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小厨医

第121章 公堂审问

盛世小厨医 胖达菜根 2214 2020-04-05 00:01:00

    镇北王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直接转头,抬眼看了一眼明境高悬下面坐着的人。

  那县令额头上冷汗直冒,用袖子擦了擦额头,指着林天水说道:“林天水,事实在你面前,容不得狡辩,来人给我押进大牢。”

  林天水一听县令居然想关押他,他为了商私,可给了这县令不少钱,如今居然翻脸不认人,便大声说道:“大人,无缘无故,你确定要把我关进大牢?”

  那县令生怕这林天水再说下去,就把他受贿的事情捅出来,连忙对着两边的捕快说道:“来人,给我押下去。”

  那林天水本还想说点什么,却收到了来自县令的眼神,立马乖乖的站起来,准备跟着捕快走。

  “且慢。”

  镇北王突然站了起来,看着明镜高悬四个字念了一遍,“明、镜、高、悬。”

  那县令感到双脚发麻,连忙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对着那男子行了一礼,“王爷,下官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镇北王哈哈一笑,“商私之案你就如此草草审理吗?”

  那县令一听,直接走到镇北王面前跪下,“王爷,下官知错,下官重新审理。”

  镇北王又坐在椅子上说道,“不用,既然你审不好,那就换个人来审。”

  然后看向对面的中年男子,“秦府尹,你来审。”

  秦府尹立马站起来,对着镇北王行了一礼,“是。”

  然后坐上了明境高悬四个字下方的椅子上,拍了一下惊堂木,“林天水,跪下。”

  林天水现在才知道原来两边坐的人是镇北王和府尹,于是连忙跪在地上。

  秦府尹直接问道:“林天水,商私之事可是你所为?”

  林天水知道商私不能承认,直接双手趴在地上,说道:“回大人,小的从来没有商私,一直都是老老实实的经营医馆。”

  那府尹又问向林天水身后的几个伙计,“其余人昨晚去了哪里?”

  那些伙计都是昨晚在金溪镇被抓的,根本就没有狡辩的法子,只好老实交代,其中一人说道:“回大人,小的昨晚在金溪镇。”

  “在金溪镇干嘛?”

  “买药材。”

  “从哪里来的药材?”

  “玄北国。”

  ……

  在一系列的盘问下,那下伙计把整个商私过程全部老老实实交代了。

  林天水对着秦府尹说道:“大人,是他们栽赃我,我接手这个丰康医馆才四个多月,怎么可能会商私,他们肯定是丰康医馆的前掌柜林天河的人。”

  “大人,他在狡辩。”

  这时从人群中挤出一个人,直接冲进了内堂跪下,林半夏惊讶了一下,这人居然是周西。

  秦府尹看着闯进的人,便问道,“你是谁?”

  “回大人,小的是丰康医馆前掌柜林天河的徒弟,周西。”

  “周西,你说林天水狡辩,可有什么证据?”

  周西摇了摇头,“大人,我没有证据,但是我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

  “你说。”

  周西将对林半夏说的话,全部给秦府尹说了一遍。

  林天水跪着的膝盖往前挪了一步,抬头对着秦府尹说道:“大人,他连证据都没有,肯定是冤枉我的,他是谋害我弟弟的杀人凶手。”

  秦府尹拍了下惊堂木,“大胆林天水,本府没让你说话,不的喧哗。”

  然后看向跪着的县令,问道:“冯县令,那林天河真的是服毒自杀吗?”

  “回府尹大人,的确是。”

  “凡有人入狱,必会清理身上所有物品,换上囚服,他哪来的毒药?”

  豆大的汗珠从冯县令额头流下,“是下官失察,没有仔细搜身,让他夹带了毒药入狱。”

  秦府尹又拍了下惊堂木,“大胆冯县令,你还敢撒谎,林天河是在匆忙之下被带走,怎么会事先准备好毒药,你还不从实交代。”

  冯县令整个头直接磕在地上,他知道他完了,“回大人,林天水在死前见过林天河,那毒药肯定是林天水给林天河的。”

  林天水见冯县令居然把他供了出来,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说道:“冯县令,你收了我那么多钱,不是你默许,我能轻易进入牢房吗?不是你默许,我能轻易和玄北国商私吗?”

  冯县令转过身指着林天水,“你血口喷人。”

  林天水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翻身了,嘴角冷笑,对着秦府尹说道:“府尹大人,我是不是胡说,你查查他的账本就知道了。”

  秦府尹觉得对,便让自己的人去查了一番,没多久府尹就得到了消息,然后对着镇北王点了点头。

  镇北王见这桩案件已经有了结果,某人交代的事情也算是办妥了,便直接站起来往后院走去。

  秦府尹见镇北王离去,已经知道事情该怎么做了,拍了一下惊堂木说道:“冯乃,你涉嫌受贿,包庇商私,免去官职,三日后斩首示众,林天水,商私,蓄意谋杀自己的亲弟弟,抄家、判凌迟,周西,不仁不义,陷害师傅,充军奴,其余人协助林天水商私,发配至白岩山终身采矿,不得离开。”

  林半夏见真相大白,但自己的父亲还没正名,于是进到内堂内,跪在正中间,对着秦府尹说道:“府尹大人,民女是林天河长女林半夏。”

  “你有何事?”

  “回大人,我爹林天河并没有因医术不精害死人,还请大人为我爹正名。”

  秦府尹虽不知此次来这里的真实原因,但从案件上来看,这个林天河应该是个关键人物,不如就此做个顺水人情,“好。”

  然后对着众人说道:“丰康医馆林天河,因被徒弟周西擅改药方,导致医死人,此为陷害,后在牢狱中,被哥哥林天水强行灌毒,导致死亡,此为被杀,据此,林天河无罪,但因其在狱中被害,特赔偿给其子女百两银子,从林天水抄家所得中出,丰康医馆由其子女所得,即时公示。”

  林半夏听到后,眼角留出了一滴眼泪,心中一直存在的那股压力似乎瞬间消散了,于是对着秦府尹磕了一头,“多谢府尹大人。”

  秦府尹见无事了,便离开了公堂,随着捕头的一声退堂,杜潇然连忙走到林半夏身边,“你没事吧。”

  林半夏摇了摇头,站了起来,看向周西,“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家人的。”

  周西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师妹,便随着捕快走了。

  林天水看着林半夏,眼睛里已经失去了光彩,“半夏,你堂哥堂姐他们……。”

  林半夏不等林天水说完便说道:“从你想杀我爹那一瞬间开始,我就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说完便和杜潇然离开了县府,回到客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