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药商

第十九章 常青藤扦插

穿越之药商 光明小白 3230 2020-04-02 14:00:00

  姬瑶叹气:果然没希望,怎么有一种被人赖上的感觉?

  姬瑶拿着剪刀兴奋的走到常春藤跟前,在挖的时候,整株大概有十五尺左右,姬瑶预估这两株常青藤均为一年的健康藤。

  在挖的时候虽然割掉了一些藤,但是还剩下的藤上面依然还有不少藤枝是一年生的。

  姬瑶先是准备了一些透气的基质,放在阳光充足但又不被阳光直射的地方,接着又开始选藤。

  姬瑶在两株上面分别挑选了三根长势健壮带有三到四节气根,并且又没有虫子的一年生藤枝,从藤枝顶端大约一尺长的地方将藤剪下来。

  然后又将剪下来的藤枝用剪刀剪成三段扦插,将底部的叶子剪掉,只留顶端的两到四片叶子。

  接着又将处理好的藤枝插入准备好的基质中,再将土压实,接着浇足了水。

  姬瑶做完之后,站起来拍了拍手:“好啦!”

  风迁一直坐在堂门槛上,撑着脑袋看着姬瑶忙碌,见姬瑶弄完之后,才撑着拐杖到扦插好常青藤的地方,好奇的看着这一小段一小段的藤枝。

  “就这样,能活吗?”风迁好奇的问道。

  “不确定,在下个月扦插的话,存活率要高很多,不过这常青藤本来就一年四季都能扦插,只是存活率高和低的问题。”姬瑶伸手扒拉了一下常青藤的叶子。

  “希望能活吧!”

  “那就这样不管它们了?”风迁也跟着扒拉一下常青藤的叶子。

  “当然不是!这只是刚开始而已,这几天就隔两天浇一次水,而且是早上的时候浇水,过个七八天吧,就可以减少浇水次数了,然后不出意外的话,二十来天的样子就会生根。”

  说起这种植的事情,姬瑶还是很在行的。

  “生根之后再等上一个月,就可以把这些移栽到那边去。”姬瑶指了指刚刚扦插好的小苗,又指了指昨日种下的母株的那里。

  “然后就成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或者到时候我们直接移栽到地里也行。”姬瑶收拾好刚刚拿出来的工具,招呼了一声,让风迁也进屋。

  这个时候已经可以做晚饭了,姬瑶准备等会儿吃了饭之后,把院门再修一修,弄好之后洗个澡好好睡上一觉。

  想来今日这么一闹,自己地的事情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

  姬瑶和风迁这一夜倒是过的挺安稳,村里人基本都没有睡好觉,特别是姬文耀家和村长家。

  姬文耀一家在得知官兵去姬瑶家抓走了姬正、钱得海等人之后,又去镇上抓走了镇长,全家人就一直躲在家里,瑟瑟发抖,生怕那群官兵又回转把他们给抓了。

  “要不,我们明天就把地还给她?”姬文耀看着大家,思索之后,才谨慎的问道。

  “好不容易才拿到手,就这么给她?”姬老二的媳妇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公公。

  “给她?我钱都给周秋芸了,那可是一两银子!”周芳馥猛的提高声音,吓得发呆的老大媳妇周丽一个哆嗦。

  “姬瑶不会又叫那群官兵回来抓我们吧?”周丽心有余悸的,轻轻拉了拉姬老大的衣袖,悄声问道。

  姬老大安抚的握紧他的手,示意不要多说话。

  “那你还想怎样?当初是你硬要去找周秋芸的,事情都没有办成,就先把银子给她,如今她都自身难保,你认为砸门想扒拉着那地不放?”姬文耀也火了。

  这老婆子简直不可理喻,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还不老实。只想着占便宜,没想过自己一家惹不惹得起。

  “我也觉得现在咱们应该把地给她。”姬老二轻叩了几下桌子。

  继续分析道:“我们一家与她家目前唯一有关系、有纠纷的就是那十亩地,说一句不好听的,要不是因为姬瑶两口子不想和村里闹得过僵,就凭今日看到的,我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对,明日就去找村长,你也别在意那一两银子,事情没有办成,她周秋芸就得还给咱们,现在连他小舅子都进去了,咱们还怕甚?”姬文耀也补充道。

  周芳馥听能够去把钱要回来,虽然不太开心,也没再闹,就当默认了。

  但是老二媳妇就不一样了,一听要把地还给姬瑶,整个人都爆发了:“好你个姬老二,什么意思?要是地真的还回去了……”

  “够了!”姬老二一拍桌子,黑着脸瞪着自家媳妇:“你是男人还是我是男人?女人就只需要做到相夫教子,别的事情你插什么嘴?回房去!”

