咱一千银子吗?”

  姬瑶:“用钱?”

  “山买?”风迁摇摇,继续道。

  姬瑶懵一儿,才缓缓口:“买……”

  姬瑶觉世界使用降智光环,买一座山,更忘记里买,早买,自己浪费间挖药材?

  直接山买,自己怎搞就怎搞,难道香吗?

  风迁见姬瑶一脸恍惚子,忍心:“少周县姬府,道情常。”

  姬瑶摇摇:“懂,觉世界恶意太大……”

  “世界每一人公平,特别偏任何一人,特意针任何一人。”风迁皱眉,若世界公平情况存,卜卦就准,因变数太大,根本姬瑶情况。

  姬瑶白一风迁,表示自己一郁闷而,并讨论种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