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楚队又在破案了

第6章:再遇

楚队又在破案了 北巷南柚 2115 2020-02-29 17:52:36

  结束这次案件后,专案组所有人员获得两天假期。楚一诺抽空回了趟刑大找了心理系系长李清长。

  望着坐在自己面前的李清长,楚一诺微微一笑:“老师,好久不见。”

  “哈哈哈,什么好久不见啊,咱才多久没见,这么见外。”李清长大笑道。

  “找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楚一诺问李清长道。

  李清长叹了一口气:“还真有。”说着便拿出了一份档案:“这里有个自闭症儿童的资料,你看看吧。”

  楚一诺翻开资料,看完后合上,把资料交回给了李清长:“老师,不是我不愿意,是我最近实在是太忙了。”

  “知道你在刑警队里很忙,但是我派遣过去很多学生,我自己本人也亲自试了,情况都不是很乐观,而且他的监护人和我有点私交,所以我只能找你试试了。”李清长为难得对楚一诺说道。

  楚一诺叹了一口气,思考了一会:“那老师你等会把资料发我邮箱,刚好我今天放假,等会我过去一趟。”

  李清长推了推眼镜,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楚一诺沉默了一会,开口询问李清长道:“老师,当年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李清长愣了一会,笑着对楚一诺说:“你到时就知道了。”

  楚一诺一知半解地离开了刑大。开着车朝李清长给的地址开去。

  这里是A市的滨海别墅区,每栋造价上亿,A市真正的金钱窟。

  楚一诺到达后,拿出手机,拨打了那个自闭症儿童监护人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了一股低沉的男声:“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季璃的监护人吗?”楚一诺问道。

  “我是。”男声回答道。

  “我是刑大的心理系顾问,我现在想找你了解下情况。”楚一诺回答道。

  “好,我在家。”电话中的男人依旧冷冷的回答道。

  楚一诺挂了电话后,沿着纸条找到了具体位置,停好车后,便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她看着楚一诺,温柔地笑道:“请进。”

  楚一诺向她点头致谢,走进了房子。

  这是一个欧式装修风格的屋子,四处无不透露出主人的优雅与气质。在墙的一角放着一台钢琴,钢琴椅旁边放着两朵向日葵。

  楚一诺皱了皱眉。这钢琴的摆放怎么和我家里一模一样?

  欧式的大沙发上坐着一个西装革履,正在处理文件的男人。

  楚一诺走过去:“请问你是......。”看清楚男人的脸后,楚一诺惊讶地开口:“顾先生?!”

  顾云深抬头望着楚一诺,深沉的眼眸逐渐明亮:“楚队长,好久不见。”

  “哈,哪里,好巧啊。”楚一诺尴尬的摸摸鼻子。

  “季璃在楼上,我让王妈带你上去。”顾云深对楚一诺轻声说道。

  楚一诺点点头,跟着王妈走了上楼。

  直到楚一诺的背影完全消失,顾云深才移回了他在楚一诺身上的目光,随后望着那两棵向日葵,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到了楼上,王妈带楚一诺来到一个房间门口:“楚小姐,小少爷不喜人进,我就送你到这里。”

  楚一诺点了点头:“好的,谢谢。”

  王妈走后,楚一诺推开了面前的房门,面对推开门后的一幕,让楚一诺皱紧了眉头。

  雪白的墙壁上四处都是划痕,墨水四溅在房间各处,而在大床最靠边的地板下,蜷缩着一个6岁的小孩子。他怀中抱着一个八音盒,此时正放在轻快的卡农合奏曲。

  看到这一幕,楚一诺的心抽痛着,霎时间无法言喻。一瞬间熟悉的感觉涌入脑海......

  楚一诺怔了怔,关上了门,把手插在卫衣口袋里。为什么她会有这种感觉......

  回到大厅,顾云深还未离开,他抬头看了看楚一诺:“楚队长,坐吧。”

  楚一诺点了点头,并未推托,在他身边的沙发坐下:“顾先生,能问问导致季璃这样的原因吗?”

  “5岁时亲眼看见母亲被父亲砍死,最后他父亲当着他的面自尽。”顾云深看着楚一诺平静的说道。

  楚一诺的眉微皱了皱。似乎明白了老师为什么把这个病患交给她了,因为和她接触过的那个案列有点像,但是她提出来的治疗方案是没有经过实验的......

  楚一诺按了按额头,看着顾云深说:“顾先生,我回去再详细看下季璃的档案,争取给你一个满意的治疗方案。”

  顾云深冷眸微眯,朝楚一诺点了点头:“好的,楚队长,那方便加个微信?我好把季璃情况发给你。”

  楚一诺愣了一下,快速拿出手机打开微信二维码:“好的,那便麻烦顾先生了。”

  “好,那我送你出去吧。”顾云深朝楚一诺微微勾唇一笑。

  楚一诺回敬了顾云深一个微笑:“那就谢谢顾先生了。”

  把楚一诺送走后,顾云深握着手机,轻轻点开了她的微信,薄唇再次勾起了一个微笑,冷眸中的光忽闪忽闪。

  楚一诺离开别墅区后,回到了她的公寓。这是一间只有50多平方的复式公寓,装修呈简约风格。

  楚一诺正在厨房洗菜,准备解决一下肚子的饥饿,这时电话响了。

  看到备注后,楚一诺脸上洋溢出了温暖的笑:“喂,外公。”

  “然然呀,吃饭没呀。”电话那头传出了老人慈祥的声音。

  “没呢,正准备做。”楚一诺回答道。

  听到楚一诺的话,老人突然板起了声音:“你看你,成天到晚的不知道好好吃饭,再忙也要注意身体啊!”

  楚一诺笑了笑:“知道了外公,我会注意的。”

  “你每次都是这样说,哪次不是骗我的!”电话那头传来老人嗤之以鼻的声音。

  楚一诺失笑:“是是是,您说得对。”

  “哼,明天你有事情吗?”老人突然问道

  “最近休两天假期。”楚一诺也如实答道。

  老人突然嘿嘿两声:“那你明天过来吃饭呗,我给你做扣肉吃。”

  楚一诺答道:“好的,那明天我去您哪吃顿饭。”

  老人兴奋的声音传来:“那就这样说好啦,你不能不来哈!”

  楚一诺再次微笑答道:“是是是,小的遵命。”

  再和老人聊了些家常话后楚一诺就把电话挂了。

  而她的思绪也飘向了远方,她望着手机出神。因为外公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