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楚队又在破案了

第20章:人在桌上坐,瓜从天上来

楚队又在破案了 北巷南柚 2063 2020-03-20 17:49:45

  季铭吞了一口口水,狠下心来大力掐了一把隔壁的江北盛,忽然恍然大悟的说道:“不疼啊,原来是梦。”

  江北盛一巴掌呼到了季铭头上:“你掐的我,你疼个香蕉意面屁啊!”

  “嗷。”季铭摸了摸被江北盛呼过的头部,痛苦的呻吟道。好痛,原来真的不是梦。

  随既,和江北盛一脸惊悚的望着顾云深。

  “阿......阿深?”江北盛试探着开口。

  而被注视着的顾云深望着呆若木鸡的两人皱了皱眉:“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咦,不来也不知道,你原来金屋藏娇啊。”季铭迅速回答道,用极其暧昧的眼神打量着顾云深和楚一诺。

  顾云深望了一眼餐桌上的楚一诺,冷眸微眯,低声地朝季铭道:“你别在她面前乱说话。”说完便端着毛肚去了餐桌。

  “啧啧啧。”季铭若有其事的晃着脑袋。

  旁边的江北盛一脸无语,扶了扶额,给季铭解释道:“楚队长是过来给小季璃治病的。”

  季铭愣了一下,用手肘捅了捅江北盛:“盛哥,但你确定深哥对那个小软妹真的没有非分之想吗?”

  江北盛白了一眼季铭:“你觉得呢?”没有非分之想的话干嘛把季璃接到家里?摆明了想进水楼台先得月啊。

  季铭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他呢,就从来没见过深哥这么死鬼温柔过,每次和他们出去都是摆着副死脸,对着小软妹笑得不知道多开怀,肯定是对人家有非分之想啦,我得和小软妹打好关系,嘿嘿。季铭一边想着,一边发出极其猥琐的微笑。

  江北盛:“......”这意大利面又在想什么鬼东西。想着,便看见季铭一脸讨好的朝楚一诺走去,他无语的扶了扶额。果然没在想什么好东西。

  季铭瞟了刚刚走进厨房的顾云深一眼,放心的凑到了楚一诺前:“哈喽啊,我叫季铭,喜欢吃意大利面,你可以喊我小季季。”

  他思考了一会,好像有什么不对啊。小季季?突然间他撇撇嘴:“这个不好,你还是喊我小铭铭吧。”

  望着自来熟的季铭,楚一诺无奈的笑笑,刚想开口介绍自己:“你好,我叫......”

  季铭快速的打断了她,拼命的朝楚一诺眨了眨眼睛:“我刚刚听盛哥喊你叫楚队长,你是姓楚吧?那我喊你小楚楚吧!嘿嘿。”

  “额......”楚一诺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季铭似乎没有感觉到楚一诺的尴尬,还在飞快的叭叭:“你好呀,听说你是季璃的新任心理辅导师?”

  “是的。”楚一诺脸上浮着礼貌的笑。

  “嗷嗷,你今年几岁啊?你在哪工作啊?你在哪毕业?你住哪啊?你有没有男朋友?”季铭对着楚一诺抛出了他的疑问五连。

  楚一诺被他一下子问懵了,她思考着要不要回答,要的话她先回答哪个。

  突然间,季铭被一只手往后一拉,他以为是江北盛,他拍了拍拎他的那只手:“盛哥,你别拉着我,我就快问出小软妹和深哥的关系了!”

  “我刚刚说过什么?”顾云深阴沉的声音从季铭背后传来。

  季铭浑身一颤,往下咽了一口口水,哆嗦地转过身:“嗨,dear 深哥,这么巧啊。”

  顾云深冷眸微眯,他死死的盯着季铭。

  “我错了深哥,我错了。”季铭一边说一边飞快跑道客厅,躲在了江北盛的后面。

  望着怂包一样的季铭,楚一诺不禁笑了出声。

  “他从小就是这样的性子,你别理他。”顾云深望着发笑的楚一诺,轻声讲道。

  楚一诺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很可爱。”

  “呵,那我们开饭吧。”顾云深眼神逐渐变得柔和。

  “好。”楚一诺回答道。

  饭桌上,楚一诺和顾云深并排坐着,江北盛和季铭坐在他们对面。

  季铭一坐下,就夹着刚刚顾云深洗的毛肚开始涮了起来:“啧啧啧,我这辈子居然也能尝到深哥洗的毛肚。”

  他旁边的江北盛嘴角抽了抽,其实他真的很不想和季铭这货走在一起,但怎么就摊上这货?嗯,肯定是因为他太善良了。

  想着便不由自觉地想说一些事情,但看见对面的楚一诺又顿了顿。他有点为难的看着顾云深,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没事。”顾云深给楚一诺涮了毛肚,并夹到了她碗上。

  碗里被夹了毛肚的楚一诺愣了一下,然后礼貌的朝顾云深说了声谢谢。

  看见顾云深没把楚一诺当外人,江北盛也不好说什么。然后就把他刚刚想说的说了出来:“慕斯洋要从b市调回来了。”

  听到慕斯洋的名字,楚一诺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慕贱货要回来了?

  顾云深冷眸微眯,用冷沉得声音询问道:“什么职务?”

  “少将。”江北盛用复杂的眼神望了一眼顾云深。

  顾云深沉默了,江家和慕家都是属于军政世家,近几年江家已经有超过慕家的趋势,但没想到出了个慕斯洋。

  良久,他沉声回答:“井水不犯河水就行。”

  江北盛点了点头,慕斯洋是敌人还是朋友现在未可知,井水不犯河水就行。

  “咦,慕斯洋居然比盛哥还高两个军衔。”季铭啃完一块骨头,嘀咕道。

  江北盛嘴角一抽,无语地望着他:“所以你以后别惹事,犯在慕斯洋手上我可救不了你啊。”

  “嘿嘿,我可不怕,我可是有慕斯洋的把柄。”季铭拿着筷子神秘一笑。

  把柄?餐桌上的其他三个人用好奇的眼神射向他。

  季铭脸上扬起八卦的笑容:“我和你们说,我当年和慕斯野一起去挪威,慕斯洋来逮慕斯野,身边跟了个小情人,就是有点凶,把慕斯野打得嗷嗷叫,还敢扭慕斯洋的耳朵,慕斯洋这么阴晴不定的一个人,能被扭耳朵都不吭声,肯定是小情人,我已经向慕斯野问到她的名字了。”

  对于他们和慕斯野交好,楚一诺有点惊讶。但听到慕斯洋有个小情人,她十分震惊,她怎么不知道。但听完整个故事,她抽了抽嘴角。挪威、打慕斯野、扭慕斯洋耳朵这一件件的,怎么有点熟悉......

  季铭还在自顾自的说道:“说起来,慕斯洋的小情人和小楚楚一样,好像也姓楚,叫啥来着,奥对,楚一诺。”

  顾云深冷眸微眯,脸色变得阴沉。用极其危险的眼神盯着季铭。

  “......”江北盛的筷子掉了。

  “......”楚一诺的筷子掉了。诶不是,她这是人在桌上坐,瓜从天上来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