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楚队又在破案了

第15章:幸好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楚队又在破案了 北巷南柚 2088 2020-03-08 02:49:09

  这下,就连楚一诺也被震惊到了,这时她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大屏,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许蔷薇把手中的资料重重的一放,眼中满是怒火:“这都是什么人啊,死了真是活该!”

  林曦也皱了皱眉头:“这才多大啊......”叹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果然啊,人渣是不分年龄的。”

  会议室一片沉默,所有人都沉浸在怒火中无法跳脱出来,因为何时睿,这种人渣根本就是罪有应得。

  “林曦,你的复检报告怎么样?”楚一诺打破了沉默,望向林曦。

  林曦拿着尸检报告的手顿了顿,还是如实的说:“何时睿的尸检报告没有任何问题,倒是徐苒的,现在淤青清楚的展现了出来,但是她脖子上的淤青很浅,按常理来说,男子的力道掐出来的淤青会比较深,而徐苒脖子上的淤青,比较像是一个女子的力道。”

  听完林曦的话,楚一诺脑袋好像闪过了一丝什么,她对着齐彦北说:“你把姜琪琪带来局里一趟,我有事问问她。”

  齐彦北点了点头,马上调人准备去找姜琪琪。他刚走不久,陈岳震就推开了会议室的门:“楚队,查完了,姜琪琪也没有购买毒鼠强的记录。”

  楚一诺一凝眉,对着所有人说:“在之前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疑点,为什么何时睿能日常淡定自若的把徐苒给移尸到芦苇荡,现在我明白了,因为何时睿是个惯犯,既然这样,以他对自己的自信,根本不可能会杀了徐苒,更不可能自杀,而林曦的尸检报告,让我再次证实了我的想法,杀了徐苒或者还有何时睿的另有其人,现在唯一的方向,都指向了和徐苒有矛盾的姜琪琪,而何时睿,确实可以成为她的一把尖刀。”

  楚一诺顿了顿,再次说道:“我知道现在大家心中都有怒火,但是请都不要把个人情感带到工作上,毕竟,破案,是我们的责任。”

  听完楚一诺的话后,会议室的所有人郑重的点了点头。确实,破案才是他们的责任。

  “那好,既然这样,陈岳震继续去调查毒鼠强的来源,重点去调查姜琪琪和学校附近。许蔷薇你带着痕检科的人回学校,特别是芦苇荡进行再次复勘,其余人整理下自己手头的资料,刘宇,你把何时睿的视频的备案发我一份。好了散会吧。”楚一诺再次吩咐道。

  所有人各司其职,楚一诺回到了办公室,打开了刘宇发给她的备案,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捏了捏鼻梁,一个个点开看了起来。

  期间,楚一诺对比了每个视频,终于发现了何时睿的一个小习惯......

  过了一会,齐彦北推开了办公室的门:“楚队,姜琪琪带回来了,现在,在审讯室。额...楚队,你没事吧?”

  “......!”楚一诺满脸通红的抬头望着齐彦北。

  齐彦北咽了一口口水,满脸惊悚的望着楚一诺。卧槽,楚队这是咋了,啊!好像是在看今天刘宇给她的备份......

  楚一诺拍了拍自己通红的脸颊,摘掉了耳机,站起身:“走吧。”

  审讯室里,姜琪琪正低头坐在审讯椅上,她望着走了进来的楚一诺,脸上浮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警官,还有什么事情吗?”

  楚一诺抱着文案夹,坐在了姜琪琪的对面,她勾了勾唇:“我想听听,你和徐苒的故事。”

  姜琪琪瞳孔微缩,她反应过来后,扬起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和她啊,我以前真的很敬重她,把她当做领我进门的学姐,可是,为什么会变呢?自从知道我和严旭的关系开始吧,她觉得我很有心机,觉得我在讨好所有人,想一步步往上爬,但我,真的没有这种想法。”

  听着姜琪琪说得话,楚一诺皱了皱眉:“所以你恨她?只是因为她对你言语攻击?”

  姜琪琪笑了笑:“你永远都不知道,嫉妒的能力有多大。从那天开始,我们学校就开始流传起了我勾引学长搏上位的谣言,那些人永远也不知道,她们干过的事情有多恶毒,少则言语上的伤害,多则身体上的攻击,我胳膊上的这块疤,拜她们所赐。而那个众人眼中高洁的学生会主席,正是一切的煽动者,她把我的功劳全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最可笑的是,我居然会相信,人都是善良的,我让步,我申诉,换来的,更多是变本加厉而已。我再也不要,相信这世间的公平。”

  楚一诺怔了怔,望向双眼发红的姜琪琪:“所以,你,杀了她?”

