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楚队又在破案了

第26章:案件告破

楚队又在破案了 北巷南柚 2307 2020-03-24 20:17:19

  残酷的真相从楚一诺口中讲出,鱼家业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对,你说的没错,这确实就是我做的。我不满我爷爷给我安排的婚姻,凭什么我要娶一个我不喜欢的女人?

  为了摆脱她,一开始我是想直接让诩雨整容成冯佩琳的样子,直接取代她,但是我不想这样对诩雨所以我又想了另外一个办法。

  那时候,方雅欣得了癌症死了,她的一个好朋友来投奔我,她叫方茴,就连方雅欣都不知道的,她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方雅欣只当她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所以多多关照。

  而这件事情,也是我无意中得知的,那时候我也同时知道了,方茴喜欢我。所以我打算利用她,我秘密联络整容院的医生,故意的把她整容成冯佩琳的样子,还把方雅欣和我的关系故意隐藏。

  我和方茴说,只要她杀了冯佩琳,她就可以嫁给我了。就在婚礼前天晚上,我把冯佩琳约了出来,方茴有了动手机会,就把她给杀了,我假意说尸体让我处理。

  就在我冥思苦想该怎么把尸体运进酒店时,酒店突然来了电话告诉我,监控老化失灵了。我在想,天都在给我机会,所以我一大早,就拖着一个行李箱,运着冯佩琳进了等候室。

  我用鱼线把她绑在灯上,同时也把方茴求的灵符贴在了上面,这样到时就是人证物证齐全。我算好了时间,可这时却突生变故。

  伴娘突然跑进来说,等候室的门打不开了,所以我的家人和冯佩琳的家人迅速跑到了等候室门前,还叫酒店管理人员来开了锁,看到满地血迹,我心里咯哒一下。果然,意外还是发生了。

  这件事后,我发现你们在调查我,所以我故意放出方雅欣癌症死亡的事情,想把你们的注意力放在她身上......”

  “你没想到的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楚一诺犀利的眼神望着鱼家业,似乎是要把他刺穿。

  鱼家业低下了头,颓然的说道:“警官,我认罪。”

  但他话锋一转,突然激动的说道:“这件事和诩雨没有任何关系,都是我的自作主张。”

  “你放心,她顶多算是个知情不报,罚款就好了。”楚一诺回答道。

  “啧啧,为了和你在一起,我选择谋逆整个世界,这样的爱情真感人。”站在监控前的李笠序感慨了一声。

  而她旁边的袁陌浅则是翻了一个白眼:“什么毛病,渣男一个。”

  “诶,怎么就渣男了。”李笠序不服气的怼了回去。

  “还不是渣男?利用了人家方茴的感情,还搭上了好好一条人命。这种爱情给你,你要不要?”袁陌浅插着腰,一脸不屑的说道。

  李笠序摸了摸鼻子,嘀咕道:“好像也是这样的。”

  袁陌浅撅着嘴,无语地看李笠序这个死直男。以后真是谁嫁他谁倒霉。

  询问完所有问题后,楚一诺拿着文件从审讯室里出来。

  她扭头和李笠序说:“通知专案组开会吧。”

  李笠序点了点头,马上去行动了起来。

  专案组第四次会议,案件已经有了明显的进展,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明显的笑容。

  陈岳震首先汇报道:“我刚刚调查到,方雅欣确实有一个无父无母的好朋友,名字是方茴,信教,我核对了南佛寺的名单,确定她是去求过符。”

  “好的。”楚一诺点了点头。

  许蔷薇戏谑道:“哎呀嘛,咱们楚队真的可以成神了,毫无头绪的案件都被她给攻破了。”

  楚一诺嘴角一抽,怼了许蔷薇:“那是因为你比较蠢。”

  许蔷薇:“......”为什么夸了这狗逼,这魂蛋还骂我,终是我一个人抗下了所有啊。

  林曦噗呲一笑,推了推她的平光眼镜:“其实我挺好奇的,诺诺你是怎么猜到的。”

  “其实在去询问鱼家业前,我确实没有任何头绪,但是鱼家业的古怪情绪引起了我的注意。”楚一诺托着腮讲到。

  袁陌浅特别好奇的探出了她的头:“楚队快说快说!”

  楚一诺轻轻一笑,继续说道:“他给我的感觉很奇怪,在提起冯佩琳的时候,他眼里没有任何的悲伤,只是像很平常的诉说一件事情,同时还很紧张。

  为了让他放松警惕,我特意让陈岳震先试水的问他几个问题,后面才和他说有另外一具一模一样的尸体,他眼神呢,有着紧张害怕和惊恐,唯独没有震惊。

  特别是后来,突然出现在我们范围外的方雅欣,我就猜到啦。”

  袁陌浅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奥,原来是这样。”

  许蔷薇也点了点头:“好了,我们现在可以确定了杀死冯佩琳的是方茴,那杀死方茴的呢?”

  楚一诺眯了眯眼睛:“一天前,我曾经去过酒店,模拟了门如何在外面反锁,而当时我怀疑是情杀,所以把目光都放在了那张符上。刚才鱼家业说,发现了意外后,他的父母和冯佩琳的亲友团先涌了进去。

  我猜测,另一个凶手,就是冯佩琳亲友团的成员,他趁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捡起了地下的线头。”

  说着她用眼光瞟了一眼齐彦北,齐彦北立马拿起查到的资料读了起来:“据悉,当天去参加婚礼的,有冯佩琳的父母,哥哥,堂哥,堂姐,表哥表姐......”

  “被酒店通知了监控老化失灵的有谁?”楚一诺皱了皱眉,打断了齐彦北。

  齐彦北翻了翻记录,沉声回答道:“是冯佩琳的哥哥,冯洋。”

  楚一诺眯了眯双眼,眼神仿佛能洞悉一切:“抓人吧。”

  ......

  冯洋很快被齐彦北带了回来,袁陌浅负责审问他。

  “方茴是你杀的?”袁陌浅言简意赅直接进入主题。

  冯洋没有反驳,很冷静的说道:“没错。”

  袁陌浅挑了挑眉:“请你简述一下经过。”

  冯洋眼中浮现出了悲痛:“我是在婚礼前天发现我妹妹不对劲的,但是并未多想,直到婚礼当天,我想再和她说些事情,意外听到了她和鱼家业的通话。

  我妹妹被他们杀了,我当时愤怒到了极点,而我又知道监控老化失灵,所以我偷偷摸进了等候室。我看着她顶着我妹妹的脸在照着镜子,我就很生气,便拿放在大厅切水果的刀把她杀了。

  因为我以前是给酒店送酒的,所以我知道,一般酒店都会在大型的画像后藏有一个酒洞,我就把她放在了酒洞里,用拿来粘气球的透明胶把洞口封住,防止血液流出。

  后面,我就用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铁线,先把门反锁,再连出去。等到现场混乱的时候,我就偷偷绕过去门边把铁线给拔了。”

  “你还有什么有申诉的吗?”袁陌浅说道。

  冯洋脸上出现一丝苦笑,摇了摇头:“没有,我认罪。”

  袁陌浅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承认,你是一个好哥哥,但不是一个好公民。”

  

北巷南柚

大家都看出来没,陌浅的官配序序来了嘿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