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小厨医

第120章 诉说真相

盛世小厨医 胖达菜根 2116 2020-04-04 00:05:00

  林半夏得知了迟理郡府会来人后,心情好了许多,于是打算去见见周西,问问他为什么要害自己的父亲。

  临近酉时的时候,林半夏见周西准备回家了,便戴上帷帽跟着周西去了。

  当周西快到自己家的时候,林半夏突然喊了声,“周西。”

  周西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即回头,看见一个穿着白衣,戴着帷帽女子,便试探的问了声,“是半夏师妹吗?”

  林半夏摘下帷帽,“周西,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师妹。”

  周西突然满脸的喜悦,连忙走到林半夏跟前,“师妹,你还活着。”

  林半夏嘴角露出一丝不屑,“难道你希望我死了吗?”

  周西突然紧张了起来,“师妹,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活着我真的很高兴。”

  林半夏瞪着周西,“那你为什么要害我爹。”

  周西往后退了两步,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半夏,“师妹,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林半夏朝着周西逼近,“你不明白?你改了我爹的药方,故意给人抓错药,你现在明白了吗?”

  周西突然抱着头,蹲在林半夏身前,带着悲痛的喊着,“师妹,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林天水,是他逼我的。”

  林半夏觉得事有蹊跷,眼神不再那么凛冽,对着蹲在地上的周西说道:“周西,你起来吧,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我。”

  周西神情恍惚,脑海里回荡的全是师傅一家人的笑容和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这些天来,他几乎夜夜做噩梦,梦到师傅一家人来找他复仇。

  林半夏见周西似乎没听见她说话,于是一巴掌打在周西的脸上。

  “啪。”

  周西回过神,绝望的看着林半夏,“师妹,是我对不起师傅。”

  “你站起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我。”

  周西站了起来,嘴角微微笑了笑,有一种壮士断腕的凄凉,“师妹,你长高了很多,也漂亮了很多,我现在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

  “去年林天水就开始和玄北国那边的人有来往,他想把商私得来的药材放在医馆里卖,却被师傅拒绝了,一来二去他就把师傅记恨上了,眼看他家里积累的药材越来越多,但却没地方出售,便打上了医馆的注意。”

  “有一天回家,我娘和我妻儿都不见了,桌子上有一封信,写的是明天有一个肺痨的人去医馆看诊,让我把沙参二冬汤里的茜草换成蒲公英。”

  林半夏一时明白了那人的死因,便说道:“沙参二冬汤里有石斛,石斛遇上蒲公英,打破阴阳,伤及五脏,那人本就是肺痨,五脏不好,如此的话就会让那人咯血不止而死。”

  周西点点头,自嘲了笑了笑,“师妹的医术更好了,难怪师傅总是让我跟你学。”

  林半夏没空听他说这些,催促着周西,“你继续说。”

  “我因为学艺不精,不知道蒲公英遇上石斛不能给肺痨的人吃,所以为了救我娘和我妻儿,就按照信上所说的,第二天将茜草换成了蒲公英,没多久后就有人来抓师傅了,我查了医书才知道,是我害了师傅。”

  “那你怎么知道是林天水在背后做鬼?”

  “你们回林家村后,林天水就接管了丰康医馆,从那时起,医馆里就多了很多玄北国的珍贵药材,我暗地里查了查,才发现是林天水为了谋夺医馆,陷害的师傅。”

  周西说完后,整个人又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居然哭了起来,“师妹,是我害了师傅。”

  林半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没有那么恨周西了,但毕竟是他害了林天河,对他也没有什么怜悯之心,于是转过身,一句话也不说就走了。

  回到客舍后,林半夏直接回了房间,连杜潇然喊她都没有听见。

  知道真相的林半夏,在客舍待了整整三天,直到杜潇然来敲她的门,告诉她林天水派去接货的人被抓了。

  林半夏在往县府走去的路上,心里有些紧张,她怕林天水逃脱,便问向旁边的杜潇然,“你确定今天郡府的人会来吗?”

  杜潇然得意的笑道:“不只是郡府的人,还有郡王府的人。”

  林半夏差点摔一跤,突然停下来,看着杜潇然,“你说郡王府?”

  杜潇然点点头,“对啊,迟理郡有个王爷,叫镇北王,那林天水的人就是镇北王亲自带人抓的。”

  “你怎么请动镇北王的?”

  杜潇然脑袋里迅速飞转,然后略显笨拙的解释道:“现在是玄北国和涂南国的战争要紧时期,有人敢和玄北国商私,那不是找死吗,万一泄露什么秘密怎么办,你说是不是?”

  林半夏觉得杜潇然说的有道理,也没有多深究,但还是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往县府走去。

  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到人群之前,正中间明镜高悬下坐的是丰武县的县令,右边坐了一个看起来气势不凡、略带杀气的男子,左边坐着一个四十多岁、长了山羊胡子的男子,地上跪着林天水和七八个伙计。

  明镜高悬下的县令,看了看右边的男子,又看了看左边的男子,见两人都不理会他,便战战兢兢的拍了一下惊堂木。

  “堂下何人?”

  林天水似乎什么都不怕,一本正经的说道:“大人,小的是丰康医馆的掌柜林天水。”

  那县令用舌头微微的舔了舔嘴唇,看起来十分紧张,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早上还抱着美妾睡觉的时候,就被人喊醒,说是镇北王和迟理郡府尹来了。

  县令看着跪着的林天水,颤抖的说着,“林天水,昨晚有人发现你在金溪镇与玄北国商私,可有此事?”

  林天水直起身子嚎道:“大人冤枉啊,小的可从来没干过这种事。”

  县令紧张的不行,林天水商私的事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但如今被镇北王抓个正着,他生怕这件事连累到他的身上,于是又拍了一下惊堂木,“大胆刁民,昨夜被镇北王爷抓个正着,你还敢狡辩。”

  林天水听到镇北王爷四个字,瞬间就慌了,他还以为那些人是县衙的人不懂事搞错了,却没想到居然是镇北王爷。

  坐在右边的男子,听到县令居然直接把他的名号提出来,脸色瞬间就黑了,这么明显的提示,当他是傻子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