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楚队又在破案了

第3章:打破僵局

楚队又在破案了 北巷南柚 2166 2020-02-27 17:04:20

  楚一诺坐在办公室翻看着资料,脑海里闪回林曦说的话:“死者的致命伤并不是身上的那些划痕,她是属于机械性窒息,并且在一些没有划痕的地方,发现严重的死后皮下出血。她的头皮大部分脱落,应该是生前被人大力拉扯。如果不出意外,她是被人拉着头发按到某个物体上面活活闷死的。”

  突然间刘宇推门而近,脸上带着一丝喜悦:“楚队,有线索了!”

  楚一诺猛的站起来,朝刘宇点了点头:“宇,马上通知专案组开会。”

  专案组人员悉数到齐后,刘宇开始陈述他收集到的有关资料:“今天2小组的同志走防个个酒吧,结果却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刚刚,3组的一个同志在西街的一个酒吧老板上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死者身份应该可以初步确认。大家请看。”

  刘宇把资料投放到屏幕上,继续讲道:“黄玲,今年19岁。c市人口,15岁时父母离异,16岁跟随母亲来到a市。在市三中就读高中,成绩优异。母亲是一名饭店的员工。两年前也就是黄玲18岁时,她的母亲患病,她也随之辍学。据酒吧老板描述,黄玲也是那年来到她的酒吧当起陪酒女。”

  许蔷薇叹了一口气:“说好听点是陪酒女而已。”

  刘宇沉默了一下:“这是这两年来她给她母亲的缴费记录,共36万。”

  看着这些缴费记录,林曦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可以想象这个女孩这两年来经历了什么,死后还面目全非。

  会议厅内一片寂静。楚一诺捶了捶额头,语重心长的开口道:“找出凶手。”

  专案组的所有人斩钉截铁的回答楚一诺道:“是!”

  楚一诺拿着手中的资料,对刘宇说:“把那间酒吧抄了,理由是引诱未成人嫖妓。把老板提进来,我亲自问她。剩下的人都各司其职吧。曦曦你再检查一般看有没有漏掉的地方。”

  林曦点了点头,收拾完资料后走出了会议室。其他人也陆续走出。

  酒吧老板一脸惊恐的坐在扣押椅上,对着楚一诺大喊道:“警察同志,我冤枉啊,这是她自愿的,我绝对没有逼她啊!警察同志!”

  楚一诺抬了抬眼皮:“我没问你这些。”拿起资料又问酒吧老板道:“11号那天黄玲有没有见过什么人。”

  酒吧老板慌张的回答道:“警察同志啊,11号那天黄玲晚上8点多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你再仔细想想。”楚一诺对着酒吧老板说。

  酒吧老板脸上显出为难的脸色,突然间她的脸色一变,大力的拍桌子道:“我想起来,我想起来了警察同志。”

  楚一诺皱了皱眉:“你慢慢说。”

  “那天她上了一个男人的车!我看见了!”酒吧老板激动大喊。

  楚一诺与坐在隔壁的刘宇对视一眼,刘宇开口询问:“你知不知道那个男人和黄玲是什么关系。”

  酒吧老板沉默了一会,摇了摇头:“这我不太清楚。”猛然间她好像想起什么:“对对对我想起来了,黄玲有个相好。”

  楚一诺一甩手中的笔,对刘宇说:“你继续审她,把她诱拐多少个未成年少女挖出来。”

  刘宇点了点头。看着楚一诺离去的背景,酒吧老板哭丧着道:“警察同志,我真的冤枉啊!”

  楚一诺走到办公区:“彦北,你跟我走。陈岳震,你和筱筱负责调查一下黄玲的人际关系。”顿了一下:“包括她读高中的。”

  安排所有东西后,齐彦北跟着楚一诺到达了西街的黄玲所在的酒吧,由于涉案,酒吧已经查封了。他们来到监控室。

  楚一诺吩咐道:“11号晚上7点—8点的监控全部调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在监控室的两个人紧紧的盯着监控,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画面。

  “找到了!”齐彦北惊喜的说了出来。

  楚一诺看过去。屏幕上是一台车牌为x58673的一辆丰田轿车。

  “走,去交通局。”楚一诺起身往门口走。

  ......

  a市交通局。

  楚一诺在交通局的监控室,想在全市的交通路段上调这台车的监控。这台车最终停在了东城。

  为什么会去东城?楚一诺摸了摸她的下巴。

  齐彦北推了门走进来:“楚队!”

  楚一诺扭过头:“结果怎么样?”

  “这是个网约车司机。”齐彦北一脸失望的开口。

  楚一诺双手插着裤兜“走吧,回局里。”

  ......

  a市警察局。

  楚一诺坐在办公室里分析这场案子,皱了皱眉。东城……离闹市60多公里,开车至少想要一个多小时。死亡时间21—22点,海鲜店店主凌晨2点离开。闹市凌晨4点多就陆续开档了。会不会……只是黄玲去东城干什么呢。

  楚一诺想起林曦的话:“在她的食糜里面发现了黏稠状物体,是奶油,她在死之前应该吃过蛋糕,而且在她胃里还有未消化的避孕药。但奇怪的是在她的身上并没有发现精斑”

  有没有可能,她去东城买蛋糕了。楚一诺一拍桌子。打通了齐彦北的电话:“彦北,我想见一下那个网约车司机。”

  网约车司机一脸疑惑的坐在楚一诺对面:“这这这…警察同志,我没犯事吧。”

  楚一诺失笑的摇了摇头:“大叔,没什么事。”随后拿出一张黄玲的照片:“你看一下,你认不认识这个女孩。”

  网约车司机接过照片,认真的开了一会,对着楚一诺点了点头:“这是我昨天搭过了女孩。”想到今天早上骇人听闻的杀人案,网约车司机抖了抖:“警警警察同志,我可没杀她啊。”

  楚一诺叹了一口气:“大叔你放心,我们相信不是你。”

  看着网约车司机松了一口气,楚一诺继续问道:“大叔,你想一下昨天那个女孩有没有说什么话。”

  网约车司机陷入了沉思,突然间他仿佛想起什么,开口道:“那个女孩在车上接了一通电话,她对着电话那头喊……老公,对就是老公。”

  楚一诺皱了皱眉:“还有吗?”

  “她让那个人等等,她买好蛋糕就过去找他。”网约车司机开口。

  陷入僵局的案件终于有了一丝转机,楚一诺松了一口气,继续问网约车司机道:“大叔,那你记不记得,她是在哪下车的。”

  “是和平中路那个交叉口。”网约车司机回答道。

  “谢谢你,大叔。”楚一诺由心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