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小厨医

第62章 收个徒弟

盛世小厨医 胖达菜根 2332 2020-03-19 12:16:38

  一连三天林半夏都处于平静的状态,每天做完豆腐、香精和雪花皂后就坐在院子里不停的练字,连里正送来的皂角都放在叫角落里没管。

  新的一天,林半夏送走松源斋取豆腐的人后,林月走了过来,“半夏妹妹,今日要和我们一起去镇上吗?”

  林半夏皱了皱眉头,想不起来自己有什么事要去镇上,“今日我不去镇上了。”

  “半夏妹妹,今日是初一,你不是要去济世医馆看诊吗?全镇的人都知道了济世医馆初一十五有女医看诊,你要是不去的话,那得多少人白走一趟啊。”

  林半夏自己拍了拍脑门,难怪这些天她总觉得有什么事给忘了,“月姐姐,还好你提醒我了,不然我就忘了。”

  林半夏唤来林剪秋和林苏木,牵着他们就往外走。

  林月往屋子里看了看,发现没人,便好奇的问道:“你表哥呢?”

  林半夏眼神黯淡了一下,“他回去了,所以家里没人照看小秋和小木了。”

  “那好吧,我们走吧。”

  林半夏去工地那边同慕容明宇说了声,就和张婶几人去镇上了。

  到了济世医馆后,林半夏看见已经有人在等待了,林半夏只好将林剪秋和林苏木放在孙大夫家客房里。

  “师傅,我先去看看成公子吧。”林半夏对着正在坐诊的孙大夫说到。

  “行,去吧,二福已经把你的坐诊室摆好了,你一会儿直接过去就行。”孙大夫本想跟着去看的,但无奈今日来看诊的人有点多,只好作罢

  林半夏走到成文景的病房中,见他已经坐在桌前等她了,“成公子似乎知道我今日要来?”

  成文景笑笑,“小神医初一十五坐诊这件事,已经没人不知道了。”

  “小神医这名我可担不起,这只是大家闲来无事夸大其词罢了。”

  “凭姑娘的医术担得起。”

  林半夏也不与成文景多说,直接切入正题,“公子的伤今日便可以拆线,然后就可以离开了。”

  “多谢姑娘。”

  林半夏让成文景躺下后,替他解开衣衫,成文景的脸依旧又红到了耳根。

  林半夏笑着调侃道:“成公子不必如此害羞,我只是一个医者。”

  成文景感受这那小手的触碰,又听到这么一句调侃,脸突然更红了,“林姑娘就莫调侃在下了。”

  林半夏也不逗他了,专心致志的将石膏拆下来,换上木板,“成公子,如此就可以了,我再给你开个药方,回去之后按照药方服药就行,这木板半月后就可以拆下来了。”

  成文景害羞的站起来,穿好衣服后,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喊了一声:“林姑娘。”

  林半夏回头应道,“公子既然无碍了,那我便离开了。”

  成文景将手里的玉佩递给林半夏,“林姑娘,我是玄北国的人,这是我的信物,以后拿着这块玉佩就可以在玄北国找到我”

  林半夏看着那块玉佩,想起玉青慕给林剪秋的那块,这块似乎也是羊脂白玉做成的,反正她替他治病,都没给她钱,那就把玉佩给她当诊疗费吧。

  林半夏接过玉佩,“多谢成公子,那以后我们有缘再见吧。”

  成文景看着离去的人,嘴角微微上扬,喃喃道:“以后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林半夏刚回到医馆院子,就看见那日患神经性皮炎的小姐来了,那小姐身后的丫鬟见林半夏出来了,连忙上前迎接。

  “林大夫,你终于来了,我家小姐的病似乎又严重了。”

  林半夏一听,不对啊,这都快两个星期了,按道理应该好了啊。

  林半夏上前走到那小姐面前,“这些天你是否又遇到什么事,导致心情又处于焦虑忧郁之下了?”

  那小姐点点头。

  林半夏大概知道病情一直不好的原因了,于是将两人引到自己的坐诊室中,“能否给我讲讲是因为何事?”

  那小姐还没说,眼泪就开始冒了出来,“林大夫,我是镇上李府的女儿李芷柔,本是前几日身上已经好了许多,但不知为何与我定亲之人知晓了我身上长有疱疹,就跑来府中退亲,如今我因长疱疹被人退亲这件事已被传的沸沸扬扬。”

  “就是,我家小姐还因这事差点自杀。”那李芷柔身后的丫鬟说道。

  林半夏一听,这真的是谣言猛于虎啊,就这么个事差点上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丧生。

  “李小姐,你这个病全是因为心情起伏太大造成了,若是你心情无法掌控好,吃再多的药也无济于事。”

  那李芷柔用手帕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忍住了抽泣,“林大夫,如今这事人尽皆知,我该如何有脸活下。”

  林半夏摇摇头,为这个时代的女子感到难过,这个时代对女子的要求太苛刻,“李小姐,你为何要这么想,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你何须去在乎再别人的想法呢?你从未吃过他们一粒米,喝过他们一口水,凭什么就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别人呢,你让生你养你的父母怎么办。”

  李芷柔睁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林半夏,想起了那日自己跳湖时,母亲肝肠寸断的哭泣和父亲绝望的悲痛,是啊,自己怎么可以让生养自己的父母那么难过呢。

  林半夏继续说道:“那个男人退亲,对你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你瞒着他嫁过去,被他知道后,说不定还会招来毒打、虐待,如今你已没有了婚约,说不定还会遇见更好的人。”

  李芷柔豁然开朗,她也见过很多后院的悲惨女人,如果她真的瞒着病情嫁过去,以那样的人家,是真的会过得很凄惨。

  突然李芷柔跪在林半夏面前,林半夏惊的连忙站起来扶着李芷柔,但奈何李芷柔非要跪着不起。

  林半夏无奈的问道:“李小姐,你这是干什么?”

  李芷柔抬起头看着林半夏,“林大夫,你说的对,我不能因为别人,去辜负生我养我的父母亲,从今以后,我不会在活在别人的嘴里,请林大夫收我为徒。”

  林半夏这下更加震惊了,她不过是劝了李芷柔两句,怎么突然要拜她为师,“李小姐,你先别跪着了,你先起来再说。”

  李芷柔在林半夏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林大夫,如今我已被退亲,想要再嫁人已经很难,我想和你学医,做一名女医,不让其他女子如我一样可怜。”

  林半夏再一次被这李芷柔震惊了,这李芷柔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但内心是比较坚毅的,连想法都与她不谋而合。

  林半夏看着李芷柔,“李小姐,学医是一件很枯燥很辛苦的事情,你确定要跟着我学医。”

  “林大夫,请收我为徒吧。”

  林半夏想着自己本就打算培养一批女医出来,既然这李芷柔态度如此坚定,就从她开始吧,“如此,你从今日开始便跟着我学医吧。”

  李芷柔开心的对着林半夏屈膝行李:“多谢师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