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楚队又在破案了

第53章:撕毁盟约的原因

楚队又在破案了 北巷南柚 2033 2020-04-10 04:10:10

  “再说,黑客帝盟想要追踪我,他们还差点本事。”楚一诺懒懒的靠在墙边。

  慕斯洋嘴角抽了抽,并未说什么,只是挥挥了手,吩咐手下的人给楚一诺拿了台电脑。

  楚一诺拿到电脑后,飞快的敲起了代码。

  望着在破译代码的楚一诺,慕斯洋突然酸溜溜的开口:“两次撕毁盟约,都是为了顾云深吧?”

  楚一诺敲着键盘的手顿了顿,她敛下了眼帘。

  确实。

  第一次是为了给顾云深报仇。

  第二次是怕顾云深有危险,所以想快点找出凶手。

  “你太小瞧顾云深了,他可比你想象中的要复杂多了。”慕斯洋冷哼一声。

  他承认,他酸了,非常的酸。

  毕竟当年他在维和时被黑手党定位炮轰,这货都不肯出手。

  楚一诺唇角微勾,挑了挑眉:“那又怎么样?”

  慕斯洋起得鼓起了腮子,闷闷的背过身。

  几分钟后,楚一诺停下了敲代码的手,微微抬了抬头:“监控复原了。”

  “怎么样?”慕斯洋福了福身,往电脑前凑了过去。

  “应该是今天凌晨来给他们注射药剂的医生。”楚一诺眯了眯眼,盯着监控上的动画。

  监控中的医生面带口罩和穿着白色大褂。

  慕斯洋皱了皱眉毛:“他全程捂着脸,无法辨认出他的模样。”

  “没关系,我切入一下其他位面的监控。”说着,楚一诺的手快速操作了起来。

  只见监控中的那个医生推着车回到了更衣室,等他再次走出来时,头上戴着顶鸭舌帽,还是无法辨认出脸。

  楚一诺丹凤眼中闪过一丝冷光,直到这个医生上了一台出租车。

  她立马开启了定位追踪,把这台出租车的路线调取了出来。

  “行了,西区安亭花园3栋502室。”她截取了身位图,对西区的所有监控进行了匹配。

  “那行,我通知冯浩,让你的人过去。”慕斯洋凝重的说道。

  楚一诺点了点头,迅速起身:“那你在这里等市局的人过来交接,我现在过去和他们会合。”

  “没问题。”慕斯洋应声。

  而在另一边的病房,顾云深正在翻看着文件。

  突然间,他的电话响了。

  叶阑的声音传来:“老大,ghost神终于毁约了。”

  闻讯,顾云深皱了皱眉,沉声道:“目前什么情况?”

  “我们只能用当年他留下的盟约系统探测出他在线上操作了两次代码,但是无法追踪。”叶阑有些烦闷的挠了挠头。

  顾云深冷冷一笑:“挺好的,摆了我们一道。”

  “那老大,现在该怎么做?”叶阑询问道。

  顾云深皱了皱眉:“你再仔细说下你上次黑进大数据库的事情。”

  “是这样的,上次我在黑大数据库时,明明已经启动了九项,但是在最后一项被ghost神的反追踪系统锁定了,后面我又和你通了个电话,所以不小心被录入了信息,但你是盟主的身份没有暴露出去,我在档上给你挂的是买家。”叶阑对这件事情记忆犹新。

  “你和16科的人去会会这个系统,务必把ghost给引出来,敢和整个帝盟作对,我看他是不想活了。”顾云深冷眸微眯。

  听到有事情做了,叶阑一阵兴奋:“收到了老大!我这就去!”

  挂了电话后,顾云深眼中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光。

  然然的事情。

  ghost......他知道多少?

  这个人,不能留。

  ......

  西区安亭花园。

  楚一诺下了出租车后,直奔着3栋502而去。

  “楚队。”陈岳震和齐彦北领着人赶了过来。

  楚一诺朝他们微微点了下头,吩咐道“陈岳震,你负责敲下门。”

  陈岳震领命上前,所有人都埋伏在门边,做好了准备。

  “你好!我是物业,监测到了你家用电有些异常,可以来开下门吗?”

  “你好......”

  门连续被敲了几下,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楚一诺和陈岳震交换了一个眼神,她冷声说道:“破门!”

  得到命令的几个刑警马上上前砸门。

  “砰——”

  一声响,门开了。

  楚一诺带着人走了进去,但是里面空无一人。

  “楚队!”率先进入卧室搜查的齐彦北传来一声惊呼。

  闻言,楚一诺凝了凝眉,快步走进了卧室。

  只见床上躺着一个二三十岁的男人,他右手还保持着握枪的姿势,此时手枪的子弹已经贯穿了他的太阳穴,鲜血浸湿了洁白的床。

  楚一诺揉了揉眉心,吐了一口浊气:“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楚队,现在怎么办?”站在一边的齐彦北眉头紧锁。

  “让法医科来一趟吧。”楚一诺眼神有些疲惫。

  因为这预示着那件事的线索又断了。

  齐彦北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卧室。

  “楚队,那剩下的这些东西需要排查吗?”陈岳震走了进来。

  “你们看着来吧,但估计有用的东西不会很多,这个人既然一心求死,断然不会给我们留下一丝线索。”

  楚一诺抱紧了双手,叹了口气。

  陈岳震沉默了一会,也退了出去。

  一会,法医科的人赶了过来,但却不是林曦,而是个生面孔。

  “你是新调来的法医?”楚一诺撇了他一眼。

  男孩提着个银白色的勘察箱,鼻梁上夹着一副金丝框眼镜,他有些腼腆的笑道:“报告楚队,我是c市分局调过来的新法医,宫席廷。”

  楚一诺也笑着微微点了头:“欢迎。”

  客套的招呼过后,宫席廷很快就进行了初步的尸检。

  “尸体还有温度,死亡不足两个小时,身体其他部位无约束性伤,初步可以排除他杀可能。”

  几分钟后,宫席廷说出了他的判断。

  楚一诺没有说话,她默默的靠在墙边。

  那件事历经了两年,好不容易有了线索。

  现在居然又断了吗......

  恍然间,她又想起了那个Saviour。

  好像随着这个所谓救世主的到来,那件事渐渐地浮出水面。

  他究竟......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楚一诺丹凤眼微眯,眼中闪过了几丝冷意。

  “楚队,现在我们要回局里吗?”陈岳震搜查完了外面的东西,朝着楚一诺询问道。

  “嗯,先回去吧。”楚一诺回答道。

  

北巷南柚

啊啊啊继续蹲推。首页限免推快砸我头上吧呜呜呜呜,编辑大大再爱我一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