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小厨医

第79章 产后出血

盛世小厨医 胖达菜根 2152 2020-03-22 10:15:01

  林半夏走到床前,看到床上躺着一个脸色惨白,但十分美丽的妇人,年龄大概三十多岁,在这个时代,三十多岁产子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

  林半夏坐在丫鬟端过来的凳子上,“夫人可否让我查看私处?”

  那夫人看了看旁边的妇人,那妇人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是那位贵人说的,我们已经来了,就看看吧。”

  然后那夫人就看着林半夏,“有劳姑娘了。”

  那妇人清退了屋里的所有丫鬟,将床帘放下,林半夏见状,直接掀开盖在那夫人身上的被子,发现身下的褥子全是血,而且还有缓缓渗出的情况。

  林半夏看着那夫人说道:“夫人,我要用手触碰,还请夫人不要动。”

  那夫人点了点头,示意可以。

  林半夏看着旁边的妇人,“我要一瓶烧酒。”

  那妇人本想问要烧酒作何用,但床上的人给了她一个眼神,便出去准备烧酒了。

  不一会儿,那妇人就端着一瓶烧酒进来了。

  林半夏看着那烧酒,走到一个金盆前,直接说道:“芷柔,洗手。”

  然后只见李芷柔将烧酒端起来,往林半夏伸出来的手上倒去。

  林半夏洗完手后,回到床上,将手直接触碰那夫人,发现生产处撕裂不严重,但感到整个内部十分松弛,毫无张力。

  林半夏退回手,问道:“夫人是否未给孩子喂食?”

  旁边站的妇人说道:“是的,这与是否给孩子喂食有关吗?”

  林半夏没有回答,用酒将手洗净,写了一个逐淤止血汤和一个固本止崩汤递给那妇人,“这两个药方立即拿去熬煮,再找一个婴孩,速度一定要快,你家夫人撑不住了。”

  那妇人拿到药方后,立即出去交代给外面候着的丫鬟,一进屋子便问道:“姑娘,你刚才为何要问是否给孩子喂食?”

  林半夏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看着床上的夫人,说道:“婴孩吮吸可以让下身收缩,压紧血管,减少出血,我知道富贵人家的夫人产后为了保持形体,都不会自己喂食婴孩,若是夫人你年轻的时候不给孩子喂食,身体好,倒是没什么,但你现在属于高龄产妇,身体自我恢复能力差,怀胎处一直没有收缩,所以才会大出血。”

  床上那夫人温柔的说道:“多谢姑娘,你让人找来婴孩是否想让我喂食?”

  林半夏点了点头。

  站的的妇人突然制止道,“夫人,不可以,你怎么可以给别的孩子喂食,连小公子都没有。”

  林半夏站起来看着那妇人直说:“不让你家夫人这么做也可以,但是这血什么时候能止住我也不知道了。”

  “红梅,没事,多谢姑娘了。”床上那夫人有气无力的对着两人说道。

  “夫人,婴孩找来了。”一个丫鬟抱着一个正在哭的婴孩走进了屋子。

  那床上的夫人伸出双手,“快点,快给我抱抱。”

  那夫人抱着孩子后,连忙给那孩子喂食,但喂了一会儿,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奶水,便着急的看着林半夏。

  “姑娘,我没有那个怎么办?”

  林半夏想了想,这夫人产后气虚,一直没喂过婴孩,再加上大出血,没有奶水是正常,于是又在纸上写了一个猪蹄大豆汤和鲫鱼豆腐汤的做法,递给那站着的妇人。

  “立即按照这两个方子去熬煮,那个豆腐在集市问问就知道哪里有卖。”

  那妇人拿着方子便往外走去,交给外面的小丫鬟了。

  林半夏坐在床边,说道:“夫人现在食补来不及了,我只能帮你按揉出来,还请夫人见谅。”

  那夫人脸瞬间就红了,但还是掀开了自己的衣服,两次之后,那婴孩已经可以吃到奶,渐渐的停止了哭泣。

  那婴孩吃了一会儿奶后,慢慢了就睡了过去,林半夏将那夫人怀里的婴孩抱起来递给那妇人,“可以还给他的父母了。”

  林半夏又用酒洗了洗手,掀开那夫人的衣裙,发现流血量已经少了许多。

  这时外面的药已经熬好,一个丫鬟将药端进了屋子:“夫人,药已经熬好了。”

  站着的那妇人连忙接过托盘,走到那夫人面前,“夫人,喝药吧。”

  那夫人喝下药后,林半夏好奇的问道:“夫人,刚才你们说是有人叫你们来找我的,那人是谁?”

  那夫人似乎有点为难,“姑娘,你救了我,我本该告诉你的,但那人叮嘱过我们,不能泄露他的身份。”

  “那你们是什么人?”

  “我只能告诉你,我们是从郡府来的。”

  林半夏见什么都问不出来,就觉得无趣,“夫人已经服下药了,一会应该就会止血了,按照这两个药方,每日喝一次,七日就可以了,还有一定要亲自给孩子哺乳,我就先回去了。”

  “姑娘等等”,那夫人喊着林半夏,又给了床边妇人一个眼神。

  那妇人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一个金钗,呈花朵装,最大的一片花瓣上环抱了一块玉,下面的小花瓣上三粒粉色宝石,看起来价值不菲,“姑娘,一点心意,还请姑娘收下。”

  林半夏拿过金钗,说了声谢谢就走了,反正她和这些人肯定不会再有交集。

  等林半夏走后,那妇人说道:“夫人,战王是如何知道这女子能治好你的病?”

  那夫人严厉的看了一眼那妇人:“红梅,今日你的话太多了,战王的事你也敢议论。”

  那妇人连忙跪下:“夫人,奴婢知错了。”

  “起来吧,红梅,战王当时的意思就是,我想活就必须相信这个姑娘,而且不能对她无理,至于原因,不是我们能讨论的。”

  “老奴知道了。”

  林半夏回到济世医馆后,已经快到午时了,但是还有很多人在等她,于是连水都来不及喝一口,就开始坐诊了。

  直到酉时,来看诊的人才渐渐离去,林半夏刚走出院子,就看到张婶和林月拉着两个小不点在柜台前等她。

  “张婶、月姐姐,你们怎么来了?”

  林月走到林半夏身边,抱着她的手臂说道:“我娘说你肯定走得晚,怕你带着小秋和小木不方便,所以特地来等你的。”

  “谢谢张婶,我们回去吧”,然后又看向李芷柔,“芷柔,你也快点回去吧。”

  说完又给孙大夫告了别,便和张婶一起回林家村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