  老二媳妇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被姬老二狠瞪一样,只得气鼓鼓的回房,把门碰的一下关上。

  姬老大两夫妻见老二媳妇离开,相视一眼,见大家都默认怎么处理之后,示意一声,也跟着回了房间。

  直到只剩下姬老二和姬文耀之后,姬文耀才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话问道:“你这边安排好的事情也要暂停了?”

  姬老二也很无奈,如今姬瑶不比一开始:“没有办法,如今就姬瑶这身份,让他再动手,他也不答应的,不过我到有一个想法……”

  姬老二和姬文耀相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真的要这么做?”姬文耀眉头微皱:“当初不是说好不再做这种事情的吗?”

  “爹,当初姬彩蝶我们已经下手,这姬瑶要是查到当年那件事,我们就只有一条路,如今我们只能先下手为强。”姬老二阴狠的说到。

  姬文耀想到当初姬彩蝶狼狈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场景,咬了咬牙狠厉道:“成,就这么办,我们先踩好点,然后再……”

  “老二一房刚刚的反应好像不止是娘那一两银子的事情,倒像是他们还做了其他的准备。”回到房,关好门之后,老大媳妇才对姬老大说到。

  “爹本来就更偏心他们一房,不管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我们都不要瞎参合,老二媳妇本来就不是一个善人,二房敛财那么厉害全靠她。”姬老大虽然贪心,但是平时在家里基本不瞎参合,只会怂恿其他人。

  周丽了解自己丈夫的为人,一般他不让参合进去的事情,那么就是极容易危及到两人的事情。

  村长被自己儿子点醒之后,就打算好立马就把姬瑶地的事情给解决了。谁知这还没有去找姬文耀,就接二连三的有人来找他,全是因为姬瑶的事情。

  一直到刚刚才把最后一泼人送走,天都已经黑透了。村长叹了口气,只得明日一早去姬文耀家了。

  第二日一早,姬瑶就吧嗒吧嗒的跑去看自己昨天扦插好的小苗,见十多根小苗叶子都非常有精神,于是满足的去做早饭,早饭做好之后又开始每日一练的太极。

  风迁最近的伤好了不少,脸上的疤也掉落不少,大部分都是肉粉色的新皮肤。风迁推测再过上一段时间,脸上的伤口应该就会好全。

  自从得知自己脸被毁之后,风迁每天都会照镜子看一下自己的脸,从一开的崩溃到现在的坦然面对。

  腰腹的伤也基本愈合,只是因为伤口太深的原因,以后会留疤,不过风迁也不在意,毕竟不比脸,腰腹上又看不见。

  至于腿,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才一个月不到,风迁也不着急,就这么慢慢的养着,这样还能卖一波惨,让姬瑶不至于毫不顾忌的提出和离之事。

  风迁这几日天天见姬瑶练太极,到是看出了太极的一些精妙之处,也不由的称奇:“你这太极,还真的挺精妙的!”

  姬瑶收式之后,嘚瑟的看着风迁:“那不是!我给你讲,太极统共加上起式和收式共有十个套路,然后多练练,慢慢就可以有自己的招式。”

  风迁好奇的问道:“没有心法吗?”

  “当然有!等有空我教你啊!”姬瑶擦了擦脸上的汗:“走,先吃饭去,我等会儿上山去瞧瞧,看看能不能挖点党参、人参之类的回来给咋俩补补身子。”

  “你又上山?昨日发生那事,今日村长可能会来,你上山了村长来怎么办。”风迁有点不开心,村长的事儿其实不大,主要还是昨日她一走,文秀就来了,要是今天走了文秀还来怎么办?这个又不太好提。

  “不是有你吗?你看着处理就行,你不能什么都让我处理,你也要在这里生活,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姬瑶不满,这人真是什么事都不想管。

  早饭过后,姬瑶收拾好,就准备出门。

  姬瑶在出门的前一刻,忽然凑到风迁的耳边,用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到:“我这一出去,也不知道这文秀这次是来找你,还是跟着上山找我,昨日她时间按得那么准,想来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有人监视着我们,你在家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只眼睛,一切注意安全。”

  原本心里还挺不爽的风迁,听到这话,一下就笑起来。心里乐滋滋的想:还是在乎我的。

  姬瑶不知道风迁又在乐呵什么,每天总是莫名其妙的。见风迁乐呵的答应之后,不再多想,出门直奔后山。

  这次因为没有在山脚浪费时间,脚程快了不少,一个时辰不到就到了杜鹃坡。

  姬瑶歇了一口气,喝了点水,看着杜鹃坡,耸了耸背着的背篓,飞快的跑起来。

  只要一想到杜鹃坡遇到文秀和姬正,姬瑶就不想在这里停留,好心救人到是惹了两个麻烦。

  姬瑶跑的飞快,并未注意一颗高大的杜鹃树上藏着一个红衣女子,女子带着一个斗笠,只漏出下巴。

  见姬瑶飞快跑过杜鹃坡之后,才慵懒的吐出一句话:“这次戒心到挺足的,不过可惜了,这次目标不是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