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楚队又在破案了

第39章:话说那天......

楚队又在破案了 北巷南柚 2012 2020-03-31 19:43:50

  a市警察局刑警队队长办公室。

  齐彦北把拿到的资料全瘫放在了办公桌上。

  “刘宇,你那边查得怎么样?”楚一诺坐在椅子上,询问道。

  “报告楚队,这起案件的所有资料我已经整理好了,东南片区的检察院觉得仅仅只是人证过于牵强,所以判定了证据不足。”刘宇刚从c市回来,就马不停蹄的进入了工作。

  闻言,楚一诺皱了皱眉:“物证一个都没有吗?”

  这也太奇怪了吧。

  刘宇摇了摇头:“这起案件目前并没有任何物证。据报案人的供词,他们在被带进去囚禁的带出来的时候都是蒙着眼睛的,而更具体的,就是一间没有任何光亮的小房间。”

  楚一诺沉默了一会:“陈岳震那边有消息传回来吗?”

  “目前没有。”齐彦北紧皱着眉头,回答道。

  “算了,不等了,齐彦北,我和你一起去一趟张毅先的家里,刘宇,你继续整理一下资料。”楚一诺起身吩咐道。

  齐彦北点了点头,和楚一诺一起来到了张毅先的家里。

  这是一个很小户型的老式别墅,他们刚进门,就看见陈岳震一脸凝重的站在书房前。

  “楚队。”瞧见楚一诺,陈岳震恭敬的喊了一声。

  楚一诺点了点头,询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陈岳震皱了皱眉,声音低沉的说道:“目前在张毅先家里发现了一个密室,但是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酒窖,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

  闻言,楚一诺也凝了凝眉:“那你们继续吧,我到处看看。”

  “好的,楚队。”陈岳震回答道。

  楚一诺观察着四周,她走进了一楼的一个卧室,看着贴在墙上的一面镜子。

  她眼神一凝,上前敲了敲,没有回响。她失望的摇了摇头,走到了在书房发现的密室。

  密室空间略微拥挤,之前堆放在密室的酒都被清空了出去,现在的密室空无一物。

  她走近最里面的一堵墙,低头看了看,就在她要抬手想要检查时,门外突然间出现了争吵声。

  “请你们马上离开这里,这起案件不是你们受理的。”嚣张的男声响起。

  楚一诺皱了皱眉,走了出去。

  发现齐彦北和陈岳震在和几个穿着检察官服饰的人在争执。

  “怎么回事?”她疑惑的开口。

  陈岳震深呼吸一口气:“楚队,他们非要说我们的搜查令不奏效。”

  楚一诺挑了挑眉,张毅先惨死的消息第一时间被他们封锁了,所以没有多少人知道。

  “这起案件一直都是我们检察院在受理,你们市局的刑警队干嘛倒插一脚,强龙不压地头蛇,难道你们没听过吗?”带头的那个男人神气的开口。

  楚一诺冷冷的望着他。

  带头的男人脖子一缩:“你瞪我干什么?”

  “这是什么?”楚一诺接过陈岳震手上的搜查令,指着上面的公章。

  “市......市局的章......”带头的男人哆嗦着回答。

  “啪。”楚一诺把搜查令糊在了男人脸上。

  她眼神冰冷:“原来你知道这是市局的章?”

  在楚一诺的强大气压下,男人的双腿抖了抖:“我......”

  “还不快滚?”楚一诺没有给男人说话的机会。

  男人吞了一口口水,带着手下的几个人灰溜溜的跑了。

  陈岳震和齐彦北在一旁憋着笑,真是一群怂包。

  “你们进来一下密室,我好像有发现。”楚一诺望着陈岳震和齐彦北。

  他们三个人回到了密室,楚一诺再次走近那堵墙。她身伸手敲了敲,有回响。

  里面是空心的!

  “这堵墙应该有机关。”楚一诺不假思索的说道

  但是,机关在哪呢?

  她走出密室,来到了书房,摆弄着书架,企图找到机关。但一连拔了许多本书,都没有找到开启机关。

  “不对,这没有。”楚一诺喃喃道。

  她沉默的靠在了书桌上,沉静的再次观察着四周。

  一般来说,这些老式户型都会带有一个密室,但在密室之下再造一个,是很少用的事情。

  所以开启的机关一定会设计得非常的巧妙,而且难以想象。

  她的手无意间敲着桌面,突然间,里面传出了门在动的声音。

  她望着手下的桌子一怔,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这是声控门!?

  ......

  云浮宫。

  顾云深又在灌酒。

  “咦,深哥这什么情况?”刚刚回国慕斯野抬了个头过去,八卦的询问道。

  坐他旁边的季铭感慨的摇了摇头:“深哥最近屡屡情场失意啊。”

  “我靠,这么说深哥是有情况?谁啊,居然能把深哥拿下!”慕斯野一脸震惊地问道。

  季铭脸上有点不自然,他凑到慕斯野耳边:“椰子,你还记得五年前在挪威把我们扁了一顿的那个男人婆吗?”

  慕斯野拍了把大腿,僵硬的回答道:“天哪,是她啊?但,深哥喜欢的是我哥的相好?”

  季铭连忙捂住慕斯野的嘴:“不要这么大声,等会让深哥听见我们两个就完了。”

  对面的江北盛嘴角抽了抽,你们这么大声,别说是阿深,连我都听见了。

  果然,听见慕斯洋的名字,顾云深的脸开始变得阴沉,手中的酒也越喝越快。

  江北盛给慕斯野和季铭使了一个眼色,希望他们能将功补过的安慰一下顾云深。

  慕斯野接到了江北盛的眼神,他比了个OK的手势,清清了嗓子:“深哥啊,这里面就我感情经历最丰富,要不我给你支下招。”

  闻言,顾云深抬头望着他。

  慕斯野正了正身子,认真的说道:“你想要俘获一个女人的芳心,其实很简单,首先你得和她拥有一个共同爱好。如果没有......”

  顾云深挑了挑眉:“怎么说?”

  慕斯野脸上开始充满悲伤,他捂着胸口,讲出了他的故事:“话说那天,我前女友就是因为我摇不来花手,和我分手了......她走的那天,花手摇得很快,天下着小雨。她的花手像螺旋桨一样快,就那样无情的从我面前飞走了。”

  顾云深:“......”

  江北盛:“......”

  季铭:“......”

北巷南柚

哈哈哈哈这个文案是我偷我朋友圈里的朋友的,如果有雷同的话记得告诉我,我愿意删除!(PS:200收的加更,我真的是个卑卑微微的小作者,嘤嘤嘤,我需要红豆的安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