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楚队又在破案了

第1章:霓虹相遇

楚队又在破案了 北巷南柚 3263 2020-02-27 17:01:39

  a市的凌晨霓虹灯闪耀。马路上来往的车辆依旧络绎不绝。

  此时凌晨最吸睛最热闹的Nightcharm酒吧前停下了几台警车,车门相继打开,全副武装的警察跳了下来,向Nightcharm酒吧蜂蛹而去。

  过了一会,一台插着警笛的灰色途昂停在了Nightcharm酒吧前。车门打开,刘宇利落的跳下了车。坐在驾驶位里的楚一诺把披着的头发绑了起来。然后下车,向Nightcharm酒吧的大门口走去。

  楚一诺里面穿着一件白T恤,外面穿着一件黑色长杉,身下穿着一条牛仔裤配一双运动鞋。三千中长的直发绑成了低扫。

  她有着一张瓜子脸,一对如弯月般的细眉,还有一双勾人的丹凤眼。引得经过的人频频侧目。只不过她的眼眸很深邃,仿佛可以把一个人看穿。

  楚一诺停在了Nightcharm酒吧的门口,转身问跟在她后面的刘宇:“刘宇,盘查情况如何?”

  “报告楚队,刚刚二小组报告了情况,在东厢发现大量海洛因,已将涉案人员控制,下面将对酒吧进行全面搜查。”刘宇回答道。

  楚一诺扶了扶她的无线耳麦,继续问到:“负责伪装成买家的同志那边有没有什么问题。”

  “西厢那边发现了不对劲,想跑,被守在门外的同志全部抓获。”刘宇继续回答到。

  楚一诺点了点头,走进了Nightcharm酒吧。往日霓虹灯闪耀反射,音乐声震耳欲聋,吧台上灯红酒绿的场景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发光的二极管,照亮着整个大厅。

  酒吧里昔日纵歌狂舞的男男女女们也都规规矩矩的站着大厅接受着警察的盘查。

  陈岳震一脸阴霾的从东南的VIP包厢走了出来,看到楚一诺,仿佛看到了救星:“楚队,你来了。”

  楚一诺皱了皱眉:“怎么了?”

  陈岳震叹了一口气:“这里面的都是a市有名的公子哥,他们都强烈拒绝临检,所以……”

  “行了,交给我吧。”楚一诺理解的拍了拍陈岳震的肩膀。

  随后拿着对讲机说道:“三小组过来一下东南包厢,齐彦北麻烦你把搜查令拿过来。”

  等人到齐后,楚一诺和他们走进VIP包厢,迎面而来的是一群衣着光鲜的公子哥,他们的旁边都坐着衣着暴露的陪酒女郎,一些陪酒女郎甚至骑在公子哥的肩膀上,场面一度旖旎低靡。

  一个大腿上坐着陪酒女郎的公子哥看到楚一诺后,双眼放光,吹起了口哨:“哟,这警察局怎么有这么一个粉妆玉琢的小美妞啊。”

  楚一诺皱了皱眉头,拿出警察证和搜查令:“各位,麻烦配合我们的调查!”

  那个吹口哨的公子哥马上变了脸,嚣张的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凌罗的儿子凌方程,你算个什么,信不信我让你卷铺盖回家!”

  楚一诺讽刺的勾起嘴角,冰冷的盯着他:“请你们马上站起来配合我们的调查,不然我们将采取强制性措施!”

  “你……”凌方程站起来指着楚一诺还想说什么。

  坐在他旁边的一个公子哥拉住了凌方程,站起来微笑着的说道:“原来是楚队长啊,我是姜睿,真是有失远迎啊。”

  楚一诺继续冷漠的说道:“客套话就不用说了,我再说最后一遍,如果你们再继续抗检,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

  姜瑞摸摸鼻子,还没有人这么不给我面子过。随后挥挥手,让所有人都站起来。

  但他的眼神看向了一个人,又为难到:“楚队,这是顾少顾云深,这……”

  随着他的眼神望过去。说实话,这是个例外,因为一个偌大沙发上只有他一个。他白皙而修长的手微微摇晃着酒杯。额间的碎发点缀着他天使般的面容。他穿着一身西装,双腿正翘着二郎腿。此时他的薄唇微微勾起,一双高深莫测的眼眸正望着楚一诺。

  楚一诺挑了挑眉,全然无惧的与他直视。

  随后走到顾云深面前:“这位先生,请配合我们的调查。”

  她忘记我了?顾云深皱了皱眉,直勾勾的盯着楚一诺。

  楚一诺耐着心,咬着牙再重复了一遍她刚刚的话:“先生,请配合我们的调查。”

