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楚队又在破案了

第5章:龟裂

楚队又在破案了 北巷南柚 2015 2020-02-27 17:05:31

  袁陌浅看着坐在里面的楚一诺,脸上忍不住抽搐道:“楚队真的能行吗?”

  听到这番话,站在她身边的许蔷薇笑了笑:“陌浅啊,亏你还在刑大犯罪心理学读呢,你就一点没听过你楚大队长的名号吗?”

  听完许蔷薇讲的话,袁陌浅思考了一会,突然抬头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等会!不会吧!楚队她不会是!!她她她她是那个让我们系长整天往嘴上挂的那个变态?”

  许蔷薇一脸高深莫测的对袁陌浅诡异一笑,朝她眨了眨眼睛。然后忽略掉呆愣在原地的她,看向里面的楚一诺。

  楚一诺坐在审讯椅上翻动着郑川昱的审讯记录。

  郑川昱在旁边低着头,一脸悲伤的朝楚一诺说道:“警官,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我想去见玲儿的最后一面。”

  “把你的犯罪经过全都交代出来吧。”楚一诺依旧低着头翻动着档案。

  郑川昱愣了一下:“警官你在说什么呀!什么犯罪经过?我怎么可能杀害玲儿!”

  楚一诺抬头对郑川昱冷冷一笑,把手上的文件袋一扔:“行了,别装了,能进刑警队,你说发生了什么?”

  郑川昱似乎被吓到了一般,身体往后紧紧一缩:“警官,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东西。”

  “你杀她,是因为恨吗,你在恨什么?你觉得她背叛了你?”楚一诺平静的望着郑川昱。

  郑川昱的神色出现了一丝不自然,但很快又被他掩饰了下去,还是一脸茫然的神情。

  “没错,你觉得她背叛了你,让你很愤怒,你想惩罚她,甚至想让她死,最后,你用极其侮辱的方式杀了她,对不对。”楚一诺逼问郑川昱道。

  郑川昱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龟裂,随即慢慢地变得狰狞:“那个贱人,她居然敢!居然敢背叛我,那我就让她去死好了!”

  面对郑川昱的嘶吼,楚一诺微微眯了眯眼,玩弄起了自己的手指:“说说吧,你是怎么杀死她的。”

  “呵!”郑川昱自嘲的一笑。眼神望着天花板空洞出神:“我是这么的爱她,她居然这么对我,哈哈哈,她宁愿去做陪酒女!”

  楚一诺皱了皱眉,对他这句话不否质疑。

  “就算她去做了陪酒女,但她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面前!还当着我的面跟那群人人渣好上!为什么!她不就是喜欢钱吗?听说我要和她和好,居然这么殷勤!呵,刚刚和男人搞完,避孕药没吃吧,那我就成全她啊,我买了一堆避孕药,连同她的那一盒,全倒入盘里,让她慢慢地吃啊,哈哈哈。”郑川昱疯狂地笑道。但笑着笑着就突然间掩面哭出了声。

  审讯室里一片沉默,偶尔传来郑川昱地抽泣声。过了一会,郑川昱红着眼,抽咽着开口:“其实......出了什么事她可以告诉我的。”

  楚一诺叹了一口气,缓缓对她说道:“她赚钱仅仅是为了给她妈妈治病,她妈妈得了白血病。”

  “你说什么?”郑川昱愣住了。

  楚一诺望着郑川昱的眼镜,把一封信放在他面前,继续说道:“就算你不杀她,她也不打算活下去了。她妈妈在两个月前就已经去世了,至于关于你们,你想要的所有答案都在上面。”

  楚一诺顿了一下,给郑川昱递了递口供表:“如果你想好了,就可以在上面签字。”她深呼一口气:“多嘴说一句,真正毁了黄玲的,是你的懦弱,也是你偏执的爱。”

  郑川昱愣在原地,目送着楚一诺走出了审讯室。等楚一诺完全走出去后,他拿起桌面上的那封信。把信打开后,他看完了一大半,他的眼泪从他的脸庞低落至纸上。晕开了墨迹。

  郑川昱捂着嘴,抹了一把眼泪。轻轻地笑道:“你这个傻瓜,警官说得对,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懦弱,也不该这么偏执。别难过,我很快就会来陪你了。”

  楚一诺推门而出,许蔷薇和袁陌浅站在门外,楚一诺吵着她们微微一笑:“搞定了,可以结案了。”

  袁陌浅一改懒散的态度,满腔崇拜地往楚一诺身上凑:“楚队,你好厉害啊!”

  楚一诺一脸嫌弃地推开袁陌浅:“陌浅,你怎么了,被郑川昱气傻了吧?”

  “没有没有,我就是单纯的崇拜你而已。”袁陌浅微微轻咳,一脸羞涩的说道。

  许蔷薇轻轻一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说实话,楚队,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真的会读心术吗?”袁陌浅挠挠头,问楚一诺道。

  楚一诺微微一笑,摇摇头:“世界上哪有读心术这种东西,就算是心理学也要有一定的理据分析,人心是最难测的东西,除非是特殊情况,不然又怎么可能会轻易读懂呢?”

  说完这番话,楚一诺望向里面的郑川昱。记忆飘回了几个小时前:

  许蔷薇猛地推开楚一诺的办公室门。

  楚一诺皱了皱眉:“薇薇,怎么了?这么着急?”

  许蔷薇喘了一大口气,对楚一诺说道:“今天我们去查了黄玲家,发现了一个东西。”说完便拿出了一封信。

  “你自己看吧!”许蔷薇语气沉重地说道。

  楚一诺打开信,读了几行后,便放下了信。揉了揉太阳穴,叹了一口气:“世间最难琢磨的,便是感情。”

  过了一个星期,郑川昱案已宣布告结。5月21日郑川昱正式由A市分局移交检察院。

  郑川昱被压着出来,看到久违的阳光,他条件反射地闭了闭眼睛,一个星期的监狱生活,让他脸上充满了胡渣。

  郑川昱走到门口,在楚一诺面前,停下了脚步:“警官,帮我个忙吧,帮我给玲儿带句‘对不起’,是我对不起她,但死前我还是想自私一次的,在我死后,麻烦把我和玲儿的骨灰放在一起,然后找个地方帮我们全倒了吧,希望下辈子,我和她,谁也不要被束缚,能够在一起。”

  楚一诺深呼吸一口气,凝重的点了点头:“你放心吧,会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