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楚队又在破案了

第52章:撕了就撕了

楚队又在破案了 北巷南柚 2014 2020-04-09 04:30:53

  楚一诺低笑一声,把手抽了出来:“你倒是想得美。”

  顾云深没有说话,只是冷眸中时不时会闪过几丝流光。

  “要吃苹果么?我给你削。”楚一诺挑了挑眉。

  “都行。”

  顾云深应声,望着楚一诺的眼里尽是宠溺。

  “啧啧啧,亏我还以为深哥你下半辈子就要半身不遂的躺在病床上了,所以我赶紧买了最快的航班飞回来,没想到一进医院就被狗粮砸脸了。”

  季铭捧着束绿油油的菊花,风骚的倚在门边凹着造型。

  “大半夜的,你能不能正常点?”江北盛一脸无语的望着他,提着个食盒从季铭身后走了出来。

  季铭瞟了一眼江北盛,一脸傲娇的走到花瓶前,把他的绿菊插了上去。

  楚一诺在凳子上削着苹果,她看了一眼花,嘴角抽了抽:“你这花......挺有想法的嘛。”

  “小楚楚!还是你识货,我这是正宗的非洲绿菊,刚刚空运回来呢。”季铭鼻子快要牛逼上天了,指着绿菊一顿吹嘘。

  正宗非洲......绿菊?

  还空运回来。

  楚一诺:“......”

  她瞅着咋像他们警局花园随意生长出来的野菊花。

  而江北盛则是满头黑线的望着季铭:“感情这就是你一百万买的玩意?”

  “盛哥,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它可是有名字的,叫非洲绿菊王,可稀罕了。”季铭摆了摆手,向江北盛解释道。

  闻言,江北盛额头青筋暴跳,咬牙切齿的吐出五个字:“是挺稀罕的。”

  遇到你这个百年难遇的冤大头,能不稀罕吗?

  “害,我知道我眼光好,你不用夸我的!”季铭拍了拍胸脯,一脸骄傲。

  楚一诺满脸憋笑,削着苹果的手差点滑了一下。

  “小心些。”顾云深皱了皱眉头,出声提醒。

  “别紧张,我没事。”楚一诺轻轻一笑,把削好的苹果递到了顾云深嘴里。

  “以后这些事情我来做,你别削了。”顾云深一脸不放心,依旧紧皱着他的浓眉,轻声叮嘱道。

  楚一诺无奈的叹了口气:“行,都听你的。”

  江北盛:“......”

  季铭:“......”

  靠。

  狗死的时候没有一对情侣是无辜的!

  等楚一诺给顾云深喂完苹果后。

  “咳,阿深,你吃点饭吧。”江北盛尴尬的清咳了几声,把饭递到了桌上。

  顾云深点了点头,坐了起身,开始慢里斯条的吃起了饭。

  季铭也找沙发坐下,他一顿吐槽:“不是我说啊,深哥你和小楚楚怎么轮流进医院,你们两个人之间的情趣真是古怪。”

  “没关系啊,下一个也可以是你。”楚一诺露出了她的小虎牙。

  季铭浑身一哆嗦,他咽了口口水,结巴道:“不......不......用这么客气,我就这样也挺好!”

  真怂。

  江北盛嫌弃的望了一眼季铭,一副没眼看的样子。

  看望完顾云深,他们两个人也相继离去。

  楚一诺撑在病床边,由于刚刚去打了一架,她的眼皮已然撑不开。

  看着昏昏欲睡的楚一诺,顾云深薄唇微勾,细声道:“然然,上来睡吧。”

  “不用了,我趴一会就好。”楚一诺摇了摇头,便趴在床边睡着了。

  顾云深无奈的低笑,他拔掉了自己手上的针管,把楚一诺轻抱了上床。

  望着楚一诺的侧颜,顾云深薄唇微抿,在她的眼角边落下一吻。

  他细声呢喃道:“晚安,我的乖宝贝。”

  ......

  早晨。

  楚一诺是被推门声给吵醒的。

  她揉了揉眼睛,从顾云深怀里挣脱开,便看见站在门边一脸阴沉的慕斯洋。

  “楚一诺。”慕斯洋声音有些冷然。

  慕斯洋很久没这么严肃的喊过她全名了。

  她眉头微皱:“怎么了?”

  “你过来一下,出事了。”慕斯洋桃花眼中的邪气全被阴戾代替。

  楚一诺眯了眯丹凤眼,应声道:“我马上来。”

  慕斯洋点了点头,用复杂的眼神望了一眼楚一诺,便关门退了出去。

  “早点回来,我等你吃饭。”顾云深躺在床上,伸手摸了摸楚一诺的脸。

  楚一诺无奈的看了顾云深一眼:“好啦,我知道了。”

  说完,她快速跳下病床,稍微整理了衣服后,便赶到了关押病房。

  看到站在门口满脸阴沉的慕斯洋,她凝了凝眉:“怎么回事?”

  “我今天一早过来,病房里的六个人全死了。”慕斯洋揉了揉发疼的额角。

  楚一诺愣了一下,眸瞳紧缩,疾步走进了病房里。

  偌大的病房里六张病床排在一起,床上的六个人安静的躺在上面,但呼吸机的频率已经跌成了零。

  望着后进来的慕斯洋,她冷声开口:“让市局法医科的人赶紧过来吧。”

  “已经通知了。”慕斯洋回答道。

  楚一诺深呼吸了一口气:“昨晚不是让你们加紧巡逻吗?”

  “已经布防的很紧密了,但没想到还是大意了。”慕斯洋有些无力。

  楚一诺沉默了,她靠在墙上,沉思着。

  很快,林曦提着勘察箱赶了过来,她朝楚一诺点了点头,很快工作了起来。

  她来到了一具尸体前,当看到尸体上的一个针孔洞,她抬了抬眸:“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人都是被注射了一种东西致死的,至于成分的话,需要回警局验。”

  闻言,楚一诺直了直身,“慕斯洋,监控呢?”

  “昨天关于这间病房的监控全被覆盖了。”慕斯洋回答道。

  这就是他头疼的原因。

  楚一诺眼神闪了闪,“拿台电脑过来吧,我负责恢复。”

  “不行!”慕斯洋脸色变了,开口拒绝道。

  “没关系。”楚一诺朝他摇了摇头。

  慕斯洋还是满脸不赞同,“你和黑客帝盟是有盟约的,十年之内不出手,你难道要撕毁吗?”

  “我昨晚已经违约一次了。”楚一诺毫不在意的说道。

  “你......”慕斯洋眸瞳微缩,还想说些什么。

  “撕了就撕了。”楚一诺沉声打断了他。

  慕斯洋有些无奈的望着楚一诺。

  那可是黑客帝盟,世界所有顶级黑客聚集的地方。

  撕了就撕了......

  还真鸡儿嚣张。

  不过楚一诺她,确实是有这个资本。

  

北巷南柚

今天又是蹲推首页推的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