  “好。”顾云深微笑道。随着他这句话的开口整个包厢都像松了一口气。

  “搜。”楚一诺扭过头看着三小组的人和齐彦北说。

  “等等。”顾云深突然低沉的开口。

  本着做为人民警察的素质,楚一诺又扭过头看着顾云深:“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要你亲自搜我的身。”他这句话说的极其缓慢暧昧。

  楚一诺愣了一下,直到听见齐彦北的一声清咳才回过神来。

  楚一诺看着顾云深,突然浮起一抹阴沉的笑:“可以啊。”

  你别后悔就好。

  就在这时,负责检查柜台的齐彦北抬头大喊:“楚队,有发现!”

  “初步检验成分。”楚一诺凝了凝眉,吩咐道。

  半饷,齐彦北突然表情大变,倒吸了一口气:“是新型毒品!”

  “各位,新型毒品是国家禁品中首打的毒品,不好意思了,你们全部都要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楚一诺的表情已经变冷。

  ……

  a市警察局。

  楚一诺抱胸站在审讯室门口,看着她手上的手表,早上八点。对着身后的刘宇说:“都交代了吗?”

  刘宇揉揉他的眼睛:“东厢和西厢都交代了,主犯和从犯已经全部确定,供词也打了手印,一个月后就可以移交检察院发起诉讼了。但是VIP包厢的有点麻烦,现在都没人肯开口,而且里面都是一些公子哥,脾气倔的很。”

  楚一诺拍拍他的肩膀:“我等会叫陌浅过去,行了,你也三天没合眼了,回去好好休息吧,一大队的都可以放一天假。邢局特批的。”

  刘宇露出了一丝笑容,开心道::“终于可以回去睡个美容觉了。楚队,那我走了。”

  楚一诺笑着点了点头。打了电话给袁陌浅。

  过了一会,一个女警员抱着文件找到楚一诺说:“楚队,邢局找你。”

  楚一诺点了点头,回答道:“好,我马上过去。”

  局长办公室。

  她推门而进,望着办公椅上的中年男人:“邢局,你找我?”

  邢致远坐在办公椅上,一脸怨气的对楚一诺说道:“你给我过来一下!”

  楚一诺摸了摸鼻子:“怎么了?邢局。”

  邢致远生气的拍了拍桌面,指着楚一诺说:“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你个瓜娃子,就会给我惹麻烦,你知不知道顾云深是谁啊,你还把他给我逮进局子里,这不是让我这把老骨头活受罪吗你!”

  “邢局,没办法啊,我总得公平对待吧。”搞清楚事情楚一诺笑道。

  邢致远吹了吹他的胡子:“你你你…我告诉你,少给我嬉皮笑脸,你马上把人给我放了你,不然你半天休假别想要了你。你知道我一把老骨头了还要被上级骂,我容易吗我这把老骨头,你说容易吗!”

  “好啦好啦,既然知道和他没关系,我一会就放了他。”楚一诺一边说着,一边离开了办公室。

  “站住,你个瓜娃子!”邢致远站起来指着楚一诺。

  听见关门的声音后,失笑的摇了摇头:“这个瓜娃子…”

  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楚一诺正在电脑前整理这次毒品案的资料,突然间电话响了:“喂?”

  “诺诺,季阳路闹市里发生一起命案,我和曦曦已经到达现场,你要过来一下吗?”一个女声响起。

  “好,我马上过去。”楚一诺皱了皱眉回答道。

  然后她看向了外面的工作台:“小盈,你过来负责一下这边的资料整理。”

  小盈应声走了进来:“好的楚队。”

  楚一诺刚走没多久,邢致远推门而进,大声吼道道:“楚一诺,叫你去放人怎么还不去。”

  看到是小盈后他愣了一下,疑惑的问道:“你们楚队呢?”

  “楚队出现场了。”小盈敛着眉,回答道。

  邢致远依旧不依不饶:“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没有。”小盈继续回答道。

  邢致远内心咬牙切齿。这个瓜娃子!

  铁门“框”的一声打开了,顾云深期待的抬起头,看到来的人是邢致远后便又失望的低下了头。

  “顾少,你可以走了,不用办任何手续。”邢致远微笑着说道。

  顾云深的手指敲打着桌面:“楚队呢?”

  邢致远表情僵了僵:“楚一诺她出现场了,你看这……”

  顾云深的手指继续敲打着桌面:“没关系,我在这里等她回来。”

  邢致远心里叹了口气,那瓜娃子真的是给我请了一个祖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