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楚队又在破案了

第19章:深哥家有个小软妹

楚队又在破案了 北巷南柚 2164 2020-03-19 12:05:54

  吃完饭的季璃现在还是坐在桌子上画画,不过他身上已经卸下了对楚一诺的防备。

  楚一诺望着季璃的背影,很有节奏的在门边敲着一串节奏,不一会,季璃沉沉地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楚一诺走了过去,她抱起季璃,把季璃轻轻放到了床上,等帮他把被子盖好后。

  她帮季璃稍稍理了理一年没有剪过的头发,和摸了摸他脏脏的小脸,温柔的说道:“好好的睡一觉,今晚,就做个好梦。”

  等到季璃的呼吸逐渐均匀后,她蹑手蹑脚的起身,离开了季璃的房间。她把季璃催眠了,今天应该不会做噩梦了。想起他眼底下的淤青,楚一诺真的十分心疼,是多久没有睡过好觉了。

  楚一诺在二楼走廊思考了一会,便走到了三楼的阳台,她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喂,师傅。”

  “咦,是然然啊,怎么了?”手机那头传来一股慈祥的声音。

  “我这里遇到了个案例,和当年那个女孩差不多,我想如果请您直接过来催眠的话,您看怎么样。”楚一诺皱了皱眉,说出了她的想法。

  “差不多?你和我说说。”手机那头回答道。

  “是这样的......”楚一诺把季璃的情况悉数告知。

  手机那头一阵沉默,良久:“恐怕不行,如果是刚刚发生,现场催眠的话可能会让他忘掉,但现在已经过了这么久时间了,这个心理阴影是根深蒂固了,催眠只能当辅佐,并没有作用。”

  “好的,师傅,我明白了。”楚一诺深呼吸一口气。

  “行了,然然,你也别太担忧了,以你的能力,我相信你是没有问题的。”手机那头开解楚一诺道。

  楚一诺笑了笑:“放心吧师傅。”而后便道了别,挂了电话。

  楚一诺靠在阳台栏杆上,揉了揉凸起的太阳穴,其实她感觉季璃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但是现在刚刚接触,她又说不上来。

  她清空思绪,来到了一楼,望见了在厨房忙碌的顾云深,她略微惊讶。顾云深此时穿着一身休闲服,围了一个粉色小围裙,少了在商场运筹帷幄的强硬气质,多了分居家的意味。

  顾云深看见下来的楚一诺,扬起了笑:“今晚吃火锅,可以接受吗?”

  “可以啊。”楚一诺笑了笑,她想了想:“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火锅了。”

  顾云深眼睛闪过一丝微笑,望着楚一诺:“是吗,那真的是太巧了。”

  楚一诺笑着点了点头:“对呀。”说完她也扎进了厨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顾云深指了指放在洗菜池的青菜:“你把这些菜洗了吧。”

  楚一诺点了点头,撸起了她的卫衣袖子,洗起了菜。

  顾云深一边洗毛肚,一边用余光偷瞄着楚一诺,看着她认真的模样,顾云深嘴角的弧度慢慢上扬。

  楚一诺洗完青菜后,把青菜用小碟子装好,放到的餐桌上。这时门铃响了,她望了望还在厨房忙碌的顾云深,皱了皱眉,还是去开了门。

  她把门一打开,一坨灰白灰白的东西突然往前一拱,骚气的比了耶:“surprised,my dear 深哥。”

  楚一诺愣了一下,此时她正在和季铭大眼瞪着小眼。

  等季铭完全看清站在眼前的人后,他浑身一哆嗦,揉了揉眼睛:“嘎?是我时差没倒回来吗?”

  “绝对是错觉,一定是错觉,一定是我打开门的方式不对。”他边说,边自顾自的把门关上。

  “......”楚一诺站在房子内,看着季铭把门关上。

  “嘀嗒。”季铭用钥匙把门打开,等把门推开,望着还站在里面的楚一诺。

  “嗷!!!”他惊叫一声,飞快奔到后面进来的江北盛怀里。

  江北盛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整懵了,等他反应过来后,对着季铭暴躁的吼道:“季!铭!你又在搞什么飞机,一天到晚的鬼叫什么,还不快从我身上滚开。”

  季铭直接无视了他,他拉着江北盛的衣袖,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楚一诺:“深哥......深哥...深哥家里有个小软妹!”

  小软妹?江北巷一脸疑惑,他这才发现站在门口的楚一诺。他嘴角一抽,小软妹??a市警界神话变成小软妹,怎么想怎么刺激。

  “江上校。”楚一诺微微一笑,朝江北盛礼貌的喊道。

  “楚队长。”江北盛也笑着回应。

  季铭望着互动的两人,他眨了眨他的卡姿兰大眼睛:“诶,你们认识啊?”

  江北盛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把季铭从他怀里拎走,吐槽了一句:“也就只有你不认识她。”还把人家叫成小软妹,想当年和她一起缉毒的时候,她一个人就可以打掉一个十多个人的小团伙,你TM和我说,这是小软妹?

  季铭挠了挠头,冥思苦想了一会:“但我确实没印象啊......”

  刚走到门边的江北盛脚差点一滑,他转过身,咬牙切齿地对季铭说道:“你还不快滚过来!”

  季铭咂咂嘴,朝江北盛嘟囔到:“来啦来啦。”在经过楚一诺身边时,还用特别猥琐的眼光望着她。

  “......”楚一诺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刚刚好像没干啥对吧,为啥用这种眼神望着她。

  进了客厅后,季铭整个人蹦到了沙发上,他往沙发上一躺尸,喊道:“舒服!”

  江北盛嘴角一抽,无语的说道:“你要是把阿深的沙发弄脏了,你看他不抽死你。”

  听到顾云深的名字,季铭吓着整个人缩了起来,他东张张西望望后,发现顾云深并不在,放心的拍了拍胸口,但一秒后又反应过来:“咦?深哥呢?”

  他继续的四处张望:“王妈也不在啊。”

  江北盛也没发现顾云深的身影,他望了望在餐桌上调着火锅底料的楚一诺,想了想,说道:“阿深估计在书房吧,我们一起上去喊他吧。”

  季铭点了点头,和江北盛一起站了起来,等他们走到厨房门口。

  这时,厨房的门开了,一身粉色围裙的顾云深刚好端着盆刚刚洗好的毛肚,从里面走了出来。

  “......”想着楚一诺在做饭,阿深在书房处理文件的江北盛。

  “......”嘴巴像吞了头牛的季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