  “不,一直都是,她杀了我,她才是凶手。”姜琪琪脸上浮现一抹冷淡的微笑。

  ......

  楚一诺坐在办公室里,脑子里还浮现着刚才和姜琪琪的对话,她开始凝望着窗口发呆。无疑,得知了姜琪琪发生的事情,她现在心底是复杂的,这次的局,究竟是谁杀了谁......

  袁陌浅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楚队,这是刚刚录的口供,在她陈述这些内容的时候,肢体自然,应该没有在撒谎。”

  楚一诺点了点头,接过了袁陌浅递过来的文件。

  袁陌浅的眼眸暗了暗:“楚队,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什么?”楚一诺挑了挑眉。

  袁陌浅深呼吸了一口气:“就算是姜琪琪杀了他们,徐苒和何时睿也是罪有应得。”

  楚一诺轻轻一笑:“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我总觉得不公平。”袁陌浅眼眸低沉,望着楚一诺。

  楚一诺笑着摇了摇头:“陌浅,你这样想的话,就大错特错了。”

  望着错愕的袁陌浅,楚一诺继续说了下去:“我们刑警队眼里,必须只有死者和凶手,其他过多的东西,不应该掺杂。这世间没有人可以挑战法律的权威,你以为他们死得其所,只不过是姜琪琪,又掉进了另一个深渊而已。陌浅,你资历还浅,等你经历得多了,自然就会明白了。”

  听完楚一诺说得话,袁陌浅沉默了:“我们的眼里,只能是凶杀和死者?”

  “对,这是我们责任。”楚一诺望着袁陌浅。

  袁陌浅的深情有些挣扎:“我明白了。”说完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楚一诺无奈的摇了摇头,看见在门边椅着的陆桐:“你来了,手续办好了吗?”

  陆桐点了点头,走了进来,略带思索的望着楚一诺:“诺姐,刚刚你们说的话,我全听见了。”

  楚一诺笑了笑:“你有什么意见吗?”

  “其实你真正的内心,也是和陌浅姐想得一样吧。”陆桐望着楚一诺。

  楚一诺一怔,似在回忆:“确实,我曾经也质疑过,但是刑局点醒了我。”

  陆桐脸上浮起出一丝微笑,她朝楚一诺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

  等陈岳震收集完了资料,专案组又一次召开了会议。

  陈岳震把收集到的资料如下:“楚队,按照你的吩咐,我再次走访了各个地方,学校也重新开库检查,然后证实学校的一瓶毒鼠强不翼而飞。”

  楚一诺转了转手中的笔:“林曦,我想知道何时睿摄入老鼠强的比例是多少。”

  林曦一愣,迅速回答道:“净含量不到百分之一。”

  “一般老鼠强摄入多少会死亡?”楚一诺拧眉问。

  “只要粘上一点点,立马毙亡。”林曦回答道。

  楚一诺把手上正在转动的笔一收:“好了,我大概可以确认何时睿确实不是自杀。我们一开始的注意力就放错了,一个想自杀的人,毒药摄入量怎么可能这么微弱,再加上以他的心理素质,也不支持。”

  林曦点了点头:“这个我支持,一开始我也没注意到这个摄入量的问题,但是经过昨天的视频,这个摄入量的存在,就变得可疑了。那么,凶手是怎么杀死何时睿的呢?”

  “这个我猜,凶杀是把毒鼠强涂抹在了避孕套的外包装上。”楚一诺回答道。

  “什么?”林曦错愕的望着楚一诺。

  楚一诺把手中的照片投影到了大屏上:“昨天,我看了何时睿拍下的视频,发现了他的一个细节,何时睿会用嘴,去撕避孕套的外包装。”

  “你是说,凶手把毒鼠强涂在了外包装纸上?”林曦瞪大了眼睛。

  楚一诺微微摇了摇头:“不止,剂量不够。”

  林曦眯了眯眼,抬头望着楚一诺:“那是,身体上?”

  楚一诺点了点头:“凶杀清楚的知道,色诱,是解决何时睿最好的办法。”

  “你怀疑谁?”林曦问道。

  楚一诺略微思索了一会:“我有怀疑对象,但目前,没有任何证据支撑,凶手的反侦查意识,很强。”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但是凶手借何时睿的手给徐苒重重的一击,在徐苒最狼狈不堪的时候把她给掐死了,后来又色诱何时睿,除掉了何时睿,他觉得这个计划天衣无缝,但是针对性太强了,这个计划的核心,就是要徐苒,死!”

  “所以,你在怀疑姜琪琪?”林曦抬头望着楚一诺。

  楚一诺点了点头:“现在只能希望蔷薇那边可以找到物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